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主母攻略:换婚后权臣为我红了眼 > 第九十五章 怀疑
  沈容枝踏进房中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她垂着的睫毛轻微地颤了几颤,随即便抬眼看向了此时正匍匐在裴极身边哭泣的林烟儿。
“将军,你怎么命这么苦啊,才脱离了危险现在又陷入了更危险的境地,究竟是谁这么迫不及待地要你死啊!”
林烟儿正哭得肝肠寸断,蓦然注意到了沈容枝的目光,她猝然瞪着沈容枝,跟沈容枝杀了她全家似的:“夫人这是又从哪里回来?将军明明病重你却从未曾来看过一眼,你真是好狠的心肠!”
“好了!”沈容枝还未开口,一直沉默的周氏却是忽然出声打断了她,“在这里大吵大闹什么,还嫌不够乱吗!”
这一下,整间屋子里就大没敢说话了。
大夫来看个病,结果还撞见了将军府的家丑,登时心中七上八下的,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回不去见自己的老娘了,于是忙说道:“不过也许是我医术不佳,你们还是请宫中的太医来看看,我方才开的药是清热解毒的配方,你们可暂时将药熬了给将军服下。”
沈容枝却是已经上前,淡淡点了点头:“辛苦您跑一趟了。”
她说着转头吩咐道:“小桃,送大夫出去。”
小桃站了出来,对大夫一笑,恭敬地道:“您这边请。”
大夫不免多看了沈容枝一眼,心中不由点了点头,随即便拿了自己的药箱跟在小桃身后走了:“老夫告辞。”
大夫走后,留在这房中的便是自己人了。
沈容枝先是吩咐了下人去熬药,这才走到了床边看了眼一直紧紧闭着双眼的裴极。
她看了一会儿,随即转眼便见到了那一直静静放置在床头几案的晚霞花——那是自己早上的时候命人送来给他的。
那花盛开得正好,放在这房中,倒是增添了一丝的勃勃生机。
沈容枝的目光不过是在那花瓣上停留了片刻,随即便转身走到了周氏的身旁,行了一礼后解释道:“母亲,实在不好意思。早上的时候我去公主府赴了约,路上耽搁了点时间,所以现在才回来。”
周氏看着她,却是轻轻摆了摆手:“你的事,不必向我解释。”
林烟儿不阴不阳的声音却是在一旁见缝插针地道:“夫人真是好闲适,有时间去赴约,竟然连一小会儿来看将军的时间都没有!”
“母亲已经说了不过问了,你还想和我讨论一番吗?”
林烟儿一噎,却见到沈容枝已然不在意她了,而是转头问道:“玉竹可在?”
人群中的玉竹应声而出:“夫人,小的在。”
沈容枝细细端详了一番他的面色,发现他的眉间满是一片的愁云惨雾,不由叹息:“我听说将军是用完了午膳才突然中毒的?”
玉竹点头:“正是,在事发后,小的还专门遣人将先前撤下的饭菜重新拿了回来。”
沈容枝看着他没有说话。
却见玉竹的神情中有些不忿:“可是让人检查后,却发现那饭菜中并没有被人下毒。”
这倒是怪了。
沈容枝稍微想了想,随即道:“吃饭用的勺子可检查过了?”
玉竹摇了摇头,面上愈发不解:“正是因为一切都没有问题,才显得可疑。”
沈容枝叹了一口气:“看来,是那群人贼心不死想要借机来要了裴极的命,不过又究竟是如何动手的?”
“小的当时一直陪伴在将军身侧,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将军用完膳之后也只是说有点困,可睡下没多久就开始咯血发高烧,之后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那便是这府中的人动手的。”沈容枝淡淡道。
林烟儿在一旁迫不及待地道:“自然是要看谁对将军如此憎恨,恨不能除之而后快了!”
沈容枝看着林烟儿,却是笑着开口道:“依你所言,应当如何查起?”
“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妾而已,这种大事还是夫人你做主吧!”
“可我瞧着你分明是有主意的。”
众人的目光都聚齐在了她二人的身上,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而一旁的周氏却是看向了沈容枝,眼中带着一抹不赞同。
“母亲,当务之急,是要将藏在这府中的细作查出来。”沈容枝说着却是看了林烟儿一眼,“我相信林姨娘是一定忠于裴府的,她若是有办法揪出那背后之人,不妨说一说。”
她不说还好,一说就让人忍不住想起当初钦天监带人来搜府时林烟儿是第一个站出来的墙头草。
顿时,人群中响起了阵阵议论的嗡嗡声。
林烟儿的心中别提有多恨沈容枝了,她心中冷笑——沈容枝,但愿你这个贱人待会儿还能笑得出来!
她面皮一紧,却是已经踱步到了裴极的床头前,那放着晚霞花的案几上,面上带着一丝疑惑:“原先我来的时候就觉得奇怪,怎的将军一向不喜欢花花草草房中竟然还放着这样的一盆花。”
此时人群中有下人道:“这是夫人昨夜叫人去婆罗国运来的晚霞花,对休息不好的伤者最是友好不过,既能安眠又能安神,有什么好奇怪的。”
“就是嘛,夫人送的东西总是和别人送的不一样的,又不是谁送的东西将军都会来者不拒。”
“可不就是嘛。”
沈容枝正在垂眸看着自己手中的茶盏,闻言,不知为何心头闪过了一阵不知名的情绪。
然而这话听在林烟儿的耳中却是无比的刺耳,她忽然发作令在场的人都始料未及:“说这么多干什么!诸位不知道吗!有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就是因为太合理了,所以才令人感觉有异!”
她说话间昂着头冲沈容枝一笑:“夫人,我说话直,你可别在意啊。试问,安神安眠的花草这么多,怎的你还专门千里迢迢从婆罗国运来?怎么?我不信京中没有可以安神的花草!”
林烟儿话中的意思很明显了,她怀疑沈容枝别有用心。
沈容枝却是淡定自如,只是看了看床上的裴极,忽然一笑,对林烟儿说道:“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我想,应该不用告诉你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