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161章 说破心思
柳南栀看了北安南一眼,这个小家伙倒是兴致勃勃!她指了指香囊,说:“这个是给情人和夫妻的,可不适合你这样的小鬼!”

“哼!”北安南双手叉腰,不屑地瞥着柳南栀,“我才不要你那个,我要这个绣花的!”说着,指了指旁边那只红色的。

卖香囊的小姑娘笑道:“小弟弟可真识货!这边的香囊都是我娘亲亲手绣的,你看看这绣工,别家根本没法比!”

兰若把北安南拉到跟前,小声说道:“我的小祖宗,你都买了这么多东西了,就别乱花钱了!这种香囊,咱们宫……家里有的是,用料、做工哪样不比这里的好?你若是喜欢,回去让秀坊多给你绣几只不就好了?”

“不行!我就喜欢那只,我就要!”北安南双手叉腰,气鼓鼓地说。

兰若没办法,看了一眼北慕辰求助。

北慕辰正想开口教育北安南,卖香囊的小姑娘接过话,说道:“客官您看,这只香囊多好看啊,寓意也好,绣面上绣的是菊花和石头花,寓意着中秋相思和团圆,最适合送给在外乡或者是要出远门的亲人,寄托相思呢!”

“那……如果他们都在天上呢?也能知道我很想念他们吗?”北安南仰着头眼巴巴地望着卖香囊的小姑娘。

卖香囊的姑娘没想到这小孩子嘴里突然说出这种话来,又被问得一愣。

“当然可以了!”柳南栀直接拿过香囊,塞进北安南手里,摸了摸他的头。她知道,这孩子虽然平时不说,其实心里应该很想念他父母的吧?尤其是这中秋节,别人都合家团圆,可他却无父无母,无人可团圆。

柳南栀转过头,指着香囊让北慕辰付钱。

“本王可没同意要买。你想买给他,怎么不自己给钱?”北慕辰扬了扬眉梢。

柳南栀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你是当家的啊,当然应该你给钱了!”

这一句“当家的”听得北慕辰心里格外舒服,连墨影都看出来北慕辰嘴角溢出来的笑意,也就毫不意外听到北慕辰让他掏银子了。

这边付完钱,采薇便在前面招呼他们,大部队已经到楼外楼前了。

大老远就看见那边热闹非凡。

论诗台上正对人群的方向坐着的就是陆璟瑜,两边坐着的都是邀请来的学士以及上台来对诗的才俊。对诗的方式有多种,比如由学士出一个字,其他人吟咏两句包含这个字的古诗词,抑或是诗词接龙,每个人吟咏的诗句的第一个字要接上前一人吟咏那一句的最后一个字,等等。

无论台上台下,身份高低,只要能够对得上,都可以上台参加。

现在正在进行第三项,围绕中秋的主题,轮流题写一首诗,要求必须注意平仄和韵脚,严格按照一首长诗进行接龙,最后由学士们评判,谁的句子作得最好,堪当诗眼。

柳南栀瞧见这台上有不少熟悉的面孔,有些是以往见过的官宦子弟,有些是那日在孔府见到的青年才俊,其中最熟悉的,便是许峥了。

只见这些学士才俊们你一句我一句,将一首中秋律诗对得十分工整,人群中不时传来阵阵喝彩。

柳南栀斜睨了一眼旁边的孔姝妤,这丫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许峥,兴许是仗着人多,也没有人会注意,一腔倾慕之情尽数写在了眼底。

柳南栀偷偷笑了起来,凑到专心致志看对诗的孔姝妤耳边小声说道:“看不出来,这许公子不仅对音律造诣颇深,文采也这般斐然。可上次在孔府所见,他可没有这么厉害!难不成,老师有意栽培,偷偷给他偷偷开小灶了?”

孔姝妤听出柳南栀是在揶揄自己,连忙说道:“你又瞎说!多年前在江南时,许公子就曾到府上来求学,我爹爹虽然不收弟子,但见他是可塑之才,也常常与他一同研习讨教,此乃正道,哪是什么偷偷开小灶啊?”

顿了顿,她颇有些自言自语的姿态,喃喃说道:“许公子的文采本就十分出众,只是那日在孔府,他见那刘家少爷咄咄逼人,不是善茬,怕在孔府多生事端,无意与他争得面红耳赤,才有意退让罢了。”

原来如此!柳南栀心下了然,难怪今晚在论诗台上的许峥看起来跟那日完全不一样,才思敏捷,文采斐然,那个刘永厚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敢情那日他是故意放水,一来可以免去争端,二来还能让对手放松警惕。今夜在论诗台上当众一战,刘永厚高傲自大,结果被许峥杀了个措手不及,可谓狼狈至极,实在令人解气!

柳南栀一边想着,一边继续打趣孔姝妤:“哦!原来你们多年前在江南就认识了!你这么了解他的性子,恐怕是当年在江南就已经对他芳心暗许了?那你们怎么到现在了,还是这么不远不近的?”

说起来,都已经这么多年了,这位大小姐还没跟许峥摊牌表明心意,也真是够磨叽的啊!

孔姝妤见自己的心思被柳南栀毫不留情地戳破,虽然没有被其他那些小姐们听见,但也够让她难为情的了,隔着面纱都能看到她涨红了脸。

北慕辰斜睨着柳南栀,轻声道:“你以为全天下的女子都跟你一般,没羞没臊,死皮赖脸的?”

柳南栀愤愤地瞪了北慕辰一眼,这家伙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公然拆她的台呢!

见还有人能治得了柳南栀,孔姝妤捂着嘴笑起来,同时眼里却又透露出一丝羡慕的神情,喃喃道:“我倒是喜欢小栀这性子,打小就爱憎分明,敢爱敢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努力去争取,瞧,现在还不是跟王爷如此恩爱?”

“是啊,这次回宓都,我们家小姐听见一些关于王爷和王妃娘娘的流言,还担心得不得了,今儿个王爷能陪着王妃娘娘游中秋灯会,可见王爷对王妃娘娘有多用心,小姐你总能放心了吧?”采薇嘴快地接过话。

孔姝妤轻声嗔道:“别瞎说!那些流言蜚语,我向来就是不信的。小栀这么好的姑娘,哪有男人会不珍惜?”

“停停停!”柳南栀听她们主仆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快把她和北慕辰吹捧成模范夫妻了,就因为北慕辰陪她来花灯会,还给他套上了一个宠妻人设,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柳南栀都快不相信,她们口中说的是她和北慕辰了!

她连连摆手,打断孔姝妤和采薇,说道:“你孔大小姐才貌双全,在你面前,我哪敢称得上‘好’啊?应该说,像你这么好的女人,台上那个男人还不知道回头紧紧地抓住,等你哪天被别人抢走了,他可是肠子都要悔青!”

“你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孔姝妤羞涩地别过头。

“我们俩之间,还有必要这么遮遮掩掩的吗?我可不是笑话你,是当真为你着想!难道你真不喜欢那许公子吗?”柳南栀反问。

“我……”孔姝妤心道也是,她和柳南栀这么多年的姐妹和闺蜜,如果她连柳南栀都信不过,这些女儿心思,除了采薇以外,她还能说与谁听呢?可采薇毕竟是丫鬟,在孔家森严的礼教下,很多话采薇不敢太直白地跟她说,但柳南栀却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心思,还如此坦诚相待,她也不该这般见外。

她这才觉得,的确是她显得太过生分了。真正的朋友,是不管你离开多少年,她依然是最懂你、也最疼你,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愿意助你一臂之力的那个人。

“怎么了?”柳南栀看见孔姝妤眼神黯淡地垂下眼眸,心头浮起一丝担忧,“难道……他不喜欢你?”

“他……”孔姝妤仍然支吾,眼中浮现出困惑之色。

似乎连她自己也弄不清楚,许峥对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

采薇见状,有些替主子着急,干脆抢着答道:“他若是不喜欢我家小姐,为何从江南追到宓都?皇上让他们太常寺四方游历采风,编写新曲,他倒好,在江南一待便是四年,每每拜访孔府,都要与我家小姐讨教琴技,如今我家小姐迁居回宓都,他又跟了回来!说是在外面待得久了,合该回来孝敬父母,可依我看,分明就是追着我家小姐回来的嘛!”

“采薇……”孔姝妤有些难为情地想要制止丫鬟,可是看她犹豫的样子,足以见得采薇说这些话都是真的。

“这就说明,许家公子对你是有意的呀!那你们俩还在这里互相矜持个什么劲儿啊?”柳南栀急道。

这孔姝妤与她岁数相当,在古代,算得上是“高龄剩女”了!除了卖身做了下人或者是从事某些特殊行当的女子,一般的闺阁女子,无论地位高低,可是十四岁就能物色夫家了。如今十年过去了,孔姝妤还待字闺中,她这是真不替自己着急呢?

“还不是怪那个姓许的!”采薇不满地嘟囔,“又要缠着我家小姐,又什么都不说破!这种事情,总不能让女子先开口吧?那成什么样了!这还是个男人吗?一点担当都没有!”

“咳!”北慕辰不自在地掩唇干咳了一声。

采薇咧了咧嘴,“那个……王爷,奴婢不是说您,您这情况不一样是不是……”

是的,没错,毕竟是柳南栀一厢情愿!

采薇说出口立马就意识到了不对劲,赶紧捂住嘴,哭丧着脸说:“奴婢不是这个意思,王妃娘娘……”

“行了,采薇,你看你越说越乱了!”孔姝妤蹙眉训斥道。

采薇委屈地撅着嘴,低头绞着手指头,不敢再乱说话了。

柳南栀倒是不介意,神情自若地说道:“我觉得采薇也没说错啊!照这么分析的话,你们就是两情相悦。你俩认识这么多年了,他早该上门提亲了,难不成,他想跟你这么不清不楚地纠缠,把你当备胎呢?”

柳南栀越说越觉得不对劲。那个姓许的,不会真是故意吊着孔姝妤吧?毕竟孔姝妤是个深受传统礼教熏陶的大家闺秀,这种事情她是绝对不可能主动开口的!会不会许峥看中了这一点,又知道孔姝妤对他有好感,就有意玩暧昧,想要骑驴找马?

那可就是妥妥的渣男一枚了!

正好这时许峥的发言又博得了台下阵阵喝彩声,就连学士们也纷纷点头赞许。被他打压了一大头的刘永厚在旁边气得嘴都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