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128章 惩治内奸
上官燕的话,让柳南栀想起太子迎娶柳南雪那日,在王府门前发生的闹剧。

如果她没有理解错的话,上官燕当时就在那群捣乱的人里面,并且和那些人一样被抓到了刑部大牢里面,而且她还在牢里说出了要自己和北慕辰的命这种话。

这么说的话,其实北慕辰早就知道上官家的人来找他报仇了,而他竟然还把人给放走了。

柳南栀不禁看了北慕辰一眼,想要揣摩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可面对上官燕一股脑的宣泄,北慕辰与之截然相反地只是抿着唇一言不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北慕辰的沉默,上官燕的情绪更加激动,一口气说道:“他若是在刑部大牢里杀了我,流言很快就会传遍全国,所有人都会知道他杀人灭口的好事,十年前的旧案会再一次得到大家的关注,我爹就有机会平/反!我要让大家知道,害死先锋队的人是他!就算我不能扳倒他,也要把他这些年伪善的面具撕破!”

所以,上官燕以为北慕辰是考虑到了这个后果,才放过她的?

柳南栀摇了摇头:“流言的确很可怕,但十年前的案子是你爹亲手血书的认罪状,也是皇上判的刑,所以就算你用性命翻出旧案,也不过只能激起一点水花罢了,无论是对皇上还是对百姓,都不足以撼动到王爷如今的地位。何况,以骄阳王府如今的实力,就凭你们几个人去散播流言,这消息还没出宓都城,就被压下来了。”

柳南栀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在脑海里想到,既然推翻了上官燕的理论,那么北慕辰这么做的理由,就只有一个——

那时候,他并未想要上官燕的性命!

可现在他却费尽心机设局将上官燕及其同伙一网打尽,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做事却前后矛盾,倒是有些不合逻辑了。

“老天爷不公平!”上官燕痛苦又绝望地吼道。

对于上官燕的固执,柳南栀感到有些心累。她都说了这么多了,上官燕还是偏执地认为北慕辰放过她是因为利益相关,她根本就不知道北慕辰心里有多少愧疚!若非如此,以北慕辰的性子,她上官燕早就死了几百回了!

想必北慕辰从未忘记过上官将军对他的恩情。当年三军之中,上官将军是唯一愿意将北慕辰收入麾下的,并且将治军之道毫无保留地倾囊相授,可最后,上官将军却因他而死……

北慕辰放过上官燕,甚至不愿意替自己解释一句,恐怕是因为他觉得在这件事上,他没有辩解的立场。

柳南栀替北慕辰感到有些揪心,直接说道:“老天爷从来就不公平!十年前的案子,王爷也是受害者……”

北慕辰侧眸看着柳南栀着急替自己辩解的样子,蓦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柳南栀抬起头,瞧见北慕辰清冷的侧脸线条,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她却能够感觉到他心底的挣扎。突然间想起北慕辰说的那句话,“成就大统之路,总会有牺牲。”

那时候她以为北慕辰说这句话,是因为他冷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却未曾想过,他只是为了说服他自己,在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因为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北……”柳南栀动了动唇角,他不想辩解,也不让她替她说话,可难道就这么让误会继续下去吗?

北慕辰古井无波的眼神盯着上官燕,一字一句地说道:“本王说过,想要本王的命,你随时可以来拿,但是,不可以牵连无辜的人。是你先坏了规矩,那就怪不得本王赶尽杀绝。”

上官燕嗤笑一声:“无辜?那我呢!我爹、我娘、我妹妹,我们上官家几十口人呢?他们就不无辜吗?可又有谁来替他们鸣冤?!”

“燕儿……”唐子墨心疼地想要安慰上官燕,可是看到她落寞的神情,却心口堵得难受至极,生怕多说一句,反而会让她更难过。

上官燕垂下眼眸,浑身颤抖地回忆道:“十年前,我不过才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有恩爱的爹娘,有活泼开朗的妹妹,还有一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夫,我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也以为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直到有一天,有人闯进了我家,不由分说地带走我娘,后来,又来了一群官兵,说我爹渎职,误判军机,害死了一千多条人命。”

十年前的画面,历历在目地浮现。

“他们查抄了我的家,将家里的男丁流放塞外,女眷贬为罪奴,送到宫里和那些达官贵人家中做奴婢。我和妹妹被迫分开,各自被人转手买卖,从此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妹妹还那么小,她从小是被我和爹娘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她哪里会做那些粗活?可就因为她不会做事,不懂下人的规矩,就被人肆意欺凌,最后被主人活活地打死!”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好大喜功,误判军机,害死了整个先锋部队,却让我爹来替你顶罪背黑锅!北慕辰,你该死,你才是最该死的那个人!”

上官燕一波又一波发狂般的吼叫声充斥着整个南院。

在上官燕的叫嚣和诅咒中,北慕辰始终面不改色,甚至带了一点轻蔑的眼神,冷冷地说道:“你错了。自古以来,该死的人只有输家和弱者,不巧的是,现在我是赢家,你才是输家。”

听到北慕辰言语间迸发出的杀意,唐子墨急道:“北慕辰,你要杀就杀我!你已经被上官家害到如此地步,你还想要赶尽杀绝?”

北慕辰瞥了唐子墨一眼,幽幽地说道:“本王刚才在西南院跟你说的话,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唐子墨想起北慕辰说的最重要的那句话,不由愣了一下。

“北慕辰!”上官燕厉喝一声,“你的对手是我,想要杀你和柳南栀的也是我,跟他们无关!你放了他们,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后果!”

“你以为你还有跟本王讨价还价的条件吗?”北慕辰毫无波澜地反问,看样子根本没打算给上官燕留余地。

“我知道你们王府内的奸细!”上官燕脱口说道。

北慕辰不以为意地冷哼一声:“正巧,本王也知道。”说着对墨影吩咐了一句,“带上来!”

很快便看见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被侍卫押了上来。

柳南栀瞧那丫鬟还挺眼熟,不觉皱起了眉头。

只是……

“秀玉?”

难得柳南栀竟然还能想起这个名字,当初北慕辰和柳南薰大婚的时候,秀玉就是北慕辰派来落霞庵里接她回王府的。当时她随手惩治了一下那丫鬟,给了北慕辰和王府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下人一个下马威,她还以为这个丫鬟已经被逐出王府了呢。

侍卫在秀玉后膝盖上踹了一脚,秀玉顿时“噗通”一声跪下来。她连忙四肢伏地往前爬去,抓住北慕辰的脚踝哀求:“王爷饶命啊!奴婢是被逼的,是他们逼奴婢的啊!”

北慕辰嫌恶地皱了下眉头,抬起脚将那丫鬟踢开。

“王爷!奴婢不敢了,奴婢再也不敢了!”秀玉痛哭流涕地趴在地上,猛地磕头求饶,很快额头就破皮流血,她也不敢停下。

墨影冷哼了一声:“当初王爷要将你逐出王府,你便卖惨求饶,王爷念及你家中老母要赡养,便将你留在下人房打杂,你却恩将仇报,与敌人串通一气,通风报信,几次三番置王妃娘娘于险境,王爷岂能再饶你?”

难怪!柳南栀也想通了,怪不得她一出门,唐子墨他们就跑出来刺杀她,甚至在王府后院都敢动手,她原先以为是对方暗中派人在王府附近盯梢,没想到竟然是内贼通风报信!

秀玉本是王府的上等丫鬟,就因为柳南栀告状,一下子被变成了后院的贱/奴,她对柳南栀肯定心怀不满,被撺掇着给唐子墨他们报告柳南栀的动向,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什么被逼的!这鬼话自然连墨影都不相信!

“奴婢一时鬼迷心窍,才干出这种事情来,求王爷饶命啊!”秀玉哭喊着,用淌着血的额头使劲儿在地上磕,就连地面的石板上也被染红了一小片。

“你害的不是本王,所以,也不该求本王饶你。”北慕辰不领情地答道,却将包袱扔给了柳南栀。

秀玉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柳南栀的意思,连忙转了个方向,开始向柳南栀磕头求饶。

本以为像北慕辰这种不给人第二次机会的人,柳南栀会比他心软,可没想到柳南栀只是看了秀玉一眼,毫不怜悯地说道:“你几次三番想要置我于死地,我有什么理由放过你吗?”

“……”秀玉抬起头,脸色煞白,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奴、奴婢是是被逼的……”

“你是不是被逼的,你我都心知肚明。原先我以为你只是狗仗人势罢了,没想到心肠如此歹毒,像你这样的人,留下也是个祸患。”说着,柳南栀看向北慕辰,“王爷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

看到柳南栀如此果断和决绝,北慕辰先是有些诧异,毕竟他还在盘算着,如果柳南栀心软了,只将那丫鬟逐出王府,会不会惩罚得有些轻了,没想到柳南栀竟然一脸冷漠地把问题重新抛回给了他,还让他照常处置,丝毫没有要他手下留情的意思!

“你倒是比本王想的还要狠心。”北慕辰说着,嘴角掠过一丝玩味的笑意,“这上官燕三番四次要杀你,你还在本王面前替她求情,那丫鬟不过是通风报信,你对她却丝毫不心软,真不知道,本王该说你心善,还是说你狠毒!”

这个女人,到底哪一面才是真的?他真是越来越看不透她了。

没想到柳南栀却从容答道:“我替上官燕求情,是因为她情有可原。上官家的事情,的确是我们有错在先,她想要为父报仇,合情合理,我求你手下留情,是想告诉她当年的真相。那场战役,是有人操纵,想要陷害你,她若真想报仇,就该去找幕后黑手!现在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如果她还是非要找我们报仇,那我也不会再心软。”

顿了顿,她看向跪在地上的秀玉,“至于她,我从未招惹过她,是她先欺到我头上,我才出手反击。她不思悔改,甚至变本加厉,想要置我于死地,我若是再放过她,那我就是个傻子!对敌人的仁慈,那是自掘坟墓!”

北慕辰眼底不经意间闪过一丝赞许的光芒。

这个女人爱憎分明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有些……动心。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王爷饶命啊!”秀玉知道,一旦被带下去,等着她的将是死路一条。她拼命磕头,额头上的鲜血像水一样往下流,发髻也被摇晃地松散不堪,整个人狼狈不堪。见北慕辰无动于衷,她扑上去想要抱住北慕辰的腿。

北慕辰往后退了半步,手中的剑锋一转,眼睛都不眨一下,便划开了秀玉的脖子!

上官燕倒吸一口冷气,看见秀玉瞪着一双死鱼眼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整个人还抽搐了两下,从口中呛出两口血来,溅得满脸都是,血水、汗水、泪水和灰尘、发丝搅和在一起,蓬头垢面,白眼一翻,断了气。

而这,恐怕也将是她和她的同伙的结局!对待敌人,北慕辰只会更狠!

“我说的奸细不是她!”

上官燕脸色苍白地脱口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