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196章 殉葬
赵大胡子听柳南栀让人去查黄历看黄道吉日,愣愣地摸着脑袋。

救他妹妹跟黄道吉日有什么关系?

平日里他傻乎乎的,脑子不好使,这会儿却突然智商上线,追问起这高家带走他妹妹的具体原因来。

柳南栀知道他做事容易冲动,本来不想告诉他真相,可现在所有事情都一团乱,要是他再这么不依不饶地纠缠,或者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再作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那就更不好处理了。

于是柳南栀只好把紫兮说的那些告诉了赵大胡子。

果不其然,赵大胡子一听他妹妹竟然要被逼嫁给一个死人,差点没跳起来把王府的房顶给掀了,嚷嚷着这就要冲到高家旧宅去救人。

“你要是这么冲动的话,我就让人再把你丢柴房里关起来,这次绝对不放你出来!你闹了一次高家还不够,还要跑人家祖宅去闹事,你是嫌自己命太长了是吗?”

在这件事情上,柳南栀算是明白什么叫做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这猪队友简直只会给她添乱!要不是因为觉得有愧于他们兄妹,柳南栀是真的不想再管这件事了,否则,一不注意连王府搭进去了都不一定。

“那我们怎么办?就坐在这里慢慢想办法?万一他们已经对我妹妹下手了呢?我怎么能冷静得下来!”赵大胡子急得跺脚。

“现在什么都没办法确定,先走一步算一步吧。”柳南栀正说着,丫鬟已经奔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大声说道,原来今天就是个适合成婚的黄道吉日!

赵大胡子这会儿也不迷糊了,问柳南栀,这是不是说明,他们极有可能今日便会对他妹妹下手。

“按照黄历上来看,从你妹妹被带走之后,只有今天是个忌日,迷信的人都信这个,如果他们真的要让你妹妹跟高建元冥婚,定会选择今日。不管怎样,我们都得去看看,但你必须得答应我,不许冲动,一切听我的吩咐!不然,我就不带你去!”柳南栀对赵大胡子嘱咐了一番,得到赵大胡子的赌咒发誓之后,才让大家都收拾一下准备前往高家旧宅。

……

秋夜冷风飒飒地吹起来。

高府旧宅在近郊区,方圆几里之内,只有这一座宅子,多少显得有些寂寥,不过也方便了柳南栀带人隐藏在附近的树林里。

柳南栀猜测,如果高家人带走紫兮真是为了与死去的高建元做冥婚,说明这高老太太也是个迷信的人,而迷信的人是最讲究吉日之类的形式主义,这一段时间内,只有今日适合成婚。

但愿自己没有猜错。

不过,从外部来看,高府现在风平浪静,一点动静都没有。

赵大胡子按捺不住,想要直接冲进去,好不容易被柳南栀拦下来,还说他要是再这么冲动,就把他扔回大牢里去。赵大胡子这才忍耐住,只是揪着手不安地来回踱步。

终于,柳南栀派去高府内打探的侍卫回来了,说府内有个小偏院正张灯结彩,但气氛很是凄冷,下人们都来去匆匆,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看来是在做准备了。可眼下的问题是,咱们没有冲进去的理由啊!”柳南栀为难地说道。

赵大胡子拍了下大腿,“这还要什么理由?我妹妹在里面,随时可能有性命危险,我就直接冲进去把她救出来不就得了!”

柳南栀一把抓住他:“你到底能不能听点话?我今天就不该带你过来!”

“不是,我就不明白了,我们怎么就不能冲进去了?不就是一座宅子嘛!我妹妹都要被嫁给一个死人了,我们还呆在这里,太憋屈了!”赵大胡子一脸委屈,眉毛、眼睛、鼻子都皱成了一团。

“这可是朝廷命官的府邸,没有合理的理由,擅闯是会被处死的!现在我们只是猜测紫兮在里面,还有冥婚的事情,也都没有真凭实据,到时候弄巧成拙,被他们倒打一耙,不但你妹妹救不出来,还得把更多的人都搭进去!”

“可是……”

“来人,把他给我绑起来!”

“等等、等等!我不冲动,我听你的还不行吗?我什么都听你的!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赵大胡子只能举双手妥协。

柳南栀对侍卫说道:“继续探,先确定紫兮真的在里面。咱们之前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了,他们这个时候还在家里办喜事,一点警觉都没有,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赵大胡子挠了挠头,对柳南栀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他也听不明白,但柳南栀有言在先,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苦恼地蹲在地上画圈圈。

侍卫再探之后,回来报说,那院子里已经办上了“喜事”——身着嫁衣的新娘子和一个灵位拜堂,这会儿估摸已经要送进洞房了。

“小倩!”赵大胡子激动地一跃而起,要不是被柳南栀按着,恐怕他真要一个箭步冲进高府去了。

“慢着!我总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对劲,也许对方是用了个障眼法,目的就是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如果我们就这么冲进去了,却中了圈套,那就来不及赶到真正的现场去就紫兮了。”柳南栀拦下众人。

“什么圈套不圈套的,这不是看见人了吗?还不能进去救我妹妹?王妃娘娘,你若是怕得罪尚书府,那我就自己去!兄弟们,走!”赵大胡子再也按捺不住了,不顾柳南栀的劝阻,带着十几名兄弟直奔高府旧宅。

侍卫见状,询问柳南栀是否要跟过去。

柳南栀犹豫了一下,如果这里真是圈套,进去可就出不来了。

“先让他们去吧,我们看情况支援。”

顿了顿,柳南栀忽然想到,那高建元葬在哪儿了?

高家老宅后面的山上,便是高氏的祖坟!

如果他们要让紫兮给高建元殉葬,会不会……活埋?

柳南栀心头咯噔一下,虽然这个念头有些可怕,但并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于是在这里留下一小队接应,剩下的人都跟着她去了高氏祖坟的方向。

还没走近,就看见陵园里透出火光。

“这不年不节的,大晚上还有人来上坟?一定有问题!”侍卫说道。

柳南栀招了招手,示意大家灭了火,放倒了门口的守卫之后,噤声跟她往里面摸索。

渐渐地能看见陵墓的具体情况了。

入眼是黑压压的一群人,都守在一块墓碑前,有几个壮汉正挥汗如雨地挥动着手里的铁锨和铲子,将坟堆给刨开。

其间隐隐传来抽泣声和劝慰声。

柳南栀用目光仔细搜索了一番,发现了一位鹤发鸡皮的老婆子,穿着气质与众不同,一眼就能看出是做主子的。

这个恐怕就是高老太太了。

只见那老太太被俩人搀扶着,正捂着脸抽泣,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对着坟头说话。

“建元呢,奶奶不好,你生前没能给你招一门好亲事,害你入了土都不能安宁。奶奶这就补偿你!奶奶找人算过了,这丫头跟你的八字合得上,能旺夫,虽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不过也是个小家碧玉的姑娘,让她到下面去伺候你,你也可以舒舒服服地过日子了。”

老太太手指的方向是一个身穿嫁衣的年轻女子,整个人被五花大绑着,连嘴都堵上了,被两名下人死死地按住。

“是紫兮!”

借着院子里的火光,柳南栀认出那名被捆绑的女子。

没想到真被她猜中了,高家不仅仅是要让紫兮与高建元冥婚,还要让她去陪葬!

高老太太走上前去,对紫兮说道:“你这孩子,也别怪奶奶心狠,这天底下哪个做长辈的不疼自己的孙子,那可是我唯一的孙子,他就这么走了,我只想让他走得安心……”说着,高老太太捂着心口又呜咽起来,“你放心,我们高家会给你个正经的名分,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陪在高老太太身边的就是高建元的母亲,她擦了擦眼泪,让人把紫兮嘴上的布条给摘掉,问她还有没有什么最后的话想说。

紫兮刚一得到开口的机会,便痛哭流涕地哀求他们放过她。

“我家里只剩下一个哥哥相依为命,如果我失踪了,他一定会满世界找我,直到找到我为止,不然他会疯掉的!求求你们,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你们放过我好不好!”

“我若是放过你,谁来放过我?”高老太太拍着心口,痛心疾首地说道,“我已经失去了孙子,还要让我这个老婆子不得安宁吗?”

“娘,别说了……”高母也跟着低声抽泣起来。

“你们的亲人是亲人,别人的亲人就不是亲人了吗?凭什么你们家死了儿子、死了孙子,就要别人去陪葬?”紫兮怨愤地质问道。

“那只能怪你命不好!谁让你是穷人家的孩子,你爹娘将你卖给我们,那就是你的命!也许你这辈子投胎到人间,就是为了我的大孙子而来!不过你放心,我们会给你烧高香,让你下辈子投个好胎。”

高老太太这边话音刚落,那头的坟也被打开了。

“开棺!”

这老太太倒也利索,一声令下,下头人便合力将棺材给开了。

顿时一股恶臭味从棺材中飘散出来。

众人捂鼻,甚至有人开始干呕起来。

只有高夫人扑到棺材边捶胸顿足地哀嚎起来,“我的儿子啊!我的儿子!真是作孽啊!你都走了,怎么就不安宁啊,还去叨扰你奶奶,你怎么不来找娘啊!我的儿子呀,可怜的孩子!”

她这一哭,惹得高老太太也泪水连连。两人痛哭了一会儿,才互相搀扶着起身,招手命人将新娘子给带上来。

“不要!我不去!放开我,我不要!我不想死,我不要陪葬!”紫兮拼命挣扎,一张惨白的小脸都恐惧得扭曲了。

下人将她拖到棺材边上,只见那散发着恶臭的坟坑里,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材已经被撬开,里面躺着一具穿金戴银的腐尸,白色的驱虫正在腐烂的皮肉和衣裳里蠕动……

“把她给我推下去!”高老太太指着紫兮厉声对下人吩咐道。

“啊!”紫兮惊恐地尖叫起来,转身想要跑,却被人一把揪了回来。

这时,躲在暗处的柳南栀见势不对,一个飞身上前,手中的石子顺势飞出,击中紫兮左右两侧的人。

紫兮挣脱想要往外跑,却被高老太太一把扯了回来。那老太太见来了救兵,顾不得许多,一面高喊着让手下人拦住柳南栀他们,一面揪着紫兮将她往坟坑里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