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354章 被囚禁
那声音持续了一段时间,不止是一个人在说话,更像是两个人在争吵。不过,柳南栀听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

头疼得厉害,像是迷药的后遗症。

柳南栀试图从黑暗中挣脱出来,可是身体感觉到束缚。她扭捏了一下,总算是找回了一些意识,可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四周很暗,几乎没有什么光,比梦里的环境好不了多少。

借着头顶那扇小小的窗户透进来的光,感觉像是清晨,不过这是初冬,阴暗的天气就是家常便饭,并不能完全确定时辰。

这是一间十来平米的房间,小到放下一张床之后就没有多少空地了。柳南栀被双手反绑在一张凳子上,动弹不得。

该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她?母亲明明说过,这里住的是她最忠诚的仆人,但事情怎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柳南栀试着挣扎了一下,不过只是徒劳无功。

这时,对面房门被打开了,一个瘦弱的身影被推了进来。

“娘亲?”柳南栀惊诧地看着倒在自己脚边的人,虽然她的意识还不是很清楚,但足以认出母亲狼狈的模样。她抬起头,看见门外站着那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瞥了她们母女一眼,直接关上了门,柳南栀甚至听到了上锁的声音。

看来她是被囚禁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柳南栀提起精神向母亲问道。

林氏的胳膊也被反绑在身后,她瘫坐在地上,眼神悲伤地望着柳南栀,“没想到他竟然会背叛我……”

“他?你是说,你让我来找的那个人吗?”柳南栀还不知道她之前见到的那位“大人”究竟姓甚名谁,只能模糊带过。

不过林氏能够理解。她瘫坐在地上,喃喃说道:“查图尔,他本该是我最忠诚的仆人,或许是因为当年我决定离开他们,让他感觉到背叛,所以他才会……”

“查图尔?”柳南栀眼皮突地一跳,脑海里略过了一些信息。

这个名字可不陌生!

上一次她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从柳南薰嘴里,那丫头以为查图尔是母亲的情/人,并且见过他们在母亲“死”前见面。

“你认识他?”林氏诧异地问道。

“我听旁人说起过,在您放火自/焚前几天,曾见过那个叫查图尔的男人去找你。”柳南栀只是将柳南薰说的话简略复述,并没有透露更多信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隐瞒了其他的信息。顿了顿,她呢喃道:“原来那是你的仆人?”

柳南薰信誓旦旦说看见查图尔与自己母亲见过面,甚至扬言他们俩人是地下情/人的关系,柳南栀把这一层也省略掉了。当时她虽然坚定地相信母亲不会做出这等龌龊的事情,不过对于母亲是否真的认识查图尔,他们之间究竟又是什么关系,还是一头雾水。

现在突然从母亲口中听到查图尔的名字,柳南栀心里竟然莫名颤了一下。不过,考虑到之前她已经把查图尔和雨桐兄妹串联起来,并且考虑到他们和月凉族的关系,那么母亲当真认识查图尔也并不那么令人意外了。

柳南栀不由想起付青松临死前说的那句话——

“查图尔……杀……公主殿下……”

那句话说得断断续续,柳南栀也听得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当时她一心认为母亲是自/焚而亡,对于那句话并没有多想,现在听到母亲说那个把她们关起来的人就是查图尔,并且查图尔已经背叛了母亲,那么那句话的意思该不会真是……

眼前的林氏听到柳南栀说的话,眼底掠过一道疑虑的光,不过只是一闪而过,柳南栀也并没有看得很清楚。

停顿了片刻,林氏点头说道:“查图尔与我自幼年时便相识了,他们祖上世世代代发誓效忠于我皇室,他从小便是我的小跟班——准确来说,只有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直到当年南疆战乱,我跟他失散,为了自保,我使用了蛊术,结果被你爹发现了。当时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抑或是沦为囚徒,被逼问祖上留下的蛊术,直到被折磨至死,可没想到……”

没想到,柳贺虽然知道了她的身份,却并没有为难她,而是将她留在身边加以保护。从小习惯了漂泊的林羽柔,在柳贺的保护下逐渐感受到了温暖,他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让她明白原来这世上有人可以不计较她的身份,只是纯粹地相爱,尤其是看到柳贺不顾宗亲的反对,下定决心要娶她这个孤女过门,林羽柔更是相信自己遇到了所谓的真命天子。

其实在这门亲事中,遭到反对的不止柳贺一人,得知消息的查图尔也匆匆赶来,想要劝说阻止林羽柔嫁进镇国公府。

“可那时我深陷在一个完美的爱情谎言里,根本看不清真相——或者说,我也不想去看清,我漂泊了太久,四海为家,却又无处为家,我只想安定下来,过一段正常人的生活!我以为,我能够落地生根,忘掉什么劳什子的家国恩怨,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妇人,相夫教子,与丈夫白头偕老,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人……”林氏眼中泛着泪光。

柳南栀知道母亲正在揭开心头的伤疤,伸手握住母亲的手掌。

林氏轻轻吸了下鼻子,继续说道:“我嫁进镇国公府的时候,查图尔说我背叛了族落,也背叛了他。他对我很生气,也很失望,不过他还是遵守自己的承诺,在宓都城里住下来。我知道,他依然留在我身边暗中保护着我。后来,宓都城内发生了几位大臣接连被袭击的案子,没过两年,你又突然被人下蛊,接踵而至的情况让查图尔感觉到了危机,他几次暗中找上门来,想要说服我跟他一起离开这多事之地,我没有听劝……后来发生的一切都是我自找的,都是我自己犯下的错……”

“这不是你的错!”柳南栀语气笃定地说道,“你从没做错过什么,只是承受了你无法选择的命运罢了。对我们母女来说,这就是宿命啊……”

“傻孩子。”林氏拨弄了一下柳南栀的头发,“我费了这么多的力气,甚至想用自己的命来保护你,让你摆脱这悲剧的宿命,可是老天爷偏偏就这么爱捉弄人!我不但没能救你,还反倒让你刚出虎圈,又落进这狼窝……”

林氏一边说着一边环顾四周,一间促狭的阴暗房间,只有一扇小门和一间开得很高的窗户,她们显然被囚禁起来了,并且逃出去的机会不大。

“你有没有想过,查图尔或许并不只是生你的气才背叛你,而是,真正的叛变了?”柳南栀试着问道。

“什么意思?”林氏眼底掠过一道光,其实她似乎已经猜到柳南栀在暗示什么,但并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

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柳南栀不想继续糊涂下去,径直说道:“复/仇派,您听过这个名字吧?”

林氏沉默了片刻,说道:“当年月凉被灭国之后,我们的祖上流落在外,后来我才得知,原来还有一些族人从那场大屠/杀众幸存下来,他们聚集在一起,成为了一个新的秘密族落,而这个族落又分/裂成了好几个派系,其中一个就是你所谓的‘复/仇派’。”

“你既然知道复/仇派,应该也了解他们的目的了。”柳南栀说道。

林氏抿了下嘴唇,“这也是我不愿意暴/露身份,牵涉到这整件事中的最大原因。那些一百多年前的恩恩怨怨,我根本不想去了解!”顿了顿,她抬头盯着柳南栀,“你的意思是,你怀疑查图尔已经投靠了复/仇派?”

“不然,他们为什么要留下我们两个人?”柳南栀说道。她还记得,复/仇派寻找皇族血脉的目的,是要用她们的血制造出更多能施展蛊术的人,一旦形成规模,以蛊术的攻击能力,想要颠覆一个王朝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若是这样的话,复/仇派现在就拥有了我们两个人的血,那岂不是……”林氏顿时睁大了眼睛,又自言自语起来,“不、不会的,查图尔不会这样做的!他虽然生我的气,恨我背叛了他,甚至嫁给了仇人手下的大将,可他不会做这种事情……”

“人总是会变的。”柳南栀喃喃道,不管是变好还是变坏,就拿北慕辰来说,他曾经那么恨她,如今不还是宁愿为了她连辛苦打下的半壁江山甚至是性命都不要?

“可我们已经被困在这里了,还能怎么办?”林氏急道。

柳南栀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你把这个地址告诉过王爷,而且罗景山也知道,只要北慕辰脱身,他一定会来找我的。”

“可北慕辰入了宫,还不知道他在皇上面前能不能说清楚呢,稍有不慎,恐怕他也是自身难保。这北氏皇族的手段,可向来都毒辣无情。”林氏叹了口气。

柳南栀知道母亲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

“也许,我们可以靠自己。”林氏好像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