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88章 和你一起下地狱
闻言,北慕辰的心蓦地一下揪了起来,连他自己都毫无准备,目光倏地看向柳南栀。

自从落霞庵回来之后,柳南栀就性情大变,虽然令他疑惑,可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

但若是真的呢?

北慕辰猛然止住了这个念头,背后竟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窜上来。

柳南雪说的话可谓石破天惊,整个大堂上原本就充溢的八卦气氛顿时炸开了。

虽然她这番话会令柳南栀的名誉遭到质疑,可也无异于承认了自己的罪责,一侧的梁氏吓得赶紧上来捂住她的嘴巴,连声道:“我的小祖宗,你胡说什么呢?你可别瞎说了!这都不是真的!”

“我没有胡说!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是做完这些,下山的时候才被山贼劫走的!她柳南栀就是个被人糟蹋玩弄过的破鞋!她就是个破鞋!”柳南雪根本不听劝,还在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似乎即便是要让她立刻堕入十八层地狱,她也要紧紧抓着柳南栀的脚不放,让柳南栀陪着她一起下地狱!

在这种场面下,柳南栀居然还面不改色,镇定自若,倒是令人生出许多猜疑来。一个正常的女人,面对这种诋毁,无论真假,不是应该激动地辩解澄清吗?

柳南栀看着这个目眦欲裂的疯女人,缓缓说道:“柳南雪,你真的是疯了。”

“是啊,我是疯了,我就是疯、就是死,也要拉你垫背!”柳南雪恶狠狠地说道。

她的疯言疯语虽然不能完全令人信服,更像是狗急跳墙的胡言乱语,不过这种事情终究有些微妙,众人也不禁侧目打量起柳南栀来。

就在大家心里正编排着各种版本的故事时,突然一个人冲上去,狠狠地给了柳南雪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结结实实地响彻整个大堂。

众人惊愕地看着那个出手的人,正是柳南栀身边的丫鬟柔儿!

那瘦瘦小小的一个人,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力气,竟然愣是把被官差架住的柳南雪打得一个趔趄,口鼻同时鲜血直流。

“柔儿……”柳南栀知道,柳南雪这番话触痛的是柔儿心底最深的伤疤,有那浓浓的恨意驱使着,也就不意外从柔儿身体里爆发出来的这股力量了。

就连心酒也很快明白过来了,当时柔儿刚被抬到贾府来时,身上的那些伤,原来是因为柳南雪……

“柳南雪,你这个疯女人!”柔儿用尽所有的力气叫喊着,通红的双眼泛着泪花,“那天晚上,我家小姐根本就不在庵里,因为我生了病,她去附近的村子给我寻大夫。你带人闯进庵堂里,没有见到我家小姐,不甘心就此罢休,便让人对付我……”

说着,柔儿突然解开自己的腰带,脱下外衣,直到只剩一件肚兜和亵裤。

独孤昊然连忙别过头,不敢去看她。

而众人刚开始只是为她大胆的举动感到不可思议,紧接着却被她身上裸露出来的肌肤上的伤痕给惊住了。

不知是经历了怎样的蹂/躏,整整一个多月了,竟然还有不少伤痕依然清晰!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模糊的痕迹,依稀可辨……

听到众人倒吸冷气的声音,就连独孤昊然也忍不住瞥了一眼,顿时便震住了。

那小小的身板上,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

“怎么会……”独孤昊然诧异地脱口而出,却一下子止住了话头。

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实在是有点太蠢了。

“这就是你的杰作,柳南雪!”柔儿毫不顾忌自己的名节,任由众人观摩着自己的身体,对柳南雪怒吼道,“你对我所做的一切,菩萨都看着呢!老天爷都看着呢!所以你才会被山贼劫走,遭受到跟我同样的折磨,这都是报应!你活该落到现在的下场!应该下地狱的是你,只有你!”

就连柳南雪也没想到这个丫鬟竟然会当众脱衣验身,用自己的清白来换柳南栀的清白,一下子愣着说不出话来。

“够了,柔儿!”柳南栀挣开独孤昊然的搀扶,跌跌撞撞地走到柔儿身边,替她拉上衣服,将她抱在怀里。

她知道,柔儿所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指证和报复柳南雪,而是为了替自己证明清白!

这个傻丫头!

“别说了,别说了……”柳南栀紧紧抱着柔儿,将柔儿的头按在自己胸前,不让柔儿看到四周射过来的目光,无论同情的、讥诮的、探询的、不怀好意的……对于柔儿来说,那都是穿心的利箭啊!

柔儿哽咽着,在柳南栀怀里抑制不住地颤抖。

柳南栀知道柔儿扒开自己的伤口给众人看需要多大的勇气,可为了保护自己,柔儿把一切都豁出去了。她只恨自己不能张开一件盔甲,替柔儿挡住这些利箭。

“柳南栀,我敢做敢认,你做的那些龌龊事,你敢承认吗?你这个胆小鬼,我要跟你同归于尽!”柳南雪目眦欲裂地瞪着柳南栀,整张脸上唯一露出的一双眼睛里满是红血丝,看上去极为狰狞。

“我所做的一切只有自保和保护我身边的人,何来龌龊?你今日的下场,不过你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柳南栀皱起眉头。

“柳南栀,你不要脸!你不得好死!”柳南雪词穷地泼妇骂街起来。若不是梁氏和衙役在旁边拉着,她只怕又要失控地朝柳南栀扑过去了。

堂上的北慕寒已经不耐烦至极,厉喝一声:“够了!你们这出戏还要演到什么时候?你们真是胆儿肥了,连本太子都敢蒙骗,居然利用本太子对父皇尽忠的决心,把本太子当成你们寻私仇内斗的工具!我看你们一个个真是活腻了!”

“殿下……都是柳南栀这个贱人干的!都怪柳南栀这个贱人啊!”柳南雪哭诉道。

“哭什么哭!你这张脸,本太子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恶心,越哭越令人反胃!有本事,你就到刑部,到父皇跟前哭去!你们做的那些‘好事’,就等着让大理寺和刑部来收拾你们吧!起驾,回东宫!”北慕寒恶狠狠地说完,实际上也是把自己从这件事里给摘了个干净,便甩手离开了。

柳南雪挣脱开束缚,扑上去想要抓住太子的衣角,却被随从的太监一脚踢开,狼狈地摔在地上。

“小雪!”梁氏终究是心疼女儿,连忙上去扶着柳南雪。

“殿下……”柳南雪伏在地上痛哭流涕。

目送着太子的背影离开,北慕辰微微蹙眉,说道:“既然太子皇兄已经发话了,此案又牵涉到朝廷命官与镇国公府,本王也不能私自做决断,暂且由剿匪总督府将这一干人等收押,待本王禀明父皇之后,再转交大理寺审查。”

听罢北慕辰的话,梁氏一家自知大势已去,各个面如死灰。

梁鸿君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他这一把,算是彻彻底底地赌输了!别说仕途,甚至能否保住身家性命都还是未知数!他拍着大腿叹气道:“我这造的是什么孽哟!”

“大哥!成王败寇,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到了这个地步,梁氏竟然也硬气了几分,不愿在柳南栀面前垂头丧气,让自己最后一分颜面尽失!说着,她看了一眼柳南栀,一副“我偏不让你看老娘的笑话”的决绝表情。

可梁鸿君不甘心啊,当场就数落起来。

“当初是你跟我说万无一失,如今却是这样一个结局,我老梁家的脸面到我们这一代,算是丢光咯!我背上这个骂名也就罢了,只怕是皇上盛怒之下赐我一个死罪,我那一大家子可怎么活下去哟!”

为官多年,梁鸿君对官场也算是有几分了解,这件事情闹到皇上面前,刑部和大理寺主审,他那胞妹梁氏和侄女柳南雪毕竟是镇国公的遗孀及子嗣,跟柳南栀矛盾再怎么大,上头的人估计也不好在明面上整一出家丑来。但要平息事态,总得有个替罪羊,这件倒霉事自然就只有他去担着了!

梁氏心头也是又悔又恨,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亲手设计的局里面,栽这么大个跟头,而且还是栽在柳南栀这个小废物手上!

“大哥,你就别说这种话了!你放心,这事,我自会担着!该认的我认了,但别人,也休想污蔑我们!”梁氏瞪了一眼静悟。

静悟吓得一哆嗦,整个人如烂泥一般瘫在地上。

衙役已经走上前来,把这一干人等全都给架起来。

“别碰我!本夫人自己会走!”梁氏一声厉喝,震得总督府的衙役不敢轻易动弹,那杜其章也不敢招惹镇国公府的夫人,只好给衙役示意,让他们只要在旁边跟随着就好了。

看着梁氏一家被收监,柳南栀转头对独孤昊然说道:“昊然哥哥,麻烦你去把马车叫到门前,送我们回王府吧。”

独孤昊然看了一眼稍远的北慕辰,明明都是回王府,可柳南栀宁愿麻烦他,也不想跟北慕辰有什么纠葛,显然是被北慕辰的所作所为寒了心。

别说是柳南栀,就连他也为北慕辰感到不耻。

加上柔儿这状态,也不适合跟北慕辰的马车回去,独孤昊然便赶紧点头:“好,我这就去。”

四周还有不少看客尚未散去,柳南栀便抱着柔儿不撒手。

心酒见状,解下自己遮风的斗篷,上前给柔儿披上,将帽檐儿拉低,避免让柔儿接触四周异样的目光。等独孤昊然回来,一行人才离开总督府,上了马车,往骄阳王府去。

宽敞的车厢里,四人一开始沉默不言。

独孤昊然忍了又忍,最后还是绷不住了,开口说道:“你们这些年在那庵堂里没少受苦,为何不早告诉我,我……”

“你能如何?”柳南栀反问道。

她到落霞庵清修祈福,是北慕辰的决定,他能让北慕辰收回成命?还是可以让她违抗这个命令?

那时候的柳南栀,不争不抢,受了委屈也要打落牙齿和血吞,为了北慕辰,可以说是忍到了极致,又怎会把这些告诉独孤昊然?何况,她知道自己本就是横在北慕辰和独孤昊然之间的一根刺,若不是她一厢情愿喜欢上北慕辰,独孤昊然也不会因为北慕辰对她的冷漠态度而与他兄弟决裂……

这大概也是北慕辰如此恨她的一个缘故吧。

柳南栀不知道自己怎么竟想起了这些事情来,暗暗摇了摇头,拂去多余的思绪。

“我至少可以派人保护你们,也不至于让那柳南雪如此轻易算计你们,也不会……”独孤昊然被柳南栀和心酒同时瞪了一眼,止住了话头,他自己也知道剩下的话不该说出来,只好叹了口气。

一直低头沉默的柔儿突然开口说道:“我没事。”说着,她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摘掉斗篷,看向众人。

“柔儿……”柳南栀想告诉她,其实她不用假装坚强,可是她在柔儿眼里看到的那种倔强,不是她一句劝慰就能平息下来的。

“在那些想要欺负小姐的人没有彻底被铲除之前,我是不会倒下的。”柔儿一字一句无比决绝地说道。

独孤昊然想说什么,可见心酒对他摇了摇头。这女孩子的心思,他也不懂,只好听心酒的,不去多话。

此时无声胜有声。

柳南栀紧紧握住柔儿的手。

摇摇晃晃的马车,终于到了王府门前。独孤昊然先跳下车,将心酒扶下来,再将柔儿和柳南栀接下来。

折腾了好几日,柳南栀已经几乎没什么力气了,只能被心酒搀扶着,一转头却见北慕辰的马车也到了门口。

独孤昊然瞧见北慕辰从马车上下来,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我们进去吧。”柳南栀就像没看见北慕辰似的,又或许,她看没看见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差别。

谁知道背后却传来冷冽的两个字:“站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