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359章 追问下落
莫怀肃带着柳南栀穿过半个寨子,进入一扇小门,里面是几间铁铸的牢房。

“你们对牢房的布置监控倒是很严密。”柳南栀忍不住说道,语气听不出是夸赞还是戏谑。

“这里可是土匪窝。”莫怀肃的语气也听不出是认真还是故意那么一说。

不过柳南栀还是笑了一下。

“就是那两个。”莫怀肃指着面前的一间牢房,里面有两个寨子里的人正在对坐在椅子上的俘虏询问问题。

柳南栀看了一下,是那两个抬棺材的人,其中没有查图尔或者是老董。虽然有点失望,不过她还是走进去讯问了一番。

那两个俘虏面对轮番询问,却一个字都不肯说。

柳南栀径直走上前,对山寨的小伙子说道:“把他们俩的衣服扒下来。”

“……?”那俩年轻小伙面面相觑,不知道柳南栀这个指令是什么意思。

莫怀肃也露出疑惑的神色,不过还是向那俩人点了点头,示意他们照柳南栀所说的去做。

柳南栀绕到那俩俘虏身后,看着他们被扒下衣服,果然露出了肩头下方的月牙痕迹。

“果然……”

“什么?你发现了什么?”莫怀肃听出柳南栀的话包含了某种深意,他一边问一边走到柳南栀身边,想从她的角度看看她究竟发现了什么,而他看到的则是那两枚月牙印记。他的瞳孔蓦地放大,“月凉族?”

“准确来说,是月凉后裔的复/仇派。”柳南栀并不意外莫怀肃会知道月凉族,毕竟萧家满门都是因为月凉族而惨死,想到这一点,她心里甚至还感到有点愧疚。

“你应该早就知道他们的身份了吧?”莫怀肃笃定地说道,否则她不会知道扒下他们的衣服找这个印记,也没有那一句“果然”之说。

“他们的头子叫查图尔,我怀疑他跟复/仇派有关系,不过之前没有证实,现在看到这两枚印记,大概也能证实我的猜测了。”柳南栀省略掉了查图尔和母亲的关系,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既然查图尔确定已经投靠了复/仇派,他又知道母亲和自己的身份,那么现在恐怕整个复/仇派都知道她是皇族后裔了。

不过她想不通的是,如果查图尔早就是复/仇派的人了,那他们这么多年不是早就该找上门来了吗?为何却一直假装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根本没有来抓她?难道说,他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抓到她这个皇族后裔,来进行他们的扩张计划?柳南栀脑子里一片混乱。

“复/仇派的人,为什么要抓你?”莫怀肃一下子抓住了关键问题。

“……或许是因为我是王妃,又是镇国公府的小姐?”柳南栀试着用问句来敷衍这个问题。

“可你只是个妇道人家,手里也已经没有兵权了,绑架你不如绑架你弟弟这个刚上任的镇国公。”莫怀肃说道。

柳南栀瞥了他一眼,虽然长在山寨里,不过这家伙对政治似乎也有了解,而且柳南烽继任镇国公没多久,他已经得到消息了。柳南栀不禁揶揄了一句,“消息倒是挺灵通。”

“你一直顾左右而言他,却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看来是心里有鬼。”莫怀肃毫不留情地拆穿了柳南栀。

“……”柳南栀正要说什么,忽然看见莫怀肃的表情变了。他直勾勾地盯着她,露出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

“那是什么?”他突然问道。

“嗯?”柳南栀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这时莫怀肃好像又一次见到了鬼似的,睁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柳南栀的脸。柳南栀被他看得有点心底发毛,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捂住脸问:“你在看什么?”

“你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动……”莫怀肃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

柳南栀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莫怀肃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虽然莫怀肃可能不太明白,但她猜测应该是蛊虫,这种情况她之前在柳南薰身上见过,只不过这一次在她体内的虫子,恐怕是“王”!

“你看错了吧?”柳南栀想要掩饰。

莫怀肃却神情严肃地说道:“你体内有蛊虫?!”

柳南栀犹豫了一下,“我体内有寒蛊,贾叔也知道,他没有告诉过你们吗?”

“他跟莫家寨的联系没有那么深入,更不会透露你的事情。”莫怀肃说道。

柳南栀知道莫怀肃说的是真的,只是她心底有些埋怨奶娘和贾叔竟然丝毫没有透露他们背地里做了这么多事情。不过,她同样也知道他们是不能跟她说这么多,所以其实她没有理由怪他们。

“那你现在知道了。”柳南栀耸了耸肩。

莫怀肃冷冷地看着她,“你还真是跟他一样。”

“他?”柳南栀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莫怀肃说的是北慕辰。她翻了个白眼,接着说道:“一样冷血、无情……”

“一样不知好歹,自以为是。”莫怀肃斜睨了柳南栀一眼。

“嘁。”柳南栀扭过头,懒得理会莫怀肃,干脆走到那两名俘虏面前继续追问查图尔和母亲的下落。

那两个人口风很紧,似乎抱着必死的决心,一个字都不肯说。

柳南栀倒也不是很着急,淡淡地说道:“不肯说是吧?没关系,之前我用在李钰身上的法子,最近正好想到个改良的法子。不知道用虫子来代替药物,效果会不会更好?”她像是自言自语,目光瞥到那两个人视死如归的表情。

“需要些什么?”莫怀肃径直问道。

柳南栀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倒是挺配合。不过这里是山林,想要弄到毒虫之类的东西可是一点都不难。她让莫怀肃去准备一只香炉以及指定的香草。

莫怀肃虽然有些不解,甚至是有些质疑,不过他也想看看柳南栀能不能从这两个俘虏口中问出些什么来,于是还是按照柳南栀所说的去准备了一番。

柳南栀架起炉子,填上香料,虽然这种事情她只做过一次,不过在再一次上手就显得驾轻就熟,很快就招来了她想要的毒虫。

莫怀肃一直在旁边,说是陪同,倒不如说像是监视。

其实柳南栀也并不避讳,他们既然是从月凉复/仇派手中救下的她,想来应该也知道镇国公府发生的那些事情,即便朝廷封锁了消息,以莫家寨的能耐也不难打听到,所以他们也该猜到她和月凉族有关系。

柳南栀将得到的毒虫与草叶混合在一起,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然后盖上小炉子,点燃了火。

“你这是……”莫怀肃感觉到了事情非同寻常,往前走了两步,似乎想要近距离确认自己所想的没错。

“想让他们招供,得用他们‘自己人’的办法。”柳南栀说道。

“你怎么会……”莫怀肃欲言又止。

柳南栀吸了一口手指上的血迹,轻描淡写地说道:“你认为复/仇派的人为什么要抓我?”

莫怀肃迟疑了片刻,试着问道:“你是……神族后裔?”

柳南栀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如果你是神族后裔,那你的父母……镇国公柳贺不可能有月凉血统,那就是你/娘。当年宓都发生的那些惨案,大臣接连暴毙,蛊术作乱,最后牵连了萧家满门……”莫怀肃的语调颤抖起来。

“那不是我娘亲做的!”柳南栀知道莫怀肃在怀疑什么,赶紧澄清。见莫怀肃半信半疑,她继续解释道:“你也知道,月凉后裔早就分成了两个主要流派,就像这莫家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莫家寨应该是月凉族和平派兴建起来的一个联络站吧?”

莫怀肃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但没有反驳柳南栀的猜测。

其实在知道莫怀肃的身份的时候,柳南栀就应该猜到了这一点,当年萧家满门被灭,莫怀肃却恰好被莫家寨收留,单单这么想的话是有些牵强,不过联系到莫家寨的二当家莫云曾向他打听过付青松的事情,柳南栀几乎就能确定了。

俩人都有半晌没有说话。

随后,莫怀肃忽然开口说道:“大哥和二哥并不想让我知道这些。他们自以为能瞒住我,不过,这寨子就那么大,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密不透风。”

“毕竟萧家是因为月凉族的问题才会……”柳南栀觉得莫家寨的人不想让莫怀肃再想起那些痛苦的回忆、再接触月凉族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知道什么叫做‘冤有头,债有主’。”莫怀肃神情冷淡,但语气中带着一丝略显生硬的决绝。

他这句话似乎是想告诉柳南栀,他能区分“复/仇派”和“和平派”。

“我跟你一样。”柳南栀回答道。

俩人对视了一眼。

“总有一天,那些犯下血案的人会血债血偿。”柳南栀握紧了拳头。

“噔噔。”有人敲了两下门。

柳南栀和莫怀肃回过头,看见莫云和一个年轻女子站在门口。之前柳南栀跟莫云这个二当家接触过几次,不过都是看到他戴着面具的样子,这会儿直接看到他的真面目还有点不习惯,至于他身边那个女人,如果柳南栀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之前跟莫云一起出现在贾府的蒙面女子,因为从进门开始,那个女人的视线更多的是停留在莫怀肃身上。

“有人要见你,说是有北慕辰的消息。”莫云对柳南栀说道,眼神里带了一丝凝重的神色。

柳南栀心头“突”的一跳,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