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凰权医妃柳南栀北慕辰 > 第20章 不可能见到的人
“小栀……”

梦中偌大的房间一隅,玻璃窗前垂下白色纱帘。穿着米白色丝质睡裙的女人在微笑着对自己招手。

风穿过窗户,吹动着窗帘,也吹动着女人的黑发和长裙,将她的声音吹得轻飘飘的,好像融进了风里。

柳南栀颤抖着想去抓住对方的手,可是一伸手却扑了个空,整个世界突然都颠倒了一般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她感觉身体猛地往下沉,沉入无底深渊。本能的求生反应让她用力一蹬腿,触碰到了实体,一下子就从梦里清醒了过来。

“大小姐?”福伯立马凑了上来,一脸关切地用手在柳南栀面前晃动着。

柳南栀眼神直直地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逐渐有了焦距,但还是有些惊魂未定地大口喘着气。

“做噩梦了?”福伯小心地问道。

冷静了下来,柳南栀才转动眼珠看向福伯,喃喃说道:“梦到了娘亲。”说着露出一丝无力的苦笑,“不知道算是噩梦,还是好梦。”

福伯闻言,不禁心头一酸,刚才看见柳南栀在梦里都在流泪,福伯就隐隐感觉到不对劲。他是看着柳南栀长大的,比旁人都清楚,夫人的死是大小姐心底的一道伤疤,也知道柳南栀表面坚强,实则比很多人都脆弱。在大堂上的时候梁氏竟然张口辱骂柳南栀“有娘生没娘教”,他才没忍住顶撞了梁氏。

“夫人终于能和老爷相依相守了,老奴相信,他们现在应该是幸福的,若是他们泉下有知,也一定希望小姐你能够活得更加坚强。”

其实,是他们一家三口都团聚。柳南栀心头想道,竟然久违地觉得鼻子有点酸。如果那个时候自己没有穿越,没有替代这个柳南栀活下来,那自己应该也已经和父母团聚了吧!

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却连命运都如此相似,尤其是母亲的早逝。

可是,在书房外一闪而过的那个人影……

“福伯,我娘亲她……她是真的不在了吗?”柳南栀忍不住问道。

没想到柳南栀会突然问这种问题,福伯愣了一下,接着露出一丝黯然的神情,垂眸答道:“当年那把大火是下人亲眼所见,最后我们在残垣里也的确找到了夫人的……小姐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柳南栀想起那道黑影的侧脸,哪怕在原主的记忆中母亲已经是个模糊的记忆,但在看到那个侧脸的瞬间,脑海深处的某根神经却陡然紧绷。

那是记忆中的母亲的面孔!

可是,深埋在记忆中的除了那张脸,还有福伯口中的那把大火,蔓延了母亲居住的整间房屋,柳南栀是亲眼看着那个身影被大火掩盖,直到最后只剩下一具残骸……

没错,不可能是母亲的。

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错觉?

这时贾太医和端着药的雨桐已经快步走进来。

“娘娘,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雨桐扶起柳南栀,一边喂她喝药,一边问刚才在书房发生了什么。因为柳南栀去书房的时候把其他人都支开了,只有她独身一人,最后福伯却在书房后面的院子里发现了躺在地上失去意识的柳南栀,那会儿她已经浑身都淋得湿透了,脸色发白,体温也越来越低。

“吓得老奴赶紧把小姐背回房间,还让人去把贾太医给请了过来。幸好只是受了点寒,没什么大问题,否则要是激发了寒症,可要急死老奴了。”

“是呀,娘娘你怎么会晕倒在那个地方?”雨桐也不明所以。

听着福伯的叙述,柳南栀努力回忆着在书房的事情,她只记得自己追着一道黑影到了后院,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

贾太医摸了摸胡子,蹙眉说道:“看来,可能是身体太过虚弱导致的晕厥,短暂失忆也属正常。”

柳南栀揉了揉太阳穴,觉得似乎不那么简单,但她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晕倒,而且也没有受伤。仔细想想,在这种连日阴雨降温的天气下,自己也能感觉到抵抗力的确有所下降,贾太医所说也不是不可能。

“老臣方才诊脉发现娘娘的寒症有复发的趋势,近来一定要多加注意,而且要记得按时服药。”贾太医的表情显得有些焦虑,毕竟他比谁都清楚柳南栀体内的寒毒症的危险性。

柳南栀点点头,顿了顿,问道:“对了,柔儿怎么样了?”

贾太医神情变得更加凝重,看了看左右,略微低声说:“娘娘你应该最清楚柔儿的情况,虽然外伤正在愈合,不过……”

柳南栀用力抓住被单。

她当然知道柔儿经历了些什么,可以说是比自己在鬼门关走过一圈更可怕,那时候柳南雪本来是想让两个男人分别对付她和柔儿,是柔儿拼死护在自己面前,激怒了对方,替自己受难,否则原主恐怕在死前也难逃被蹂/躏的噩运。

“我也是时候去看看她了。”

柳南栀下床收拾好。听福伯说剿匪总督府的督公杜子霄已经赶到了镇国公府,这些年来,杜子霄一直奉皇命剿匪,可惜收效甚微,这次竟然还让莫家寨的人在皇城脚下公然绑架了镇国公府二小姐并且向镇国公府勒索二百万两白银,惹得太子亲自入宫向皇上告状,要是处理不好,别说他这顶乌纱帽保不保得住,恐怕还会被降为罪人!

不过那个杜子霄的能耐,柳南栀是知道的,想靠他破案,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呢!

柳南栀基本不用担心这边的情况。她打发雨桐先行回王府,独自随贾太医去了贾府上看望柔儿。

贾太医将柔儿安排在后院的独间里,这些日子都是他的大徒弟心酒在照顾。

“她昨日倒是有清醒的迹象了,不过情绪还很激动,就像是被梦魇困住了,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我给她服用了一些凝神安定的草药,尽量让她多睡儿。”心酒一边说一边领着柳南栀进屋。

刚进门就听见一声惊恐的尖叫。

柳南栀听出是柔儿的声音,心酒已经快步跑到床边去将刚醒过来的柔儿按住。

“放开我!走开!别碰我!走开!”

柔儿挣扎得更厉害了,凄厉的尖叫声充斥着整个庭院,听得柳南栀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