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160章 北慕辰耍无赖
柳南栀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被动地处于这么尴尬的境地,北慕辰不让她动弹,却也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柳南栀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绞尽脑汁想说点什么,“那个……”

可她刚一开口,北慕辰就低头吻住她的嘴。

他的嘴唇比平日任何一次都要炙热,像火苗在狠狠地舔舐着她。

柳南栀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火坑里,整个人热得好像随时会被烧成一堆灰烬。她伸手抵在北慕辰胸前,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

“不是跟你说了别动?”北慕辰低声说道,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红得像熟透的蜜桃似的脸颊,软软的,烫得他指尖微颤。他抿了抿嘴唇,喉结上下滑动,俯身抵住她的额头,呢喃道:“你再乱动的话,我可不保证我还能忍得住不继续下一步。”

下、下一步?

柳南栀顿时涨红了脸,他还能说得更直白些吗?她只能提心吊胆地憋着一口气,见北慕辰直勾勾地看着她,那眼神像是恨不得立马把她扒光了,他似乎丝毫没有想要掩饰眼神中对她的情/欲之意,但对于下半身的冲动,却竭力忍耐着。

“那个,花灯会……”柳南栀努力想找一些话题来缓和尴尬,但说了几个字,看见北慕辰根本无心就这么放过她,只好打住了。

“你要是还想好好地去花灯会,就乖乖地别动。”北慕辰炙热的呼吸逡巡在她脸上。

柳南栀听出他的言外之意,目光慌忙看向别处。

妈蛋!不用照镜子她都知道自己现在脸会有多红!

正当柳南栀为难的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北慕辰忽然又吻住她,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时间,直接用舌头撬开了她的嘴。

柳南栀呼吸一滞,一把抓住北慕辰的胳膊,身体紧绷着,却没有推开他。他的吻有如疾风骤雨一般,不给人喘息的余地。柳南栀觉得自己有点头晕目眩,无法思考,干脆也不反抗,任由他愈吻愈深。

北慕辰的呼吸越发沉重,手掌顺着她的脸颊、脖子缓缓往下游走,拨开她肩头的衣衫……

“三皇叔,我们什么时候出门啊?!”

北安南突然从屏风后面闯进来,用稚嫩的嗓音嚷嚷着,兰若在后面追都没追上。北安南脚步一顿,瞧见对面床上衣衫不整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反应极快地捂住了眼睛,大喊道:“我什么都没看见!”

柳南栀一个激灵,猛地给了北慕辰胸口一拳,趁着北慕辰吃痛松开手,她赶紧把他推开,拉上衣服坐起来,好像这样能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谁知她那一拳头下意识地砸在了北慕辰的伤口上,北慕辰捂着伤处滚到一边,蜷缩成了一团。

“喂,你没事吧?”柳南栀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连忙转过去,俯身去看北慕辰。

“当然有事!”北慕辰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嘴角带着一丝碰瓷的笑意。

柳南栀愤愤地瞪着他,明明一点都不像是有事的样子!

“放开我!”柳南栀压低了嗓音,又不敢动弹,否则他们现在的姿势不比刚才好多少,无非是从男上女下变成了女上男下。

“放不开。”北慕辰答道。

“……?”

“你亲我一下,我就放开。”北慕辰居然耍起无赖来。

神经病啊!柳南栀差点脱口而出。

“你小侄子还在呢!”

他也不怕教坏未成年人?!

“就是因为他在啊,你得让他相信你心里有我,这样你才能彻底摆脱坏人的名头。”北慕辰一本正经地说。

“那我还不如当坏人呢!”柳南栀回头看了一眼捂着脸的北安南,那小鬼正从手指缝隙里瞧着他俩呢!

这两叔侄都不是正常人!

北慕辰板着脸:“你说什么?”

柳南栀被他逼得进退两难,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突然一口咬在他肩膀上。

“嘶——”北慕辰疼得吸了口气,这女人咬这一口可真够狠的!

他放开手,柳南栀赶紧坐起来,整理了一下头发,故作淡定地对兰若和小太孙说道:“王爷包扎好伤口我们就出发!”

兰若赶忙扯着小太孙出去。

北安南笑嘻嘻地做了个鬼脸,“那我等你们哦~”

柳南栀感觉背后一阵凉意。她转过头瞪了北慕辰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还不快起来?我们真要迟到了!”

北慕辰不情不愿地起身,站在原地张开手,然后就不动弹了。

“……?”柳南栀一脸狐疑地盯着他,刚才抱了又抱,他怎么还没抱够?柳南栀的脸微微一热,嗔道:“行了,你赶紧收拾一下吧,别这么没个正经的!”

“不是你说要帮我包扎伤口的吗?我这伤口还疼着呢!”北慕辰一脸无辜地说道。

柳南栀一愣,“诶?你是让我包扎伤口啊?”

“不然你以为呢?”北慕辰似笑非笑地反问。

“咳。没、没什么啊!我就是准备拿纱布给你包、包扎伤口呢!”柳南栀赶紧拿起纱布,敷上药,给北慕辰包扎好。

北慕辰垂眸看着柳南栀手忙脚乱却又故作镇定的样子,方才因为欲/望没有被满足的不快一下子消散了,他不自觉翘起嘴角,观察着她仔细包扎伤口的样子。

等她包扎完了,他继续张开手,说道:“伺候本王穿衣。”

柳南栀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得寸进尺!

不过时间已经很紧迫了,她也懒得费口舌跟他争辩,便听话地替他穿上衣服。古代人穿衣本来就麻烦,她从前也没做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

“手都僵了,还没好?”北慕辰故意挑逗。

“刚才是没咬疼你是吧?”柳南栀反问。

北慕辰轻笑了一声,“谁让你咬的是肩膀,不是……”说着,他低下头,刚才因为吻得太用力而微微红肿的嘴唇有意凑过去。

他炙热的呼吸喷在柳南栀脸上,让她的脸迅速红了起来。

“走了!”柳南栀紧了紧他的衣襟,逃也似的转身走出去。

“等等我!”北慕辰带着笑追上去。

一行人出了王府,孔家的马车已经到了。

“姝妤!”柳南栀喊了一声,才瞧见丫鬟采薇撩开轿帘,扶着孔姝妤从马车车厢里出来。

孔姝妤还是如往常一般戴着面纱,遮住下半张脸。

其实柳南栀觉得宣扬国学经典是很好的事情,但是其中有些迂腐的观念对于女性的束缚却是要不得的,就像孔姝妤,就连在家中接见客人也不能抛头露面。不过还好,孔家因为是书香门第,谨遵礼教,所以才有这样的要求,普通人家倒也没有这般严苛。

因而逛花灯会的时候,孔姝妤在一堆打扮得漂漂亮亮却几乎千篇一律的千金小姐里面,也是很惹眼的一个。

柳南栀先前已经让人去打听过了,今夜花灯会沿着穿城而过的护城河两岸摆设,灯谜、诗会、特色小吃、节日礼品各类供应,听说参与灯谜和诗会等还有奖励。这次花灯会的倡导和承办方是陆家,所以奖品十分丰厚,引来了各路人士大显身手。

“听说今晚最热闹的地方是楼外楼前的论诗台,陆家主提供了超级丰厚的奖品给最后的赢家,我们也过去凑凑热闹吧?”柳南栀说着,看了一眼孔姝妤。

孔姝妤眼底闪烁着亮光,目光灼灼,虽然极力克制,但仍能看出向往之意,“我也听说了,这几日常来孔府做客的不少学士都说要去瞧瞧呢!”

众人听闻有热闹可看,加上同行的大都是一些闺阁小姐们,那对诗的大多是风流才子或者朝中学士,若是能从中觅得良胥入门,那便是佳偶天成,就算只是去看热闹,也可以长长见识。

于是一行人沿着河边,一边游夜市,一边往楼外楼去。

因为皇长孙北安南从未见过民间的花灯会,别提有多兴奋了,一路上这儿看看,那儿走走,一改先前小大人似的说话口吻,兴奋得不停地问这是什么、那个又有什么用,最后还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

北慕辰和柳南栀只能在后面跟着,幸好有兰若陪伴,后面又有一群侍卫跟着,倒也不用太操心。

北慕辰扭过头对柳南栀说道:“你对陆家的事情,倒是很感兴趣,连陆璟瑜办论诗台这种附庸风雅的事情都这么清楚!”

“我这叫紧跟时代的潮流好吧?最近宓都城内兴起了一股国学之风,文人墨客谈论诗词歌赋、经纶礼仪,从治学到治国之道,虽然也有些偏激或者是错误的言论,但其中不乏一些精彩的论辩,值得琢磨。今日王爷你既然也来了,所以我才提议,咱们一起去这论诗台看看,说是论诗,其实也有不少针砭时弊的言论,王爷你可以去琢磨琢磨,这叫博采众长!再说了,和陆家作为咱们大宛第一大世家,富可敌国,多关注他们的动向又有什么不好?你敢说,朝廷这些年来没有殚精竭虑地盯着陆家?”

柳南栀一番言论说得北慕辰无言以对,还显得他那股吃飞醋的劲儿有点小家子气了。不过幸好他表现得不明显,只是揶揄了柳南栀两句,现在也不至于被说得太过丢脸。

不过,他心里也暗暗惊讶,现在的柳南栀,看事情当真是通透,竟然想着让他去见识那些风流名仕,多听听各家的言论,才不至于因为常年生活在小小的宓都城中,而被一叶障目,禁锢了思想。而且,连朝廷和陆家相辅相成却又互相忌惮的关系都没逃过她的眼睛!

这时,街边卖香囊的小摊贩的叫卖声打断了俩人的对话。

“姑娘,看看我们家的香囊吧!这些都是我和我娘亲、姐姐亲手绣的,我娘亲以前可是宫里的绣娘呢!绝对比别家的绣工更好!”

柳南栀停在小摊边,一眼便看见了其中那只淡绿色的香囊。只见那香囊上绣了一只戏水的鸳鸯,面朝左边,栩栩如生,的确精致,而这只香囊左边,另一只上则绣了一只面朝右边的香囊。这两只香囊挨在一起,上面的鸳鸯看起来就像是一对。

卖香囊的布衣小姑娘赶忙招呼道:“姑娘真是好眼力,这可是咱们摊上绣工最好的一对,两只锦囊上各绣一只鸳鸯,深情对望,互相眷恋、互相守望,永不分离。”

互相眷恋,互相守望,永不分离?

柳南栀若有所思地笑了一下,“那若是佩戴这锦囊的两个人分开了,这锦囊上各自只剩下一只鸳鸯,就是双倍的孤单了。”

卖香囊的小姑娘顿时一愣。

这时,北安南屁颠屁颠地跑到了街边卖香囊的小摊贩前,指着香囊大声说道:“我要这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