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玄幻小说 > 洪荒之彼岸 > 第五章 娃娃亲
  
药石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在一个简陋的小屋,外面传来一阵砰砰的声音,药石条件反射的想起床看看,但奇怪的是自己的手脚根本没有力气,他拼命的蹬开被子,看到自己的小手小脚,顿时明白,自己重生了。
九重天之上,天门前,两个身穿赤红铠甲的守门将凑在一起。
“范坤,你听说了吗?阎君的第七分身私自下洪荒了,天帝正商讨在定他的罪呢!”范显凑近范坤说道。
“听白老头说了,定不了多大罪,毕竟有内个上仙给他撑腰。”范坤淡定的说道。
“归位!”一个黑袍男子从天门走出。
看到男子出,范显、范坤连忙回到大门两侧。
“干嘛这么严肃,阡落、犀阖都被消灭了,也没见你给过我们一个好脸,我们又不是没有立过功,一天天的,跟我们欠你似的!”范显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道。
小屋内,药石将被子蹬落在地上,一股冷风从窗户袭来,吹向药石,药石不由的打了个寒战。
药石本来想问问有没有人,但嘴里却发出了一阵婴儿声。
突然一个胡子邋遢的男子推门而入,手里头还拿着一把斧子,面无表情的朝药石走来,药石开口想问他是谁,无奈又是一阵婴儿声。
将斧子放到放在床不远的小桌之上,走到药石跟前,捡起被药石蹬落在地的小被子,又小心翼翼的盖在药石身上。
这个时期名为洪荒,有百米之高的巨兽,有无边无际的地域。
“我又回来了!”药石心想,不由的露出了笑脸。
男子看到药石笑,不由的用手抚摸着药石的头道:“你要快点长大,父亲无法陪伴你太久!”
听到男子的话药石这才明白,原来坐在床边这个有点邋遢的男子是自己的父亲,对于前世从小就没有父母的药石而言,这是件幸福的事情,药石不由的用小手抓住了这个男子的手指头。
见景新抓住自己的手指,男子眼眶湿润,突然一对年轻夫妇推门进来。
“景风呀!我家早上杀了只鸡,包了鸡汤,这不我和你弟妹来给你送一婉。”一个身穿熊皮的健壮男子说着将一婉装满鸡肉的碗放在了桌子上。
这一家是景风的邻居,一家人都挺心善,由于景风曾经救过男子的命,因此一家经常来给景风送吃的。
“这大冬天的,猎物也不好打,你家食物要是不够的话,给蛮牛说一声,我们家夏天的时候储存的多。”一个身穿蓝色棉衣抱着个小孩的妇女说道。
“我家还有吃的。”景风说着给夫妇两人找了两个木头做的凳子。
夫妇二人坐下后,景风给夫妇倒了两碗热茶,又往炉子里填了几块柴。
三人做在小桌前聊起了天,这时妇女怀里的小孩突然发出哇哇的哭声,妇女怎么哄也不管用。
九月的天如此寒冷,门外的寒风发出刺骨的叫声,景风又往火炉里加了几块柴。
“来给我抱抱!”蛮牛小心翼翼的接过小孩。
“小欣乖,不哭,不哭。”蛮牛轻轻的晃动着手臂。
这时药石突然有点口渴,但却不能讲话,于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阵哇哇声。
景风正要起身,没曾想蛮牛的妻子跑了过去,她轻轻的抱起药石哼哼道:“哦,景新不哭,景新不哭。”
听着妇女的哼哼,药石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
见景新不哭了,妇女脑海突然有了一个想法,然后转头瞥了一眼景风,见他面无表情,便没有直说。
“景风,你家景新比我家向欣大几天,应该也快三个月大了吧!”妇女转头问道。
“差五天三个月!”景风回答道。
“哦!”夫妇微笑着点了点景新的小下巴:“和我家小欣一样可爱!”
妇女有又看了一眼景风,然后回到凳子上坐下。
“景风,不如我们两家定个娃娃亲吧!”妇女哄着景新假装不经意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蛮牛马上给了妇女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再提,正要开口圆这件事。
景风突然开口:“行!”
景风是想让景新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在他心里,这比什么都重要。
蛮牛夫妇顿时一惊,在他们看来,景风是从荒镇来的,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甚至还救过蛮牛的命,能够和他家订上哇哇亲,夫妇二人自然是欣喜若狂。
“好!那那就这么定了。”蛮牛激动的说道。
而景风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表情,幸好夫妇二人经常来家了做客,早已习惯了景风,再加上两人也是心地善良之人,更不会和景风计较。
药石一听父亲要给自己定亲,气得哇哇大哭。
聊了许久夫妇二人才走,景风将景新放回床上,转身出去劈柴了。
不久,两家就签下了娃娃亲的契约。夫妇二人将珍藏了很久的两颗狼牙系在了两个小孩脖子上,景风则拿出了一对黑色石头戴在两个小孩脖子上。
时间一晃就是六年,这六年里,景新渐渐长大,但由于经脉尚未成型,无法修炼,再加上景新的父亲似乎有意不让景新接触有关修炼的事情,景新至今还是个普通人。
景新咬着一个树枝在离家不远的草坪上坐着,突然看见一个小身影提着东西朝这边跑来。
“景新,给!”向欣把一个叶子包裹的东西塞给景新,然后坐在景新旁边。
“哪来的?”
“我父亲昨天在山上打的”
“你拿走吧!我不吃!”
“为什么不吃啊?”
“不饿,再说了,你一下子给半个羊腿,根本吃不完。以后你家有好吃的也别在给我拿了!”
“为什么呀?”
“那呢么多为什么,你要是不听话,以后不跟你玩了!”
景新假装生气的说道。
其实药石并不是真的不想吃,而是总吃人家的,心里过意不去。
向欣眼眶湿润,不一会委屈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景新突然拿起羊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又说道:“我跟你开玩笑的!”
地狱九重山之上,牛头背着手望着黄泉之路,感慨道:“这天也快变了!”
一座巨大的悬崖之上。
“小琪,你在那边还好吗?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你能听到吗?”一个身穿兽皮的男子将新采的野花放在坟前然后坐下。
看了一眼爱妻阡琪的墓碑继续说道:“时间过的可真快,小新都六岁多了,长的像你。”
说完喝了一口烈酒。
“小新很聪明,无论我教他什么,他总是一学就会。”男子又喝了一口酒道。
“你放心,我没有教他功法,我想让他做个普通人,娶妻生子,安稳的过完这普通的一生!”男子说着醉倒在了地上。
山坡之上,一个马贼单膝下跪:“老大前面三公里处,有一个部落。”
“去看看!”独眼贼头一脸兴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