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311章 街边馄钝
只是,再怎么怨恨,柳南栀也是自己的亲人啊!

想着,柳南烽一拳砸在了墙上。或许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和曾经如此爱戴的长姐,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梁书陌暗暗地将柳南烽的挣扎都看在眼里,顺着话说道:“我知道你顾念亲情,就算是撕破脸,也不想伤害柳南栀,可是人家未必是这么想的!就说今日,她当着这么多人,甚至是柳家宗亲长辈的面,直接以当家人自居,甚至还拒绝把这位置还给你,这个女人的野心可见一斑!”

柳南烽看了梁书陌一眼,咬牙说道:“待皇上册封了我镇国公的头衔,这当家人的位置,我自会拿回来!”

“就算你拿回这个位置,又怎么样?你仔细想想,这柳南栀现在是骄阳王妃,身后有骄阳王撑腰,又有一批你爹的旧部愿意追随于她,以你现在的实力,能跟她斗吗?只怕连你现在待的柳家军,那柳钰柳瓒都容不下你!你觉得你这个镇国公之位,能坐得安稳吗?”

被梁书陌这么一说,柳南烽倒是无话反驳。

长姐从小就深得父亲青睐,又多年随军征战,也比自己有天赋、得人心,若非她是女儿身,这镇国公之位是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的。

梁书陌继续说道:“要想跟她势均力敌,你就得找一个能跟他们骄阳王府对抗的靠山!放眼整个大宛,除了东宫,还有谁能敌得过他骄阳王府?”

“你的意思是要我投靠太子?”柳南烽扬了扬眉峰,决绝地说,“像他那种人的帮助,我不需要!”

梁书陌还想劝说,被柳南烽不耐烦地堵回去。他见这条路行不通,立马换了个说法:“就算你不愿意追随太子,那你总要想办法增强自己的实力吧?听说这柳家的地下室里,有不少兵法宝鉴,若是能得到那些书,便能精进数倍,到时候还怕军中有人不服你吗?只要掌握了兵权,她柳南栀再怎么能耐也是个女人,算得了什么?”

顿了顿,他还不忘补充道,“今儿个柳南栀特意回柳府,趁乱跑去了地下室,恐怕是已经在打这些书的主意了。你要是再不赶快夺回主权,就要彻底被她踩到脚下了!”

“用不着你管!梁家现在没了舅舅这个主心骨,你就是一家之主,你多花点心思管好你们梁家,少操心我们家的事情!”柳南烽说完就闷闷地离开了。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梁书陌这话却是像石头一样沉甸甸地搁在了他心上。

……

返程的马车上,柳南栀一直闭目养神。

这次北慕辰特意安排了两辆马车,将柳南栀和柳南薰分开。应该说,原本今日他是没打算带柳南薰去镇国公府的,不过柳南薰听说他们要去,便巴巴地跑来说想回镇国公府给姨母吊唁,北慕辰也只好带上她了。

走到半路上,柳南栀突然叫停车。

“怎么了?”北慕辰问道。

“没什么。肚子饿了,想吃点东西。”柳南栀一手摸着肚子,一手撩开轿帘往外瞧了瞧。

街边有叫卖馄饨的小摊儿,热腾腾的香气十分撩人。

柳南栀径直跳下了马车,朝混沌摊儿走去。

因为他们的马车在前,后面柳南薰的马车也就跟着停了下来。柳南薰将轿帘撩开一道缝西,向下人询问情况。

柳南栀回过头看了柳南薰的方向一眼,提高声调说道:“熏夫人在镇国公府忙活了一上午,应该也饿了吧?要不要下来一起吃点?”

柳南薰打量着那个简陋的混沌摊儿,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色,“我……我不饿。”

柳南栀不禁笑道:“也是,熏夫人过惯了娇生惯养的生活,吃不了路边摊儿的东西吧?”

柳南栀顿时面露难堪之色。

北慕辰见状,也不想看见她俩在大街上这么折腾起来,于是对柳南薰说道:“沐钦在王府也准备了午膳,你先回去吧。”

“那你……”柳南薰试着问道。

“你自己回去吧。”北慕辰回头看了柳南栀一眼,虽然话没有说明,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看向柳南栀时满目的柔光,显然是要留下来陪她,而不是跟柳南薰一起回王府。

“其实我也可以……”柳南熏看了一眼混沌摊儿,想说,如果北慕辰要留下来的话,她也愿意去那个小摊儿上坐坐。

北慕辰预料到她想说什么,提前打断道:“沐老还在家等着呢,你回去告诉他,就不用等着我们了。”

柳南熏知道北慕辰这算是在委婉地拒绝她了,其实她也能料想到,毕竟柳南栀已经跟她当面撕破脸了,就算她想维持表面的和平,柳南栀也不肯放过她,北慕辰必然是要在她们俩之间做一个选择,而如今的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柳南栀!

再留下来,也是自取其辱。

柳南熏嘴角微微颤抖,只好抿了抿嘴唇掩饰,“臣妾明白了。”说着赶紧转过了身,回到轿厢里去,免得被旁人看到她狼狈的样子。

北慕辰目送着柳南熏的马车离开,这才走到柳南栀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来。

“王爷不用去陪着你的爱妃吗?”柳南栀瞥了他一眼。

北慕辰皱起眉头,有点无奈地问:“你就非得这样吗?就算你想推开我,也不用非得把我往别人身边推吧?”

“……我哪有?”柳南栀心里嘀咕,明明是他自己把柳南熏带到身边来的,怎么还倒打一耙了?不过她懒得争论,何况自己的强词夺理,她心里还是有数的。她只好喃喃用一句,“只是这馄炖摊儿简陋,怕委屈了王爷。”

“这个地方,不是我先带你来的吗?”北慕辰环顾四周,目光回到柳南栀身上,“该觉得委屈的是你吧?”

柳南栀一怔,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它竟然还在。”北慕辰和柳南栀对视着,正如眼前这个女人,这么多年了,她还在自己身边,这也许是老天爷许他最大的福分了。

柳南栀脑子里嗡嗡的,好像有无数的声音在耳畔回响,只是喃喃地应了一句:“是啊,它还在,还是原来的模样,可是有些人、有些事,却不同了。”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北慕辰没来得及说话。

“热腾腾的馄炖来了!”老板娘端上来一大碗冒着热气的馄炖,放上桌。

“吃饭啦!”柳南栀掩饰尴尬地刚要伸手去端过来,却被北慕辰抢先一步,将碗拉到了自己面前。

诶?

柳南栀一愣,脱口说道:“这是我的……”

“这上面有写你的名字吗?帮你当了一上午苦力,这就当作是给本王的酬劳了,这么算可是便宜你了!”北慕辰斜了她一眼。

柳南栀瞪着他,“又不是我用刀架着你去的,明明是你自己死皮赖脸非要跟着我!再说了,那是我们柳家的密室,让你跟着我下去,才是便宜了你才对!”

北慕辰轻笑了一声,“那夫人之前从本王这里‘借’走的二百万两……”

柳南栀心里“咯噔”一下,脑海里登时想起之前为了小九的事情,向北慕辰要了二百万两白银的事情,本来看北慕辰一直没有提起,她还以为他都忘了这茬了呢!

“咳!”柳南栀赶紧招呼老板娘,再来一碗馄炖。

北慕辰见总算是堵住了柳南栀的嘴,尤其是她脸颊上掠过一抹红晕的窘迫模样,竟然说不出的可爱,不由低笑了一声。

这时柳南栀发现旁边老板娘不断在用眼角余光瞟着他们,不禁有些疑惑。

老板娘见自己被发现了,尴尬地笑了笑说:“我看二位客官好像有些面熟,尤其是这位公子,不过二位如此贵气,不像是会来我们这种小摊儿吃东西的人!”

说着就自顾自地挥了挥手,尴尬地转身忙活去了。

柳南栀和北慕辰对视了一眼。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镇国公府以外,一起吃东西吗?”北慕辰喃喃说道。

柳南栀垂下眼眸,脑海里走马观花似的掠过许多回忆。

北慕辰感叹似的说道:“那是我到镇国公府的第六年吧?”

听到北慕辰这么说,柳南栀转过头看着他,眼神中浮现出一丝诧异。

没错,在原主的记忆中,的确是在那一年。只是她没想到,北慕辰竟然也记得!

北慕辰到镇国公府的第六个年头,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柳南栀犹记得那一年,那一天,是她母亲的忌日,她躲在花园的角落里哭得泣不成声。

北慕辰走到她身边,轻轻抚摸她的头发,一字一字,不太利索地对她说:“没关系的……你……别哭了……给你糖……”

柳南栀泪眼朦胧地抬起头看着他。

阳光透过树缝,他站在逆光的方向,向她伸出手。

“我母妃说,吃糖……就不会难过了……”

明明是十二岁的小少年,说话却像个小孩一样,眼底的纯真也是。

柳南栀擦了一把眼泪,哽咽着说:“我不吃糖,我想要娘亲……我想……我想吃娘亲煮的馄炖……”

北慕辰定定地看着一脸期盼的柳南栀,明明知道这只是一个孩子的“无赖”,却还是拉起她的手,带她跑出了镇国公府,满大街地找一家馄炖店。堂堂一个皇子,最后却陪她坐在路边的小摊点,点了一碗馄炖,一边看她吃着,一边替她擦掉眼角淌下来的泪水。

正想着,北慕辰从腰间摸出一枚玉坠,“为了把它从馄炖摊儿赎回来,本王可被刘嬷嬷好生教训了一顿!”

当时,一个皇子,一个大小姐,身上都是不带现银的,结果被一碗馄炖钱给难倒了。北慕辰只好掏出自己随身带的玉佩,拿给店家抵债。

后来柳南栀才知道,这皇家的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能拿给外人的,更何况是用来抵馄炖那几个铜板的债!

“原来你都记得。”柳南栀忽然觉得心口有些发酸。

北慕辰认真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说过,我对你的感情,远比你想的要来得早,来得深刻。只是,后来……”

只是,后来。

仅仅是两个词,甚至不需要说完,就足够让人唏嘘。有多少人,多少或深或浅的感情,都是败给了这两个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