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193章 去陆府要人
回王府的路上,柳南栀一边走一边闲逛,兴许是解决了一个“老大难”问题,心情格外放松,走得也慢,无意中却瞧见两个熟悉的身影从宫门方向走来。

那是……

“贾叔和王爷?他们俩怎么走到一块儿了?”

柳南栀确认了自己看见的两个人,心头一阵疑惑。

虽然这俩人同在朝为官,而且她和贾府的关系甚好,但原先北慕辰不屑于她,自然也跟贾府走不到一块儿去。如今瞧见这俩人并肩走在一起,总感觉怪怪的。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促使他俩走得这么近?

柳南栀不自觉地跟上她们俩人的脚步,试图想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最后却跟到了贾府门前。

北慕辰将贾太医送回府,便告辞了。

柳南栀犹豫了一下,进了贾府,本来还在考虑要不要去问问贾叔,不过先碰到了心酒。于是柳南栀拉着心酒,向她打探,这几日宫里是不是有贵人出了什么事情,贾叔有没有提到些什么。

“这些天义父的工作很平常啊,跟往日没什么不一样,也没有留在宫里待命,不像是宫里出大事了。”心酒反而觉得柳南栀的反应有些怪怪的。

单从心酒的角度来看,贾太医没有不寻常的言行,柳南栀的过激反应的确有点古怪。但是柳南栀联系到这两日北慕辰的情绪,总觉得是有什么大事不妙。方才又反常地看见贾叔和北慕辰在一起,更觉得有问题了。

可心酒却说,没有异常……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柳南栀就这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暂时作罢,先回王府去看看北慕辰的状态再说,兴许他今天没什么异常了。

没想到王府门前竟然被人给堵住了。

柳南栀定睛一看,认出了人群中的北慕辰和赵大胡子——这俩人似乎处于僵持中。她连忙挤进人群,询问发生何事。

北慕辰见这人似乎是柳南栀的“熟人”,不禁瞥了她一眼,问道:“又是你招惹来的?”

“关我什么事!这明明是你招惹的!”柳南栀瞪了回去。

这个黑锅她可不背!

“我?”北慕辰微微蹙眉,露出一脸疑惑的神情,因为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何时还认识了这么底层的人物。

“王爷,是你让手下人来找小的帮你在赌场作弊,还答应小的事成之后帮小的赎回妹妹,永绝后顾之忧的!”赵大胡子抓着北慕辰的衣摆不肯撒手。

北慕辰看着赵大胡子,虽然想不起来这张脸,但对他口中说的事情倒是有点印象,表情有些尴尬地看了柳南栀一眼。

“咳!罗景山呢?这事儿不是交给他负责吗?怎么还没处理好?”

柳南栀看出北慕辰故作严厉,来掩饰尴尬,只能强忍住笑,“这件事只能怪你们自己没安排好,你也别把锅都甩给罗景山,若不是前阵子你把罗景山派出去做事了,又忘了把这事儿交代给别人,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不就是替他妹妹赎身,本王这便让沐钦支五万两给他,足够了吧?”北慕辰知道这件事不是能摊开在台面上说的,便想着花钱打发了。

“我妹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你给我钱有什么用?你得给我把妹妹找回来啊!”赵大胡子急道。

北慕辰不知道前因后果,听得一头雾水。

倒是柳南栀听出些眉目,把赵大胡子带进王府里询问。

那日赵大胡子说去陆府找妹妹,结果没了下文,原来陆家的人告诉他,他妹妹已经不在陆府了。

“他们说是已经把我妹妹放走了,可我妹妹不来找我,还能去哪儿呢?我妹妹肯定是出事了!王爷,您答应过小的会帮我们的,您帮帮我们啊!您一定要把妹妹给小的找回来啊!”赵大胡子十分激动地陈述着,到最后开始哀求北慕辰。

“难道已经送去高家宅子了?”柳南栀嘀咕道。

“高家?这又是什么意思?怎么又跟高家有关系了?我妹妹到底在哪里?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赵大胡子急问道。

“你先别激动。这件事说来还真有些奇怪!”柳南栀劝说道。

“有什么奇怪的?肯定是他们把我妹妹藏起来了,他们究竟想干什么!”赵大胡子的情绪根本安抚不下来。

北慕辰被催问得有些不耐烦,皱起眉头说道:“此事既然是本王允诺于你,自然会管到底。你若是想把事情解决好,就给本王冷静一点,别咋咋呼呼的!”

两句话说得赵大胡子咂摸着嘴巴,不敢再多话。

“你方才说这件事奇怪,是什么意思?”北慕辰转向柳南栀问道。

“那天赵大胡子说要去陆府找他妹妹的时候,我派了两个侍卫在后面跟着,随时照应。可是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复命,甚至没有半点消息。”柳南栀说道。

赵大胡子迷糊地摸了摸后脑勺,甚至不知道啥时候还有侍卫跟在自己后面。

北慕辰眼中泛起一丝疑虑:“他们做事不应该这么没规矩!除非……”

“除非是遇到了什么紧急情况,或是不可抗拒的事情!”柳南栀半带猜测半笃定地说。顿了顿,她提议要不然亲自去一趟陆府,向陆璟瑜要人,毕竟那天是陆璟瑜亲眼看着陆少川把人从王府给带走的。

说到这里,北慕辰才反应过来,先前柳南栀随手救下的青楼女子紫兮,就是赵大胡子要找的妹妹!

他一把拉住正要走的柳南栀,低声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柳南栀瞥着北慕辰,“王爷问的是,赵大胡子和紫兮的关系,还是你让罗景山去收买赵大胡子替你做的事情?”

北慕辰脸上掠过一丝尴尬,“咳。赶紧去陆府把这件事解决了!”

“王爷也要去?你不是不想管紫兮的事情吗?”柳南栀反问。

北慕辰瞪了他一眼,“本王从来不食言!”

说罢,抓着柳南栀就往外走。

从来……不食言?

包括他答应自己的那些事情吗?她愣愣地看着走在前面的北慕辰,他紧紧抓着她的手,好像要这样一直走到时间的尽头。也许只是他无心的一句话,可却让柳南栀心底安宁下来。

……

陆府。

得知骄阳王驾临,就连稚卿公主也亲自出来迎接,聊表礼仪。

说起来,这俩人还是姑侄关系,只不过对于皇家人而言,“先君臣,后父子”,才是正道。因为陆府的特殊性,稚卿公主除了偶尔回宫探望以外,与皇室其他人来往并不密切。此刻能看到自己的亲侄子,倒是平添几分欢喜,连忙让人去备酒菜,要宴请北慕辰和柳南栀夫妇。

看到稚卿公主如此热情地张罗,柳南栀想到他们来的目的,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最后还是北慕辰开口:“皇姑母,其实本王今天过来,主要是为了与陆家主商议一件事情。”

“和璟瑜?”稚卿公主有些诧异,“我倒是不知,你们二人还有些往来。”

陪同在旁的陆璟瑜接过话答道:“母亲,前几个月东南一带发大水,影响到宓都城,为了赈济灾民,儿子曾配合王爷募集过粮食。”

稚卿公主露出理解的表情,点了点头,“这是好事。我们陆家经营贸易,不仅仅是要让陆氏一族繁荣昌盛,更是要在国家有难的时候鼎力相助。你们表兄弟二人能够在这种时候互帮互助,我也很欣慰。”

陆璟瑜先扶着母亲坐下来,然后才问北慕辰他们今日过来找他是为了什么事。

“陆家主可还记得,那日你家堂兄弟从王府带走的那个青楼女子,名叫紫兮的?”北慕辰问道。

事情并未过去两天,当时又在王府闹得不太愉快,陆璟瑜心头一直有梗,自然是记得。而且北慕辰和柳南栀竟然为了这件事而来,也让陆璟瑜有些隐隐的不安。

“那她在哪儿啊?你们能不能把妹妹还给我?”赵大胡子忍不住冲上前来问道。

北慕辰皱着眉头瞥了赵大胡子一眼。

“这是……”稚卿公主和陆璟瑜露出疑惑的神情。

这么丢脸的事情,北慕辰自然不愿意解释,只有柳南栀出面,介绍了一下赵大胡子,还不忘低声嘱咐赵大胡子不要乱说话。

稚卿公主听了柳南栀所言,大致捋清楚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也就是说,你们答应了这位大兄弟,要帮他把妹妹从青楼里赎出来,但是在你们替他妹妹赎身之前,我家少川抢先一步把人给买走了?”

简略来说,的确就是这样。

“那这好办啊。既然是王爷答应了这位大兄弟的事情,便让少川退一步,做个人情,将那丫头送给王府便是了。”稚卿公主说着,招手让下人把陆少川请过来。

虽说稚卿公主不主理家中事务,但她在家族中却是极有分量的人物。陆璟瑜虽然是一家之主,可他毕竟是晚辈,处理一些倚老卖老的族中长辈的问题,还不如稚卿公主出面来得好。

这次紫兮的事情虽然是陆少川所为,但他抬出了自己的二姨母,陆璟瑜当时也便不好插手,这会儿若是能得到稚卿公主相助,事情或许就简单许多了。

很快,陆少川便奉命来拜见。

“你给我跪下!”稚卿公主摆出威严,一上来便喝令陆少川跪下认错,“你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带人到王府去闹事!”

“大夫人,我冤枉啊!”陆少川瞥了北慕辰和柳南栀一眼,低头暗暗咬牙,没想到那日唬住了陆璟瑜,可王府的人竟然告状告到大夫人面前了。

这事可不像对付陆璟瑜那么简单了。

“还敢狡辩?这王府要的人,也是你抢得的?还不把人给我交出来!”稚卿公主厉声说道。

得知是王府来要人,陆少川顿时露出为难的表情,拱手说道:“大夫人,你就是给我十个胆,也不敢去王府抢人啊!实在是这人是送给我二姨母的,我已经答应了她,不敢食言。那日把人从王府带出来之后,我便直接将其送去我二姨母家了,你现在让我交人,我也交不出来呀!”

果然已经送到高府了?!

柳南栀暗暗骂了一声该死,早知道她当时就派人去跟着了,只怪她当时手软了,答应了北慕辰先查清楚再决定要不要插手,便没有多想,没想到现在会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就算稚卿公主在陆家的威望再高,可她的手也伸不到高家去啊!

稚卿公主冷声说道:“那你就去把人要回来!”

“这……这怎么可以?大夫人,这是我对二姨母的一片孝心,虽然只是一个奴婢,但也是送出去的东西,我若是去要回来,二姨母该怎么想?那高家又该怎么想我们陆家?这不是打人家的脸吗?!”陆少川振振有词。

“你还敢跟长辈顶嘴?我这些年是怎么教养你的?”稚卿公主发怒。

陆少川耷拉下脑袋,“少川不敢。我知道,族中上下都嫌我爹娘没出息,又养出我这么个没出息的儿子,这些年若不是大夫人照拂,我们一家人早就被赶出陆府了。若是大夫人一定要少川去把人要回来,那少川照做便是了,只能对不住二姨母了,谁让我在陆家说不上话呢……”

稚卿公主一滞。

整个大堂上的气氛顿时变得无比尴尬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