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72章 突发隐疾
柳南栀把那几名大夫都指派到难民营去了?

“怎么会这样?”小丫鬟急道。

“王爷,要不……试试请太医过来?”李钰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这段时间为了攻克瘟疫,所有主副太医都必须留在太医院,哪还能请到太医?”北慕辰眉头紧皱,看着痛苦中的柳南薰,竟一时毫无办法。

“这可怎么办?难道就任由夫人这么、这么……”小丫鬟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怎么就这么巧?太医请不了,大夫也被王妃娘娘下令留在了难民营,可就苦了我们家夫人了!”

小丫鬟情急之中的几句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让北慕辰心里咯噔一下。

可是仔细想想,柳南栀这段时间的确一直在帮贾太医医治瘟疫,先前也有过将大夫召到难民营去帮忙的情况,并不是突发奇想。

而且,那个女人应该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让一个人心痛成疾,却连大夫都查不出丝毫病症吧?

不知为何,北慕辰觉得脑海中这个想法令他有些烦躁,便不愿再多想。如今找不着那几名大夫,再找其他的兴许还不如李钰,恐怕就更查不出病因了!

“辰、辰哥哥,好疼,我……”柳南薰艰难地喊了北慕辰一声,一张小脸因为痛苦而有些扭曲。

“我在!”北慕辰立马握紧柳南薰的手,“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要撑住,熏儿!”

说罢,北慕辰对底下人吼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想办法?立刻出城,把大夫都给本王找回来!”

鸳鸯阁内外顿时乱成一团。

即便是从难民营紧急召回了一批有名望的大夫,可对柳南薰的症状都束手无策,只能推断为体质太虚造成的供血不足,缺氧、痉挛,以至心绞痛。

虽然这个说法并没有让北慕辰满意,可还是命人按照对症的方子去煎了药来。他本想扶起柳南薰给她喂药,可柳南薰抽搐得厉害,他只能将她拥在怀里紧紧地箍住,再将药汁强行灌进她嘴里。

“唔……”柳南薰用力地抓着北慕辰的胳膊,强忍着痛苦把药都往下咽。

“没事的,别怕,不会有事的。”北慕辰紧紧地抱着柳南薰,她原本温软的身子此刻却好像软泥一般瘫着,难以抑制的痛苦让她不断从喉咙里发出呻/吟声。

若是有办法能让她减轻丝毫痛苦,此刻他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去做!

就这么闹哄哄地直到快黎明时分,柳南薰的疼痛却似乎逐渐减轻下来。甚至可以说就是片刻之间,刚刚还疼得死死抓住衣襟的柳南薰,眼中的光突然变得清明起来。

她捂着胸口深吸了几口气,目光慢慢地转向床边彻夜守着的北慕辰。

“辰哥哥……”

喃喃地开口唤了一声,叫喊了一整夜,她的嗓子也有些哑了。

“嗯?你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北慕辰仍旧搂着她,急切地问道。

柳南薰脸色苍白得没有丝毫血色,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倏地顺着眼角滑落了下去。她抽了一下鼻子,摇头说:“我没事,你别担心,真的……”

“傻丫头!”北慕辰知道,刚刚经历过那种痛苦,怎么可能会一点事都没有,她不过是不想让他再担心罢了。

顿了顿,他看向下人们,厉声问道:“夫人都病成这样了,你们昨晚为何不早点向本王禀报?若不是本王听到了动静,只怕现在还被你们蒙在鼓里!”

“王爷……”下人们匍匐在地上,面面相觑。

“是我不让他们说的。辰哥哥,你别怪他们。”柳南薰有气无力地说道。

“熏儿……”北慕辰皱起眉头。

“王爷,夫人说,您这段时间忙于治理东南水患,安置城中的难民,已经够忙、够烦心的了,所以不让小的们去打扰你。”丫鬟这才壮着胆子解释道。

“辰哥哥,你守了我一夜了,我真的没事,你快回去休息吧。”柳南薰说着,连忙想要硬撑着起身,可她身上哪来的力气,刚起来一点点就又跌进了北慕辰怀里。

北慕辰闻言,感觉心口好像被堵了一团棉花似的不是滋味。他收紧胳膊,用下巴抵着柳南薰的额头,轻声道:“是我不好,我这段时间太忙,没有抽时间来看你,没有顾及到你,差点不知道你都病成这样了!”

“熏儿是突然发病,以前也没有过的,这怎么能怪辰哥哥你呢?你身负皇命,自然要尽心尽力为皇上分忧,熏儿真的没关系的!”柳南薰软软地靠在北慕辰怀里,嘴角晕开一丝笑意。

她越是这么懂事,北慕辰心里就越是愧疚。

他摸了摸她的头,宠溺地说道:“好了,你就别犟了。你总是这样,不想让我担心,就自己把什么都扛着,你可知道这样我反而更放心不下?今日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陪你。你好好休息,什么都别想。”

“可是这样会不会耽误你做正事?要是影响了辰哥哥你的大业,那熏儿可就万死不辞了!”柳南薰急道。

“别说什么死不死的!什么正事,能比你更重要?我答应过你的,会好好照顾你,若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我还谈什么大业?你放心,其他事情我会安排好的,你就安心休息。”北慕辰安慰道。

“嗯……”柳南薰轻声答应,有些撒娇般地说,“那,辰哥哥能陪我睡吗?”

“嗯?”北慕辰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来过鸳鸯阁了,倒真是冷落了柳南薰,而且,他确实有好几日没有合眼了,柳南薰说是让他陪她,其实是怕他太累了才对。

北慕辰轻笑了一声:“好,我陪你。”说着,他抱着柳南薰在床上躺下来,和衣而卧。

柳南薰偎在他胸前,对床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小丫鬟点点头,上来放下了帘子,然后点燃床头边的香炉,这才退了出去。

天色渐明。

幸而薇落苑僻静,昨夜王府的一番闹腾,倒是没有影响到柳南栀。

她睡了个大天亮,伸着懒腰起床洗漱。

没一会儿,柔儿就端着早饭进来。

“小姐,你还不知道昨夜鸳鸯阁的事情吧?听说那柳南薰可好生折腾了一番!”柔儿一边伺候着柳南栀用早膳,一边嘟囔道。

“哦?她又整什么幺蛾子了?”柳南栀挑了下眉梢。

“好像说是突发心绞痛,大半夜的从难民营里把大夫全都召回了王府,折腾了一整晚,黎明那会儿才稍微消停下来。”柔儿说得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心里也是恨不得让柳南薰那贱人痛死得了。

“什么?”柳南栀把碗一放,站起身,“那难民营里岂不是都没有大夫了?不就是一个心绞痛,犯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的吗?没有大夫看着,要是瘟疫再出现什么突发状况怎么办?不行,我得去找北慕辰理论一下!”

“小姐!”柔儿赶紧拉住柳南栀,“听说王爷对这件事很重视,已经在鸳鸯阁陪了一整夜了,这会儿都没离开呢,你就别去触王爷的逆鳞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在柳南薰那个贱人的事情上,王爷哪有什么理智可言?你若是现在去找王爷说理,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自己,反而让柳南薰那个贱人占便宜了!”

听柔儿说到北慕辰已经在鸳鸯阁陪了一整夜直到现在,柳南栀心里莫名觉得有点不舒服。

“也是,那对狗男女的事情,我才懒得掺和呢!走,我们自己去难民营看看。”说罢,柳南栀收拾了一下,便带着柔儿准备出门。

刚出了王府大门,大道上迎面来了一队官兵,明明是极为宽敞的一条道,却正好挡住了柳南栀和柔儿的去路。

显然对方是有意的!

“你们干什么?”柔儿上前呵斥道。

那领队的是个尖嘴猴腮的“瘦猴儿”,一双眼睛滴溜溜转,打量了柔儿一番,又看了看柳南栀,问道:“这位可是骄阳王妃北柳氏?”

“放肆!既然知道这是王妃娘娘,还不跪下行礼?”柔儿一面训斥,一面在心头感到有些奇怪。

看这些人穿着衙役的服装,似乎的确是知府衙门的人。可小小一个知府衙门,怎敢如此胆大妄为,在王府大门前拦住王妃的去路?

“下官正是奉知府衙门府尹梁大人之命前来捉拿通匪疑犯北柳氏!王妃娘娘,得罪了!”瘦猴儿说罢,对手下招了招手,旋即一群人涌上来将柳南栀给架住。

“你们干什么?”柔儿忍不住出手打了过去。

那瘦猴儿也不肯相让,毕竟对方人多势众,很快就把柳南栀和柔儿分开了。四五个衙役一同上前扣住了柳南栀,但凡她有一丝反抗的举动,对方根本就不顾及她王妃的身份,强行将她给扣住。

“放开我!谁给你们的胆子,无凭无据就敢抓捕本王妃?都活腻了吗?”柳南栀想要甩开身边凶神恶煞的衙役,但至少有四五个人抓着她的胳膊,一时之间也挣脱不开。

“有没有凭据,王妃娘娘去那知府衙门走一趟不就知道了?属下是奉命行事,王妃娘娘若是再负隅顽抗,属下的人伤到娘娘可就不好了!带走!”瘦猴儿一声令下,一群衙役就这么强行推着柳南栀往前走。

“小姐!”柔儿追上来,想把柳南栀救出来,但双拳难敌四手,被官兵给挡在了后面。

看这个架势,柳南栀算是明白了,这些人只怕就是冲着捉拿自己来的,不会轻易罢休,毕竟那宓都府尹梁鸿君是什么人,她怎会不知?如今既然敢下令抓她,必然就做好了准备,派来的衙役都非等闲之辈!

恐怕如今单凭她自己和柔儿是没办法脱身了。

宓都衙门这一趟,也是不得不走了。

于是,柳南栀定下心神,对柔儿说道:“去找北慕辰,让他来救我!”

身为王妃,即便她再怎么不受宠,可宓都衙门公然到王府来捉拿她,就是打整个王府和北慕辰的脸!无论如何北慕辰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柔儿心内虽然焦急,可也毫无办法,只能听从柳南栀的吩咐,转身飞奔回王府,跑向鸳鸯阁去。

“王爷!王爷救命啊!”

柔儿慌慌张张地跑到鸳鸯阁门前,却被看门的守卫一把拦了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