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403章 宫门对峙
胃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烧,疼得痉挛。

柳南栀捂住胃,拼命地往前跑,她对刑部大牢也不熟悉,不知道究竟怎么出去,但她知道她不能停下来。反正这是一个庭院,只要到围墙尽头,找机会翻出去就好!

后面的侍卫穷追不舍,有一两个跑得快追上来的,幸好她还能对付。不过等她闯到后/庭院子里的时候,就看见刑部尚书高明亲自带着卫队前来捉拿她这个朝廷钦犯。

自从高老夫人为高建元冥婚的事情被柳南栀闹得天翻地覆之后,高家一直对骄阳王府怀恨在心,对柳南栀更是恨得牙痒痒,先前皇帝在世的时候,高明顾及自己这个刑部尚书的分量,未曾明显站队,而皇帝卧病,太子掌权以来,刑部看上去已经完全归附了太子。

不管怎么说,太子是正统,高明对太子的效命于公于私都是在情理之中,旁人也说不上闲话。

柳南栀很快被堵在了路中央,四面奔逃无路。

该死!

高明走到柳南栀跟前,目光直直地盯着她:“王妃娘娘,好久不见了。”

“我们也没什么必要见面吧。”柳南栀反驳回去。

高明不冷不热地笑了下:“嘴还是这么厉害。就是不知道,等你听见北慕辰已经被当街处决的消息之后,是不是还能这么嘴硬!”

刑部尚书已经敢光明正大直呼当朝王爷的姓名了,看来太子是彻底给北慕辰贴上了罪人的标签。

“你说什么?”柳南栀感到耳畔再次轰鸣了一声,“这不可能!他……”

就在她被抓进刑部之前,北慕辰的确正被送上断头台,但是独孤昊然和墨影他们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袖手旁观,眼睁睁看着北慕辰被处斩!

高明大概知道柳南栀不会相信,提早准备好了,扭过头对手下示意。他手下的人立马呈上来一只托盘,托盘上面用一块白布盖着,但原本雪白的布已经被里面浸入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看到白布下面凸起的球状,柳南栀心头猛地揪紧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柳南栀摇了摇头,试图拒绝面对。

“难道你真的以为,就凭那么几个人,就能从法场劫走这么重要的人犯?你们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天真!”高明冷笑着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柳南栀就好像魔症了一般,脑子里没办法有任何思考,只是不断重复这个词。

“犯妇北柳氏,罪大恶极,不可饶恕,若是再逃避抓捕,奉太子之命当就地处决!”高明厉声指责。

周围的士兵和狱卒纷纷拔出刀剑对准了柳南栀,一副气势汹汹要扑上来将她四岁的架势。

看来是不能跑了。

柳南栀心头暗道,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反正也是一死,至少要拼到最后,博一线生机!

想着,对方已经发动了攻击,其实不管她究竟反抗与否,太子的人手已经准备要她的命了!

柳南栀也只能尽力反抗,不过她双拳难敌四手,顶多也只能支撑一会儿,刑部大牢有源源不断的人手补充上来,很快她就体力不支。

胃里的灼热感已经蔓延开来,好像连血液都逐渐沸腾了。

柳南栀筋疲力尽地摔倒在地上,眼看着侍卫手里的刀向她劈过来,可她已经没有力气躲开了。

看来这一仗,她真的输了。

刀光掠过视线,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好模糊。

北慕辰,你真的死了吗?如果你真的死了,那我现在就来陪你,如果你没有死,以后也不能陪着你走下去了……

一瞬间,好像有无数的画面闪过脑海。

北慕辰的脸,他的声音,他的拥抱,他的温度……

这一切都好像变成了具象化的存在,他们相处过的每一个片段白驹过隙地闪现。

“锃——”

一道清亮的金属碰撞声炸响,千钧一发之际,一把刀横在柳南栀的头顶,替她挡住了侍卫劈砍过来的利刃。

柳南栀木讷地抬起头,惊魂未定地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许峥?”

怎么会是他?

面对突然出现的许峥,高明也有同样的疑问,皱起眉头问道:“峥儿,你怎么来了?你这是干什么?”说着又压低了声音,“别妨碍我执行公务!”

许峥看了一眼柳南栀,才对高明拱手说道:“舅舅,我也是奉太子殿下之命,带这个女人进宫。”

“可太子殿下不是说……”高明露出犹疑的表情。

“出了点意外。”许峥面色深沉,似乎欲言又止。

高明扭过头,附耳过去听许峥细说,脸色微微一变,这才对侍卫摇了摇头,示意放人。

许峥立马招手示意手下将柳南栀抓起来,押送进宫。

“怎么,现在连你也为太子做事了?”柳南栀看着许峥,不甘不愿地被推着走。

许峥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太子殿下乃是正统,我自然应该听命于他。虽然你与内子有些交情,不过公是公、私是私,你现在是朝廷钦犯,我也不能徇私保你。走吧!”

许峥这番话说得柳南栀无法反驳。

她抿了抿嘴唇,“那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这应该不算让你徇私吧?”

“……你问吧。”许峥沉默了片刻才开口。

“北慕辰,他真的……”柳南栀哽咽了一下,剩下的话甚至没有办法问出口,眼泪却已经涌了上来,如果再说下去,她怕自己会绷不住情绪,全线崩溃。

“你以为太子为什么突然要留你活口?”许峥反问。

“……”

这一点,柳南栀也很怀疑。按理来说,她这个月凉族的余孽,对太子来说完全没有什么用,要说刚才太子下令让她死才是情理之中的,但是现在,太子却要留下她的命。

宫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或者说,难道太子发现了她的身份,想要丢开林羽瑶,转而从她身上下手?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柳南栀问道。

“别问那么多了,赶紧走吧!太子殿下已经等了很久了!”许峥催促道,说完便不再开口,只顾着迅速将柳南栀带进宫中。

皇宫里的氛围,比柳南栀以往任何一次感受到的都要紧张。

从外面入宫要经过三重门,入了最后一道门才算真正进了宫。每一道门像个数十米,都要重重守卫,今日更是重兵布防。

而眼前,柳南栀看到的却是满地横尸,鲜血正顺着地上每一道缝隙流淌……

这里一定经历了一场恶战!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有人逼宫?可是皇上已经死了,现在是太子……”柳南栀一路追着许峥,想从他口中得到点有用的信息,但许峥怎么都不肯说,反而推了柳南栀一把,让她赶紧往前走。

柳南栀瞪了许峥一眼,便被推搡进了第二道门。

就在这里,柳南栀看见了两军对峙。

对面是以太子为首的禁卫军,人数众多,气势汹汹,而这一方竟然是……

“王爷?”

柳南栀看到了被士兵簇拥着的北慕辰,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你不是……”

原来是这样!

宫里发生的意外,是北慕辰带兵杀了进来,跟太子一方对峙!

“你还活着……太好了,你还活着!”

柳南栀忍不住喃喃自语,眼泪好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与此同时,北慕辰也看了过来。

但不等他开口,太子已经一把将柳南栀抓到身边,得意洋洋地对北慕辰说道:“你以为你找了个死士当替身,骗了我这么久,还诈死,偷偷带人杀进了皇宫,本太子就拿你没办法了吗?你看看这是谁?”

柳南栀咬着牙挣扎了一下,但被太子揪得更紧了些。她扭头瞪着太子,“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赢了吗?都到了这个地步,你不会以为,他会因为区区一个女人就放弃所有的一切吧?他今天既然能打进来,必定是做了周全的准备,他不可能会轻易放弃的!”

说着,柳南栀看向北慕辰的方向。

两个人四目相对。

“小栀……”北慕辰往前走了两步,似乎想要说什么。

“不要管我!”柳南栀截住了他想要说的话,眼神坚定地看着他。

“……”

“能再见到你这一面,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如果你真的想为我做什么的话,就替我报仇吧!”柳南栀忍住哽咽,微微弯起嘴角,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太子见状,一把揪住柳南栀的头发,想要让她闭嘴,看上去有些气急败坏了。接着他看向北慕辰,咬牙切齿地问道:“你以为我只有这一个筹码吗?”说着,他看向身后的人,呵斥道,“把那个人带上来!”

旁边的侍卫转身而去,过了一会儿,那人又慌慌张张地回来了,身后的侍卫绑来一个女人。

柳南栀认出来,那竟是之前在冷宫里见到的嬷嬷初夏。

太子怎么把她给绑来了?

没想到看见被绑来的是初夏,太子的脸色也变了,喝问道:“怎么是她?人呢?”

那个被派去的下人弓着身子,慌慌张张地说道:“没、没人……”

“你说什么?本太子不是让你们把人好好地看着吗?”太子暴跳如雷地吼道。

下人吓得一哆嗦跪在了地上,指着初夏说道:“都是这个女人,她已经被人收买了,是她从中作梗,偷偷把人给转移了!”

柳南栀皱起眉头。

初夏姑姑偷偷转移的人,难道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