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337章 去陆家打探
猩红的血沫子里,一抹暗黑色更显触目惊心。

“毒性已经开始扩散了。”柳南栀呢喃了一句。

众人吓了一跳,便一齐围到了床边。

“公子……”雨桐拿出绢子手忙脚乱地擦着齐格嘴角的血迹,眼睛也更红了,“这可怎么办?谁来救救我们家公子……就是让我代公子去死也好啊!”

“雨桐你先别急,这不是还有办法吗?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咱们一定能想出办法的!”柔儿宽慰道。

“还能有什么办法?”雨桐啪嗒啪嗒地掉下两滴泪,也顾不得擦拭,“想找到那皇族后裔本已难如登天,更别说还要再找到格桑夫人!公子体内的药丸怕是已经快要压不住毒性了,他还能再撑得住几时啊!”

巫医在旁边沉沉地叹了口气,“我再多施几针,出一副调理的方子,倒是能让公子再撑个五六日,但要在五六日之内做到我们刚才所说的那些,只怕也是有心无力。”

“那也要试试啊!总不能就这么放弃吧?”柔儿急忙说道。

巫医点了点头,笃定地说:“我定是不会袖手旁观,这便给公子施针。雨桐,你也收拾一下,赶紧给族内传信,让他们想想办法!”

雨桐应了一声,赶紧擦了擦眼泪,起身去写信笺。

北慕辰怕柳南栀意气用事,把什么都说出去了,便拉着她先行离开。

回王府的一路上,柳南栀都是心事重重的,毕竟现在所有的证词和证据都指向她就是月凉皇族的后裔,可是她却不能承认。如今这已经不是她一个人的安危问题了,还关系着另外一条人命。

北慕辰显然知道柳南栀在想些什么,握住她的手,担忧地问道:“即便能够确认你的身份,你真的想要帮忙吗?你可知道,若是你暴/露了这重身份,将有可能面对多大的危机……”

“我当然知道。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若非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但如果雨桐他们的情况也是真的呢?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齐格死在我面前,就这么袖手旁观吗?然后是你,你能做到吗?上次在皇上面前,落凰琴的事情差点被拆穿,若非最后澄清,难道你能眼看着沐管家为你而死,还无动于衷吗?”柳南栀反问道。

“这不一样!”北慕辰握着柳南栀的手紧了紧,郑重其事地说道,“齐格的事情是他们内部的问题,怪不得你,你没必要因为这件事背负罪恶感,更不需要感到愧疚,就拿自己的安危去冒险!更何况,我们并不能确定,他们就真的像自己口中所说的那么单纯和清白!”

“不管怎样,至少我得有点准备。毕竟那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难道要因为顾虑风险,就完全置之不理吗?”

柳南栀的态度固执得让北慕辰感到有点恼火,可又不能苛责她什么。

“那你至少要答应我,不管你想做什么,都绝不能冲动,一定要跟我商量好,让我有心理准备能保护你,行吗?”北慕辰抓住她的肩膀,甚至有点恳求的意思。

柳南栀看着他担忧的眼神,语气也不自觉地软了下来,“好,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冲动行事的。不过,如果形势所迫,需要我以月凉皇族的身份去保护我的族人,那也是我必须履行的责任。”

北慕辰不置可否,应该说他是不太同意柳南栀这样的想法,但又想要尊重她的选择,何况他知道以柳南栀的性子,再争执下去,她也根本听不进去,他便只能默认了。

……

翌日一早,柔儿去了一趟客栈打探进度,很快她就匆匆跑回来,说是那边族内来人了,好像有办法可以救齐格。

柳南栀一边嗔怪竟然来得这么快,一边又想到昨天齐格带人来的时候,可能就留着后手,所以她也急忙赶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

对方赶来的人是齐格的二叔,齐铭。

昨日得知齐格接到一封信,随即便带着俩人外出,齐铭便感到有些不安,追了出来,今天就接到了噩耗,说齐格中毒昏迷不醒。

具体的情况,巫医已经跟他们讲过了。

柔儿所说的办法,是齐铭提出来的,而且竟然又牵扯上了陆家。

据齐铭所说,陆家先家主陆鸿煊跟林修长老有深厚的交情,此事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也许陆家会知道林修的去向。

于是一行人来到陆家,求见稚卿长公主,并且呈上了信物,稚卿长公主这才出来相见。

听说他们是要找林修长老,稚卿长公主摇了摇头,说:“想见林修,那你们可就真找错人了。当年你们族内的确有人来陆家找过我夫君,但最初那个人并不是林修,而是格桑。”

“格桑?她来做什么?”齐铭不解地追问。

“追查皇族的下落。”稚卿长公主径直说道。

“皇族……”齐铭和其他人面面相觑,不知稚卿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稚卿长公主缓缓呼出一口气,意味深长地环顾众人,问道:“当初格桑夫人究竟为何会离开你们的族落,别人不清楚,齐长老你难道还能不知道吗?”

柔儿昨日听巫医说了一通,不禁抢答道:“不是为了去寻找皇族后裔,救她的孩子吗?”

稚卿公主笑了笑,似乎是在笑柔儿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不过她也没继续卖关子,解释道:“那你们可知道,林修一直都知道皇族后裔的下落?”

柳南栀感觉到稚卿公主的视线若有似无地从她身上扫过一眼,但她回看时,稚卿公主却并未看她。

“这……”齐铭等人面面相觑,一脸疑惑的神色,“若是林修长老知道皇族后裔的下落,那当时他为何不说出来?他明知道,只有皇族才能救他儿子啊!”

稚卿长公主微微眯起眼眸,“正因如此,他的夫人才会愤而离去啊!”

众人这才明白了稚卿长公主的意思——

当年林修和格桑夫妇的儿子中毒,需要皇族后裔才能解救,林修明明知道皇族后裔的下落,却不肯相告,格桑恨他绝情,才会直接离开。然后格桑来到陆府,希望陆家先主能够告知皇族下落,林修却赶来阻止,夫妻俩闹翻脸之后便分道扬镳了。

“既然林修长老知道皇族的下落,为何不肯说出来呢?”齐铭觉得奇怪,毕竟他们族人也一直在寻找皇族后裔,这并非他们夫妇二人间的私事。

稚卿长公主叹了口气说:“皇族后裔已经融入了大宛的生活,她并不想再被卷入什么国仇家恨之中,若是让她回到族中,必定会暴/露身份,所以林修不肯去找你们的公主。”

“可现在我大侄子也性命垂危,若是不请公主殿下出面帮忙,恐怕我族内群龙无首,又将大乱啊!”齐铭担忧得不得了。

巫医也叹了口气,“公子尚未婚配,没有子嗣,族中还有谁能替代他承袭族长之位?”

“长公主您能否向我族公主殿下转告一下我们目前的境况?若是公主殿下实在不愿意露面,哪怕让她帮我们找一下格桑也好啊!”齐铭说道。

“你们的需求我会替你们转告,至于作何选择,就看你族公主自己了。”稚卿公主点头答应。

齐铭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离开,静候佳音。

不过齐格撑不住几天,顶多还有三天的弹性时间,若是格桑再不出现,齐格恐怕就无力回天了。

这群人前脚刚走,柳南栀就被稚卿公主叫住了。

“方才那些话,你都听清楚了吧?”稚卿公主问道。

柳南栀点了点头。

稚卿公主便握住柳南栀的手,轻声说:“我相信你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当年你/娘亲宁死也不愿暴/露,就是想要保护你!一旦卷入这些纷争之中,可就没有抽身的余地了!”

“如果是我娘亲的话,她会怎么做?”柳南栀问道,“当初,她是为了我,放弃了救林修和格桑之子吗?”

稚卿公主摇头说道:“当初格桑虽然登门来求助,不巧我和老爷都外出了,等我们回来的时候,林修已经赶到了。所以,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传到你/娘亲那里。”顿了顿,她补充道,“不过,以我对你/娘亲的了解,若是让她知道此事,必定会出面帮忙。但是,若是让她来选择的话,定不会希望你踏入这场纷争之中。”

“如果不是我用传信鸟将齐格引来宓都,也不会有这些事情,若是不帮忙,我终究觉得于心有愧。”柳南栀皱眉说道。

“唉!”稚卿长公主沉沉地叹了口气,“你可知当年,我家老爷因何惨遭毒手?”

“难道也是跟月凉皇族有关?”柳南栀隐隐猜到,稚卿公主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必是有什么关联。

“格桑夫人来过陆府之后,消息不胫而走,有一帮人知道了老爷手中有皇族的下落,便一再逼迫,想要让老爷松口。陆家家大业大,对方也不敢太过张扬,但也经历了几次险象环生,那帮人恼羞成怒,便对老爷下了毒手,想以此逼迫你/娘亲现身。可是老爷他,宁愿自己送命,也不想牵连他人……”稚卿长公主眼神黯淡地叙述道。

这么说来,陆鸿煊也是为了保住月凉皇族的秘密,才会惨遭毒手!

“听说陆老爷是在商道上遇袭,身边随从尽数陪葬,既然在这之前已知敌人在暗处伺机下手,为何还要以身涉嫌呢?”柳南栀问道。

稚卿公主有点犹豫地看了柳南栀一眼,“当时有一批十分稀罕的药材在南疆出售,我们急需用它来救人,对方恐怕也是知道了这一点,老爷为了保证药材的安全,只得亲自去走这一趟,没想到最后还是……”

“为了一批药材,值得赔上性命吗?”柳南栀轻皱眉头。

“这批药材中是用来做蛊引的。”稚卿公主沉声说道。

“蛊……引?”

那是什么东西?

稚卿公主看出柳南栀一脸疑惑,解释道:“以药饲虫,方能制蛊。那时候,有个孩子性命垂危,若是不能及时制蛊相救,便无力回天了。”

“孩子……”柳南栀觉得稚卿公主的眼神里带着某种深意,虽然没有点破,却还是令她心头一震,“那个孩子,不会就是我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