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158章 作弊被发现了
北慕辰的命令是,等北安南那小鬼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向柳南栀道歉,得到她的允许了,才能起身和吃饭。

如果她就这么悄没声地离开了王府,等到逛完花灯会回来,那不知道都什么时辰了。如果在那期间,北安南找她却不见她人的话,那就是她做得有问题了。她现在去溜达一圈,表明自己晚上会出去,如果那小鬼还坚持不肯道歉,愿意在祠堂跪着,那余后再有什么事情,可怨不着她了。

祠堂里的线香味远远地飘出来,还没走近就觉得让人心静下来许多。

柳南栀瞧见兰若守在祠堂门口,她刚过来,兰若就扯着嗓子给她问安。

“小太孙还跪着呢?”柳南栀假装没有看见北安南鬼鬼祟祟收东西的背影,一脸淡定地问兰若。

“是啊!”兰若往里面看了一眼,见小太孙乖乖地跪在蒲团上,暗暗松了口气,向柳南栀答道,“小太孙就是平时被人宠坏了,有些淘气,其实他心地不坏,还请王妃娘娘不要与他一般计较。”

柳南栀摆了摆手,“我都说了,我不会跟一个孩子较真。不过他做错了事情是真,受罚也是应该的,一味地溺爱孩子,只会让他走上歧路,王爷做得也没错。”

兰若明白,这些话既是说给自己听,也是说给小太孙本人听的。而且,小太孙变得这么淘气,跟她这个从小陪伴的嬷嬷也脱不开干系。

“奴婢明白。小太孙父母去得早,贤妃娘娘和太后娘娘都宠着他,就连皇上也顾忌老人家的面子,平日甚少苛责小太孙。如今来了这骄阳王府,能有王爷管教小太孙,其实皇上心里可高兴着呢。奴婢也希望小太孙能乖巧懂事些,日后也能让贤妃娘娘省心许多。”兰若规矩地答道。

“平日也是难为你了。”

兰若要照顾这么个熊孩子,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呢。不过柳南栀也看得出来,小太孙其实挺依赖兰若的,毕竟他父母早逝,是兰若帮着贤妃娘娘,把他一手带大的,可以说,除了乳娘以外,兰若是小太孙最亲近的人了,连贤妃陪着小太孙的时间都没有兰若多。

“奴婢是长王妃的陪嫁丫鬟,打小陪着我家小姐一块儿长大,她留下的孩子,奴婢理当尽心竭力地照顾。只是,奴婢再怎么照顾,也终究不如亲生父母能给予的感情多……”兰若说着,鼻子还有点酸酸的,眼眶也跟着红了。

正说着,传来下人们给王爷请安的声音,打断了柳南栀和兰若的对话。

北慕辰这是亲自把小墨影给送过来了。

兰若听说北慕辰要把墨影留在王府照看小太孙,有点惊讶,因为她也知道墨影是北慕辰的贴身侍卫,通常北慕辰去哪儿,墨影就会跟着去。

最近王府发生的白骨案,内里封锁了消息,小太孙被送过来之后,未免引起恐慌,所以也没有告诉他们。

“今晚本王要和王妃去看花灯会,带着旁人太多余。”北慕辰似笑非笑。

兰若听北慕辰这个意思,是要和王妃单独去约会,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奴婢明白了。那,就只能委屈墨统领留下来陪奴婢和小太孙了。”

没想到,屋子里面的小鬼突然叫喊起来。

“花灯会?什么是花灯会?”

北慕辰瞪了他一眼,“你给我跪好!”

北安南一脸委屈地撅着小嘴,哀求道:“三皇叔,我从来没有去过花灯会,你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休想!”北慕辰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

“三皇叔……”北安南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

兰若笑道:“小太孙,你就别为难三殿下了,你三皇叔难得有空陪你三皇嫂,你就别捣乱了。”

北安南皱起眉头,满是胶原蛋白的小脸皱成一团,嫌弃地看着柳南栀嘟囔说:“她是坏人,三皇叔才不要跟她一起呢!”

“又开始胡说了!”兰若低声训斥道,连忙用眼角余光瞥着柳南栀的反应。

幸好,柳南栀并没有因此而生气。不过,她也借此看出来,北安南把她困在房顶上的时候,恐怕是真的想把她摔残,让她吃点苦头,好替他三皇叔出气。

这孩子对自己的误会还挺大!

难道,他真的在珍贵妃那里听见了她和北慕辰的什么秘密谈话,或者是误解了其中的什么内容,而把自己当成了害人精,否则,如果仅仅是因为北慕辰不喜欢她,就要把她摔个半死,这也太狠毒了吧?

北慕辰径直走到北安南面前,问他:“谁告诉你,三叔母是坏人?”

“他们……他们都这么说……”北安南虽然没底气和北慕辰直视,但他对自己的观点似乎深信不疑。

北慕辰并没有动怒,而是蹲下身和北安南平视,一本正经地问:“那,三皇叔跟你这么说过吗?”

北安南想了想,摇头说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相信那些道听途说的话呢?”北慕辰反问。

“我……”北安南看起来小小年纪,但听北慕辰讲道理的时候,表情却格外认真。被北慕辰说得哑口无言之后,他抿着小嘴,一脸严肃的模样。

北慕辰教育道:“我以前跟你说过什么?身为皇室子孙,最忌惮的就是偏听偏信,若是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那你长眼睛和脑子是干什么的?你不会自己睁眼睛去看,不会自己动脑子去想吗?”

北安南低下头,小手不安地搓着衣摆。好半晌才嗫嚅道:“三皇叔,你……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女的?”

“那个女的”是什么鬼啊?柳南栀知道北安南说的是自己,有些哭笑不得。

北慕辰强调:“那是你三叔母!”

“哦……”北安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三皇叔真的喜欢她。”

“咳。”兰若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不等北慕辰回答,北安南转向柳南栀,嘟着嘴略显含混地说道:“三叔母,我错了,我不该戏弄你。”

“你要是真的知道错了,那你答应帮我一个忙好不好?”柳南栀眨巴了两下眼睛。

“什么忙?”北安南一脸疑惑。

“明天我再告诉你,但你现在要是答应了,明天可不许反悔!”柳南栀神神秘秘的样子,令北安南有些不安。

他做错事情在先,被北慕辰教育了一番,这会儿只好点头。不过他马上补充道:“我可不做坏事!”

柳南栀噗嗤笑出来,真是人小鬼大!

“我保证不会让你做坏事!我们拉钩?”

说着,柳南栀伸出小手指。北安南小脸严肃地抿着嘴,支吾了一会儿,“唔……那,你今晚能带我去花灯会吗?”

“好啊!”

“不行!”

柳南栀和北慕辰同时答道。

听到三皇叔反对的声音,北安南顿时耷拉下了脑袋,撇着嘴角,满脸委屈地嘟囔:“到底是听三皇叔的,还是挺三叔母的呀?”

柳南栀立马用眼刀子剜了北慕辰一下,眼看她好不容易撬开北安南的嘴,替自己的计划节省了一个步骤,他唱什么反调!

她嗔道:“你这个当三叔的,带侄子去逛逛花灯会怎么了?就许你自己贪玩,不让人家小孩子去看看热闹啊?”

“本王是去玩的吗?”北慕辰反瞪了柳南栀一眼。

他明明是好心去给她当护卫,她还蹬鼻子上脸了??

“我不管!反正今晚要去花灯会的是我,也应该由我来决定谁可以去,谁不能去!我决定了,你要是跟我一起去,就得带上小侄子!”柳南栀坚决地说道。

北慕辰气得脸都垮了下来,闷闷地抿着嘴。

柳南栀发现,这两叔侄生起气来的样子都一样!她说那小鬼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是怎么来的呢,原来是“上行下效”呢!

她越想越觉得好笑,对北安南勾了勾小手指,“我答应带你去花灯会了,你能答应我的要求了吗?”

北安南小心翼翼地看了北慕辰一眼,生怕北慕辰不答应,北慕辰一副拿这一大一小没办法的头疼模样,干脆别过头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北安南这才赶紧伸出小手指和柳南栀勾了勾。

“行了,还不快去收拾一下,别耽误了出门的时辰。”北慕辰虽然没有亲口说出带北安南出门的话,但这言下之意便是答应了。

北安南举起手欢呼一声。

谁知一块啃了一半的桂花糕突然从他的袖口里掉了出来。

祠堂里的气氛顿时尴尬地凝固住了。

北慕辰捡起那半块桂花糕,幽幽说道:“本王记得,本王说的是,让你跪在这里反省,不认错不许吃饭。你现在连这上面的长辈们都敢骗了?”

“……”北安南红着脸低下头。

兰若赶紧跪下来,四肢伏地地行了个大礼,惶恐道:“王爷,都是奴婢的错,小太孙胃不好,奴婢怕他饿坏了,所以才……”

“大胆!你身为宫中的老人,应该明白,这是犯了抗命和大不敬之罪!”北慕辰怒斥道。

但柳南栀瞧着北慕辰眼底的怒火却是另外一重意思,更像是试探,似乎他根本不认为这块桂花糕是兰若给的。

“三皇叔,是我的错,你别怪兰若姑姑,是我自己偷偷拿的桂花糕,兰若姑姑她什么都不知道!”北安南带着哭腔认错。

“她照顾你的饮食起居,有一直在这里守着你,你身上带着什么东西,她会不知道?就算她不知道,你吃东西,她也瞎了看不见吗?”北慕辰斥道。

“奴婢有错!罪在奴婢,奴婢甘愿认罚!”兰若连忙答话。

柳南栀看这俩人吓得不轻,想要劝说北慕辰。可她开口还没说两句,就被北慕辰堵了回去。

“这是原则问题!如果本王说的话,他们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对于长辈的教育,这孩子根本不当一回事,就连身边的人都跟着助长他毫无规矩的风气,如何能让他分辨是非,如何能学好?”

北慕辰这么咄咄逼人的样子,别说那俩人,连柳南栀都有点吓到了。不过她知道,北慕辰这番话并没有说错。

既然决定要教育孩子,那就不能肆意纵容,北慕辰让他饿肚子,就是要让他记住教训。要是小太孙犯了忌,北慕辰却轻易饶恕,那么小太孙就会觉得自己是有特权的,只要认个错或者撒撒娇,就不会受罚,那么下次他就会故技重施,根本不会长教训,先前的惩罚也就失去意义了。

北慕辰看向兰若,冷声说道:“长皇兄和皇嫂将小太孙托付于你,要你好好照顾他,不仅仅是要保他的身体健康,也要好好地教育他走上正途,否则再健康的体魄,终究也只会成为国家的祸害!”

“奴婢知罪,请王爷责罚!”兰若语气急切地伏地请罪。

北慕辰也当真毫不留情,说道:“既然这是在王府,那就按王府的规矩办事!你盲目护主,不惜违抗本王的命令,不仅是对你家主子不义,也是对本王和祠堂上列位的不尊!罚你杖责二十,以儆效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