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之贾张氏大战容嬷嬷 > 第28章傻柱相亲不成功背后的秘密
  “易中海说没事,说他已经做通了柱子的思想工作,说四合院里面就柱子有条件接济我,我想了想还是没有答应,我无所谓,我一个寡妇,柱子还年轻,易中海说这是好人好事,当初我也没有往别的地方想,就同意了,不过我提了一个要求。”

  “我们家淮茹提了一个要求。”

  “我说我跟柱子两个人要避嫌,既然柱子好心接济,我也不能让柱子失望,也不能让柱子背上这个跟寡妇不清不楚的名声,我说柱子有妹子,也就是雨水,我的意思是实在不行的话,柱子把东西给到雨水,雨水给我秦淮茹,省的柱子落这个闲话,一大爷不同意,说何雨水要上学,那我就说可以让一大妈代劳,易中海还是不同意。”

  何雨水心中暗呼了一声高。

  简简单单几句话。

  把秦淮茹吸血傻柱的行为给洗白了不说,还给秦淮茹张罗了一个我是受害者的帽子,引人同情的同时,也把罪魁祸首的罪名狠狠的扣在了易中海的头上。

  伪君子不好受。

  易中海此时压根没有我大院一大爷的风姿。

  整个一个过街老鼠。

  脸上懵逼不解的表情,似乎到现在还没有回过味来。

  好端端的打压何雨水敲打傻柱的大院大会,为什么变成了贾张氏和秦淮茹联手曝光他易中海算计傻柱让傻柱绝户的真相揭秘!

  在算计傻柱绝户这件事上面。

  贾张氏和秦淮茹两人可是易中海的盟友。

  被盟友背刺。

  想不通。

  也琢磨不明白。

  易中海根本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是源于一份虚假的没有一点作用的资料,只不过何雨水将其放在了这个相亲档案袋里面,且故意让贾家白眼狼看到。

  一心想要成为供销社社长老婆的贾张氏和秦淮茹,借着大院大会不但要拍何雨水的马屁,还要洗白与傻柱不清不楚的关系。

  隔壁张寡妇说了,说供销社社长不喜欢那些名声不好听的人,臭名远扬的人,长得再好,人家也不娶。

  把张寡妇假话当真的贾张氏和秦淮茹,这才变成了何雨水手中的刀剑,不用何雨水叮嘱的撕巴着易中海。

  易中海被出卖也在情理之中。

  死道友不死贫道。

  何雨水心中爽朗无比。

  四合院众人兴奋无比。

  往日里易中海对傻柱、贾张氏、秦淮茹偏听偏信,屁股歪的不能在歪。

  这当着无数街坊们的面,被贾张氏和秦淮茹这么连番撕逼,曝光了一次又一次,完全可以想象到易中海那种社死当场的画面。

  这才是对易中海最大的报复。

  被自己人给卖了。

  “一大爷跟我秦淮茹说,说日子还长着哩,他会安排柱子接济我们贾家,我不同意,我寡妇,柱子大小伙子,天天接济我,柱子还娶不娶媳妇了?”

  贾张氏在秦淮茹曝光接济真相后,紧跟着附和起来,继续狠锤易中海。

  “后来为什么同意傻柱接济?是因为易中海跟我老婆子还有淮茹说了,说我们贾家要是不让傻柱接济,易中海就让淮茹在轧钢厂寸步难行,还说他是轧钢厂的唯一的八级技工,轧钢厂的厂长和书记都要给他易中海几分面子,说我们不听话,就把我们贾家从四合院里面赶走。”

  众人都对贾张氏这番话深信不疑。

  易中海身为轧钢厂唯一的八级技工,他真要是狠心对付秦淮茹,还真是手到擒来的小事情。

  “就因为我们害怕被易中海报复,害的傻柱这么些年就因为接济我们贾家没娶上老婆,这件事我们淮茹也有错。”

  一唱一和说相声的说起了当初的那些丑闻。

  “刚才二大爷说了,说怀疑柱子这么些年没结婚,是有人背后捣鬼,我婆婆也曝光了真相,就是一大爷在搞鬼,一大爷不但他搞鬼柱子的相亲,他还逼着我秦淮茹也破坏柱子的相亲。”

  秦淮茹这个女人。

  的确狠。

  对别人狠。

  也对自己狠。

  为了洗白自己,也为了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在易中海的头上,秦淮茹噗通一声的跪在了傻柱的面前。

  啪啪啪抽了自己三个耳光。

  “我秦淮茹该打,这都是我自找的,谁让我不敢反抗易中海,我当初要是说个不字,或者把真相告诉柱子,柱子估摸着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千差万错都是我秦淮茹的错,是我秦淮茹对不起柱子,我终究只是个女人,我胆小,我对不起柱子。”

  秦淮茹呜呜呜的哭泣了起来。

  一副我被逼无奈却有不敢吐露实情的委屈。

  无神茫然的易中海。

  似乎被秦淮茹的哭泣声音给唤回了神魂。

  看了看哭哭啼啼的秦淮茹,看了看骂骂咧咧的贾张氏,瞅了瞅依旧待在原地的傻柱,最终变成了木头人。

  “柱子,是我秦淮茹对不起你,都是我秦淮茹的错,你相亲,我破坏,是我秦淮茹不要脸,我秦淮茹没法子,易中海他逼我……。”

  秦淮茹说起了当初她如何破坏傻柱相亲等事情。

  比如在傻柱相亲的时候故意登门,说她是寡妇要给傻柱洗裤衩子,再比如在傻柱相亲的时候,拎着傻柱的裤衩子上门,说她这个寡妇来给傻柱送洗干净的裤衩子,在不就是一副女主人架势的帮着傻柱收拾屋子。

  秦淮茹说这些缺德办法都是易中海教的。

  易中海拿这个威胁秦淮茹,要是秦淮茹不照着易中海的叮嘱办事,易中海就让秦淮茹在轧钢厂天天扫厕所。

  获知真相的四合院众人都释然了。

  这真相。

  真他M恐怖。

  那些过来跟傻柱相亲的城里姑娘,相互了解的时候,秦淮茹这个寡妇端着一个盆过去,以帮傻柱收拾乱丢衣服为由头的扒拉出里面的裤衩子,借此展现出秦淮茹这个寡妇和傻柱之间暧昧关系。

  仅此一项。

  就可以把人给气走。

  “还有偷鸡那件事,真不是我秦淮茹不要脸的让柱子你帮抗这个罪名,棒梗一个孩子都不能抗的罪名,柱子一个成年人能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