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342章 柳南薰发病
啪嗒——

随着众人惊诧的视线,那枚玉石制作的当家玺印从柳南烽的手掌边上滑落,在地上摔成了好几块!

柳南烽忙不迭地蹲下身去检查,。发现一些玉石已经碎成小块,平面的部分已经没法拼凑完整。他抬起头来,用又疑惑又愤怒的目光瞪着柳南栀。

比起柳南烽来说,被这一幕震惊到的人还有更多,尤其是三叔公和太子等人,简直比柳南烽还要着急上火。

三叔公直接就对柳南栀吼了起来:“柳南栀,你是不是疯了?你竟敢毁坏当家人的玺印?你……你简直是大逆不道,不可理喻!”

柳南栀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我都说了让他接好了,是他自己没有拿住,怎么能怪我呢?”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三叔公怒道。

“怎么,三叔公这么肯定我是故意摔坏玺印的?不如问问大家,还有谁觉得,我是故意摔坏这枚当家玺印的?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柳南栀转身看向众人发问,看上去瘦小的身体裹在厚重的袍子里,竟然有一股震慑众人的威严。

在场的人停下了窃窃私语,纷纷看着柳南栀。

满院子的人,无论是太子/党还是北慕辰的追随者,包括那些中间派,都无人发声。

这种时候,没有真凭实据,自然谁也不敢乱说,冒着风险去指责王妃摔碎当家玺印,而且刚才北慕辰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这是柳家的家事,其他人无权置喙。

三叔公见没人帮着他说话,尴尬地顿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只有柳南雪迫不及待地冲着柳南栀叫喊了起来:“柳南栀,你就是故意的!你这个贱/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别人?这可是我弟弟,从小到大,我有多疼他,这柳府上上下下谁不知道?难道他自己心里不知道吗?”柳南栀这些话虽然是对柳南雪说的,但她却紧紧地盯着柳南烽。

柳南烽充满恨意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柳南栀接着说道:“说起来,我这身衣裳,还是当年我出嫁的时候,他送我的礼物呢。”

那时候整个柳家都反对她,就连父亲也不得不在表面上将她逐出柳府,但柳南烽是这个家里的宝,他愿意对谁好便对谁好,偶尔任性也没人敢多指责半句。他用家里最好的丝绸锦缎,让城里最好的裁缝做了这身礼服,他说日后长姐贵为王妃,必定会时常出入一些重要的场合,一定要穿着适合的礼服,才能彰显他长姐的身份。

曾经在柳南烽心里,他的长姐是最优秀的,甚至比他的亲姐姐更好,他想把自己力所能及的所有美好都送给她。

可是如今,他们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柳南烽垂在两侧的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衣摆。那些美好的记忆和关于母亲的仇恨,两种矛盾的感情在内心里不断冲撞,若他恨柳南栀,便推翻了以前所有的美好,那些他珍视的回忆就变得一文不值,反之,若是他不去恨柳南栀,便是对他/母亲的亵渎,他无法说服自己去原谅一个逼死自己母亲的人。

柳南烽的心理并没有强大到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他的肩膀微微耸动,半晌才转过头对福如海说道:“既然玺印摔坏了,只能再重新做一块了。家里应该能找到祖上传下来的玺印图纸吧?”

福如海恭恭敬敬地答道:“老奴这就带人去清点库房。”

眼看这场大戏就要落幕了,众人也识趣地准备散场。

柳南薰也从原本的座位上站起来。就在这时,她突然一个踉跄扑到桌面上,打翻了一堆碗碟,又伴着一声痛苦的惨叫,她整个人都摔倒在地,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

“怎么了这是?”

“食物里有毒?!”

“哎呀,这可怎么办?快叫大夫吧!”

众人惊恐地窃窃私语起来,还有一群人直接涌过来将现场给围住了。

太子立马一声令下,让柳南烽命柳府侍卫堵住大门,不许任何人随意出入。

“熏儿?”北慕辰连忙俯身靠近柳南薰,见她脸色苍白如纸,因为某种疼痛不停地吸气。

连柳南栀都觉得,看上去不像是假装出来的,环顾四周,也并没有其他人出现类似症状。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真有人会在柳家的宴会上下毒针对柳南薰一个人吗?

柳南薰身边的小丫鬟一下子就乱了,口中喃喃道:“怎么、怎么又这样了?夫人、夫人您可别吓奴婢啊,呜呜呜!”

“又?这是何意?”太子追问道。

柳南雪立马在一旁补充:“她这根本不是第一次发作了对不对?这事儿跟我们柳府没关系!”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这丫头倒是说话呀!”三叔公在旁边拄着拐杖,着急上火的催促道。

小丫鬟嘤嘤地啼了两声,抹着眼泪支支吾吾道:“奴婢、奴婢不敢说……”

“你家主子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这是要眼睁睁看着她死啊!你安的什么心呢?”柳南雪声音尖刻地说道。

“奴婢不敢!”小丫鬟噗通一声跪下来,“这是、是熏夫人说的!熏夫人说了,此事不能说与外人知道,怕是……怕是会影响王爷!奴婢不敢随口胡说呀!”

北慕辰皱了下眉头,抬起头看向那小丫鬟,对方口口声声说这件事会影响他,是什么意思?他又垂眸检查了一下柳南薰的症状,只见她捂着心口蜷缩起来,看起来很像是……

北慕辰语气一沉:“她不是中毒,只是旧疾复发,先把她送到房间里去吧。”

“不行!”柳南雪立马反驳,“既然事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生,就一定要说清楚,否则传出去,会连累我们整个柳家!”

“本王说了,这跟柳家无关!”北慕辰语气笃定。

柳南雪被北慕辰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给震住了,不过有太子在旁边做后盾,柳南雪很快镇定下来。她瞥了一眼那个小丫鬟,阴阳怪气地说:“刚才那丫鬟说,这件事说出来可能会影响到王爷,王爷该不会是在掩饰什么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北慕辰反问。

“虽然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王爷的家事我们本不好当众过问,可看堂姐这样子,似乎不是小事。未免传出风言风语,我觉得王爷还是当众解释清楚得好。”柳南雪尖锐地说道。

太子也跟着出来帮腔,“别的不说,三弟你倒是要仔细想想,若是不把此事解释清楚了,万一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传出去,说你在自己家里毒害自己的妾侍,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原本众人或许并未有这样的想法,但太子这么一说,反倒是提醒了众人,四下立马响起一阵窃窃私语。

柳南薰突然倒地抽搐,小丫鬟吞吞吐吐说怕影响到王爷,而北慕辰本人似乎又不想当众说清楚,看起来的确有些可疑,甚至是欲盖弥彰。

众人不断向北慕辰投来质疑的目光。

“不会是王爷下的毒吧?”

“堂堂的王爷,就算要做这种事也不需要自己下手啊!不过这熏夫人在王府的地位可不低,谁敢对她下毒啊?”

“王爷不是说着不是中毒,只是旧疾吗?”

“我在这府上呆了这么久,以前可没听说过堂小姐有这种病!”

“当初王爷可是用八抬大轿风风光光地把熏夫人娶过门的,怎么会害熏夫人啊?”

“这男人的心啊,谁说得准呢?我还听说最近王爷对他的王妃好得不得了呢!以前不是都说他俩感情不和的吗?你说,这到底哪种说法更可信?”

“这别人家的事情呀,还真是说不准!”

“……”

众人兴致勃勃地讨论着关于骄阳王府的种种八卦,说起来,这段时间骄阳王府发生的事情,也够那些无聊的人嚼半天舌根的了,甚至还有人打探到了北慕辰要将柳南薰送到柳府旧宅去住的消息,而且这个消息并非空穴来风,毕竟北慕辰这段时间的确派了人去打扫柳府旧宅。

有了这个消息,眼下这件事就更加显得耐人寻味了。

北慕寒满意地听着四周的声音,最后才将目光看向北慕辰,说道:“三弟,你也听见了,大家都有很多疑问,这要是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也不好。你做人做事不是一向自称光明磊落,应该没什么可隐瞒的吧?不如就把事情说清楚,也好平息流言!”

“臣弟不明白太子皇兄究竟想说什么,或者想让臣弟说什么。熏儿犯病了,臣弟只想让她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你们在这里不知所谓地纠缠,只会让她更加痛苦。”北慕辰说道。

“可看她这个样子,不像是得了什么病啊!”北慕寒斜睨了一眼躺在地上柳南薰。

这时,柳南雪看见有什么东西从柳南薰的皮肤下面窜了过去,柳南薰的皮肤鼓起来一块,又迅速地瘪下去,就好像在她的血肉里有一只虫子在飞快地爬动似的。

柳南雪吓得尖叫起来,指着柳南薰问道:“那、那是什么东西?”

除了她以外,似乎并没有更多的人看见,只有旁边那个小丫鬟,同样吓得面色惨白,瘫软在地。

“又、又来了……又来了!又是那个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