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231章 举棋无悔
曾几何时,柳家先祖在疆场上舍命拼搏,才打下了大宛今日的疆土。世世代代的血洒疆场,就连柳南栀的父亲也不例外。

而如今,她却成为了老皇帝眼中“不顺眼”的那个人,就好像是老皇帝的眼睑上脱落下来的一根睫毛,卡在了眼眶边缘,若是不拿出来,总会一直不舒服。

是啊,她现在就像是一根没有根、没有依靠的眼睫毛,随便被谁捻一下,就会飘落到尘土里。

所以,让别人不舒服,总比让自己不舒服要好。

柳南栀嘴角的冷笑加深了一些,回道:“那就等闹到皇上跟前再说吧。太子殿下这还没当上皇上呢,就别急着替皇上先下什么定论了吧!”

这句过于敏感的讽刺说得北慕寒脸色一白,愣是没敢接话。

太子接替皇上这种话,可是大忌啊!

赵大年压低了嗓音骂道:“臭/婊/子,跟太子殿下和赵家过不去,我就等着看你是怎么死的!”

“人总是会死的,不过,我一定不会死在你们前面。”柳南栀反击道。

赵大年恼怒地想要咒骂柳南栀,却被北慕寒拦住了。

众目睽睽之下,赵家公子跟骄阳王妃起冲突,传出去也不好听。

赵大年跺了跺脚:“你看那臭/婊/子这副德性!一看我就来气!让我想起当年她架着我的脖子,逼我们开仓放粮,她和她那死鬼父亲坏了我们的好事,还害得我爹被连贬两级,让我们赵家丢尽了颜面,这口恶气实在难忍!”

“你急什么?对付得了她老爹,还怕对付不了她?咱们的仇,可不止一件两件,慢慢来!”北慕寒咬牙切齿地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打量着柳南栀。

柳南栀瞧见那两人在一旁嘀嘀咕咕的,一看就是在琢磨什么坏事,干脆冷笑了一下。

北慕寒隐隐觉得有点不安,这个女人,似乎不像是胡闹。上次梁家的事情,他就栽在了这个女人手里,这次可不能在出岔子了!

他偏着脑袋,小声问赵大年:“这批银子没什么问题吧?”

“跟往年的来路一样,能有什么问题?我就不信,他们骄阳王府有能耐在我山东的地界上收买底下的官员,在贡银上做手脚。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做这种不要命的事?”赵大年笃定地说道。

“运到宓都的路上……不会被掉包吧?”北慕寒还是觉得不安,而且越看柳南栀的表情,越觉得她信誓旦旦,仿佛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一般。不过细想之下又觉得不大可能啊,以赵家在山东的势力,别说是小小一个柳南栀,就算是北慕辰亲自出马都不可能做得了手脚!

“您就放心吧!全程都是我们手底下的亲信押送,十二个时辰轮流巡逻,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我看这臭/婊/子就是胡闹,想往我们身上泼脏水,反正最后的黑锅还不是那个倒霉的去背!”赵大年说着,看了一眼杜其章。

杜其章正在监督着衙役们检查银子,到现在为止,还没发现什么问题,他身上的冷汗就没停过,甚至连双腿都有些打颤,只能站在原地勉强支撑住。

连独孤昊然都禁不住替柳南栀捏了一把汗,凑到她身边低声问道:“你真的打探清楚了吗?赵家和莫家寨真有关系?这件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看我像闹着玩的样子吗?”柳南栀收起嘴角的笑容,抬眸严肃地看了独孤昊然一眼,“要动赵家,筹谋和运气,一样都不能少。既然是我选择了开始这场游戏,手里当然是有底牌的。你放心,我有分寸。”

独孤昊然看着柳南栀坚定的侧脸,也没话说了。

反正自从这段时间再与柳南栀接触,他已经明显感觉到,这丫头和从前不大一样了。她想做的事情,别人拦不住,但她也不是莽莽撞撞的去做,她的小脑袋瓜里想法可多着呢!

“找到了!”

一声惊呼传来,打断了各怀心思的众人。

循声望去,只见衙役手中举着一锭银子,杜其章快步走过去,拿过银子翻倒过来仔细端详,刚刚还像苦瓜一样的脸突然露出兴奋的笑容,连声喊着:“没错!没错!是印记!”

“啊?”柳南栀故作惊讶的倒吸一口冷气,走过去查看杜其章手里的银锭,“还真有印记!”

北慕寒和赵大年闻言,更是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赵大年粗鲁地从杜其章手里抢过银锭看了一遍,擦了擦眼睛又看了一遍,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这……”

北慕寒也看见了银锭底部那个三角形的印记,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的银子怎么可能跟山贼有关系?”赵大年有些乱了阵脚,指着杜其章厉喝起来,“是你做了手脚!这锭有问题的银子定是从你们身上拿出来的,想要栽赃给我!肯定是你们!”

他还在吵吵,另一边的衙役又喊了起来:“这箱也有!”

“这边也是!”

声音此起彼落,在五只箱子里都零零碎碎地找出来了“脏银”,合计达五十多万两,几乎所有做了记号的“脏银”都在这儿了!

柳南栀听了衙役的禀报,幽幽地向赵大年问道:“赵大人,这些衙役身上,不会带着五十多万两白银来陷害你吧?”

就这么十来个人,每人身上揣着四五万两银子,是压根儿不可能的事情。

“你怎么回事?不是说绝对没问题吗?”北慕寒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质问道。

“这不可能……”赵大年睁大了眼睛,一直喃喃说道,但事实摆在面前,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看来,此事不必劳烦太子殿下到皇上面前去说了,下官自会上报奏折,将此事原原本本地告知皇上,请皇上下旨彻查,再做裁夺!”杜其章看着这五十万两白银,底气十足地对北慕寒拱了拱手。顿了一下,他示意手下立马将在场的与这五箱银子有关的所有人员扣押起来,包括赵大年和千禧阁的人。

“冤枉!我冤枉啊,太子殿下下官是冤枉的!你要替下官做主啊!”赵大年被衙役架住,还不忘大声喊冤。

北慕寒瞪了赵大年一眼,又看了看柳南栀,心知定是这骄阳王府在背后捣鬼,但也只能先咬牙咽下这口气,对赵大年嘱咐道:“怕什么?这件事疑点重重,兹事体大,父皇定会严加彻查到底。你暂且忍耐一下,本太子相信,在这件事情上,父皇绝不会冤枉有功之臣,更不会放过这背后搬弄是非的黑手!”

“赵大人,得罪了!”杜其章虽然底气足了些,但也不敢跟太子和赵家正面撕破脸,恭恭敬敬地赵大年拱手行礼。

“小人得志!”赵大年强行稳住心态,对杜其章冷哼一声,用力甩开衙役,大声道,“我自己走!”

独孤昊然看着被押解出去的赵大年,小声嗔道:“这赵家竟然还真与山贼有关系!”可是心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事情未免也太顺利了一些,顺利得就好像一切都在某个人的掌控之中。想着,他看向了柳南栀。

北慕寒走到柳南栀身边,咬牙说道:“不管你做了什么手脚,本太子这次一定会让你们骄阳王府死无葬身之地!”

柳南栀微笑着回敬道:“气急败坏的敌人最有趣了。因为总能从他们身上的一个弱点,看到更多的弱点,更容易让人玩弄。”

“咱们走着瞧,看看谁才是被玩弄的那个!”北慕寒拂袖而去。

独孤昊然上前轻轻拍了拍柳南栀的肩膀,“赵家出事,无论结局如何,朝廷中必有一番动荡,你还是小心些为好,莫要再卷进去了。”

“太子早已将我视作眼中钉,早晚拔之而后快,这场仗一旦开始,即便我不想打,局势也由不得我喊停。举棋无悔的道理,你应该也明白。”柳南栀不紧不慢地说道,语气中却多了几分沉重。

“……”独孤昊然沉默了片刻,知道柳南栀有自己的打算,也不再劝她置身事外,而且她说得对,一味地退让并不能解决问题,有时候只能正面出击,才有生路,这跟打仗是一个道理,“需要我做什么吗?”

柳南栀笑了笑,果然还是当哥的最了解她!

但愿父亲在天之灵,能够庇护她顺利地下完这局棋!

与独孤昊然别后回到王府,已是子夜时分。

柳南栀走进大院,发现前厅竟然还有人掌着灯,她本想直接往薇落苑的方向去,可厅中之人疾走两步到她跟前来拦住了路,竟然是沐钦。

“王妃娘娘,王爷请您到南院一趟。”

北慕辰叫她?

柳南栀略一思索,想来北慕辰找她也就那么几件事可说,可她这会儿乏了,不想与他掰扯,便张口回绝了沐钦:“时辰不早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说着就要走,身后却传来低沉的男性嗓音:“本王现在是请不动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