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366章 藏宝地洞
遍地毒虫蛇蚁爬动,在寂静的树林里连成一片渗人的沙沙声。

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又熟悉虫子的查图尔,竟也感到有些头皮发麻。老董更是连退了两步,向主子靠近一些,低声说道:“大人,这女人好像有阴谋!”

“柳南栀,你这是在干什么?”查图尔也看出了柳南栀的意图,可不单单只是听他的话召唤“王”的出现。他抓紧了手里的林氏,似乎一旦有什么不对的苗头,就先把她抛出去做挡箭牌。

“你放开我娘亲,我放过你们。”柳南栀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带着一点威胁的意味。

“你一个黄毛丫头,以为凭两句话就能吓到我?”查图尔冷哼一声。

“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应该也知道我的能耐。我是不是在吓唬你,你心里不清楚吗?”柳南栀反问,继续发力召唤更多的毒虫蛇蚁。

查图尔和老董几乎快要无立足之地了。

“你要是敢动我们,我保证你/娘亲会是第一个丧命的!”查图尔猛地揪了一把林氏的头发。

林氏发出吃痛的声音。

柳南栀皱起眉头,说道:“杀了我娘亲,你们一个也别想跑掉!”

查图尔冷笑道:“你确定要跟我们拼个鱼死网破吗?你找了二十年的娘亲,你忍心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丧命?”

“等你们利用完我们,我们一样没有活路。至少现在,我可以让你们的计划不至于那么顺利。”柳南栀说道。

“你们可是我月凉的皇族后裔,留着你们的用处可比杀了你们要大得多。”查图尔试图说服柳南栀,即便是完成了眼前的事情,他也不会对她们母女痛下杀手。

老董见情势危急,拿过主子手里的匕首,在林氏的脖子上划出一道比较浅的口子,对柳南栀说道:“少废话!按照大人所说的去做!不然现在就是你/娘亲的死期!”

林氏脖子上的伤口流出血来,她疼得脸色煞白,倒吸了好几口气。

“还不快干正事!”查图尔厉声催促道。

柳南栀与他们僵持不下,即便已经被虫子包围了,那俩人也不肯松口,看来也不是容易妥协的,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还容易伤到母亲。

柳南栀咬了咬牙,让虫子们停下来,但依然包围住查图尔和老董二人,然后继续召唤体内的“王”。

“王”虫随着血管往上游,按理来说,这种感觉应该不会太强烈,可柳南栀却明显能够感觉到那只虫子在移动,直到最靠近心口。

这时,地上的虫子开始往某一个地方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圆圈的形状。飞虫遮住了头顶树冠的一些缝隙,只留下四束月光,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射/向同一个地方——那些虫子围起来的空地的中心点!

查图尔兴奋地睁大了眼睛,紧盯着那个中心点。

那块草地慢慢地自己枯萎了,开始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就像水波一样不断地转动,将整个地皮往下拉扯。

那块地面就像是在塌陷一般,很快露出一个黑森森的洞口!

柳南栀看到这个变化,不由也惊住了。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在这个地方单纯地挖掘,是不会出现这个洞口的。这是被蛊术封存起来的地方,只要依靠她的“王”蛊的力量,结合月光和虫子,才会让洞口显露出来!

查图尔赶紧想要往洞口走去,可四周的虫子仍旧包围着他和老董,让他无从下脚。

“我已经按照你们说的找到了入口,你现在方了我娘亲,不然,你也别想进去!”柳南栀说道。

查图尔思索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片刻之后,他还是松开了手,并且命令老董放下匕首。

柳南栀确定母亲暂时安全,这才让蛇虫让开一条路。

林氏惊慌失措地扑到柳南栀这边来,身体虚弱不堪,只能靠柳南栀搀扶着才勉强能站稳。她抓着柳南栀的胳膊,带着哭腔说道:“丫头,你不该啊……快、快去阻止他们!”

“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柳南栀抬头看了一眼老董,他被查图尔留在洞口看守,而查图尔已经进入了洞里。

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

柳南栀心头虽然疑问重重,但她好不容易才把母亲从那俩人手里救下来,现在又怎能单独留下母亲和老董俩人在这里呢!

“可你不能把老祖宗留下的瑰宝拱手让人,更不能让他们拿去害人啊!”林氏苦口婆心地劝说。

柳南栀咬住下嘴唇,一时陷入犹豫之中。

“你再不去就来不及了,丫头!娘亲不想成为你的负担,更不能成为民族的罪人!”林氏摇头叹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许是眼睁睁看着柳南栀为了自己而一步步走进陷阱中,亲手打开了这扇被封存百年的大门,实在是有些悔恨交加,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尽量去弥补和挽救。

柳南栀做了一会儿心理斗争,如果就这么让查图尔等人奸计得逞,她的确有些不甘心!想了想,她从怀里掏出一只锦囊,塞到母亲手里:“这里面装的是我炼制出的夺命蛊。你拿着它,要是有什么危险,你可以用来防身。我先进去看看!”

林氏握着锦囊,点了点头。

柳南栀又让蛇虫鼠蚁围住母亲,以确保母亲不会轻易受到旁人的伤害。准备好这些,她才起身走向那个地上的洞口。

不过,老董立马用魁梧的身材拦住了她!

查图尔让他守着门口,他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放柳南栀过去,甚至已经拔出刀准备阻拦柳南栀。

“你以为你拦得住我吗?”柳南栀话不多说,直接从怀里掏出另一只锦囊。

可能是因为方才柳南栀的一番举动表现不凡,有些镇住了老董,他紧张地绷紧了脊背,面对柳南栀。

柳南栀松开锦囊,猛地朝老董扔过去!

老董赶紧往旁边躲开,本以为那锦囊中飞出什么可怕的东西,他下意识地用胳膊遮住了脸,但等了片刻之后,根本什么都没发生。他困惑地挪开胳膊,却发现柳南栀竟然就站在他面前。

柳南栀扬手冲老董脸上撒了一把药粉。

老董踉跄着后退两步,双目圆睁,布满血丝:“你……”

“一点点迷药,要不了你的命!你就先安静地睡会儿吧!”柳南栀话音刚落,老董就已经双膝发软,快要摔倒。

柳南栀赶紧扶住他,不让他发出声音。她研制出的迷药效力强大,不过片刻就让老董完全昏迷过去了。她轻手轻脚地将老董放在地上,然后探头向旁边的地洞看了一眼。

四周很暗,只有淡淡的月光照明,借着这点不太明朗的光亮,她勉强看见那地洞入口下便是一串长长的阶梯。

她小心翼翼地顺着阶梯往下去,面前是一个很长的走廊,手边两侧都有古怪的浮雕绘画,看上去就像是一些鬼怪。走得越深,温度也越低,就像是正在走进十八层地狱,颇有些渗人!

柳南栀稳住心态,继续往里走。

这时她看见有烛光从前面传来,加紧走了几步,前面豁然开朗,是一个很大的密室。这里摆着许多巨大的雕像,雕像塑造的形象跟之前浮雕的那些有点类似,不过更具有少数民族的风情。

房间正中央,有一副很大的石棺,房间的四个角落都有高台点着蜡烛,也不知道是查图尔进来的时候点上的,还是这蜡烛从来就没有灭过。

这个空间显然已经十分古老,空气中都是浓浓的灰尘和潮气,还有封闭、令人憋闷的气息。

棺材周围有一圈水槽,似乎将石棺与外面隔绝起来。

查图尔就站在这水槽外面,因为在水槽的另一边,也就是棺材附近,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蜘蛛!

柳南栀睁大眼睛,这些蜘蛛似乎是在守护着石棺,不许人靠近。

不过查图尔已经进来了一会儿,他手里举着一支火把,此刻在他周围已经有不少蜘蛛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的味道,还有蜘蛛被烧焦之后的难闻气息。即便如此,那些有一个小孩拳头大小的蜘蛛仍然黑压压地耸动着。

查图尔并没有闲着,而是将挂在腰间的一只葫芦打开,将里面盛装的液体洒向里面那些蜘蛛。

是酒!

柳南栀嗅到味道,紧接着便看见查图尔将火把扔了进去。

黑压压的蜘蛛群顿时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一旦这把火灭了,查图尔便能靠近棺材了。想必他要找的东西,就在那只棺材里!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我终于得到这一切了!先祖们定要保佑我,复兴月凉,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们的厉害!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都要付出代价!”查图尔兴奋地说道。

眼见蜘蛛就快要被全部烧死,柳南栀知道不能再等了,她拔出剑,朝查图尔冲了过去。

一阵劲风,查图尔却是轻易躲过,旋即回身跟柳南栀厮打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通道方向传来密密匝匝的脚步声,竟有一批人涌了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