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小狐妖的十载江湖 > 第二十八章 青丘狐仙
  每次来到双瑟的竹屋总能让莫鸢心静下来,“双瑟——”

  “小鸢,来的正好,帮我收一下这个葡萄干。”

  “哇,你又晒了葡萄干啊,这种活交给我就好,嘻嘻~”

  “怕是一半都要收到你肚子里去。”双瑟嗔笑道。

  莫鸢手上也没停下一边嚼着葡萄干说道:“我又要出山啦~这次可不是偷跑出去了!”

  “你师兄终于肯带着你了?这次又要去哪儿啊?”双瑟仿佛早就料到一般,神色如常。

  “嘿嘿,这次我跟着师父去青丘,多亏了祁堇衾帮我说话……”

  “青丘……”双瑟停下了手上动作,片刻又恢复。“挺好的,多出去见见世面也好。你可要保护好自己啊,现在可是暗潮涌动不甚太平了。”

  “这个你放心,有师父呢。”收完了葡萄干,双瑟动作娴熟的把篮子里的果干装进一个布袋。

  莫鸢看着进进出出,风轻云淡的双瑟。不由得觉得,能安心闲适地在山中过上这般平淡安宁的日子的,想必都已经经历过不少人世沧桑了……如若像自己一般,满是对外的好奇断然是定不下心来的。

  想着,双瑟递过来布袋“喏,路上当零嘴吧。”

  莫鸢一下扑进她怀里:“谢谢双瑟!你对我最好了~”

  次日,莫鸢与莫淮祁堇衾整装待发。宓倾儿昨夜也不知道是否去了莫彦房里,两人都是一脸疲态,莫淮正交代莫彦一些事项。

  “小米!你干嘛!居然偷吃我葡萄干!”腰间的布袋被扯开,小米正趴着吃得欢被莫鸢吓得一个趔趄,跌跌撞撞地飞起来大喊“啊啊啊,家暴啦!”

  莫鸢扬手去抓他,小米快速开溜,飞到祁堇衾身边。莫鸢与小米绕着祁堇衾追打起来。

  “小鸢!别闹了!”莫彦突然厉声喊道。莫鸢脚下一个不稳,差点跌倒在地。“哦,知道了。”

  “这次出去可得加倍小心啊,不得离开师父,乖乖听话。”莫彦放缓了语气,柔声说道。莫鸢乖巧的点点头。

  莫彦伸手,掌心骤然出现了一把小巧的扇子。看起来倒一点不似扇风用的,铁质的扇柄精致复杂的纹路……

  他手掌一翻打开了铁扇,后退一步一摇手,每个扇骨中都立出一柄柄锋利泛着冷光的刀刃,莫鸢着实吓了一跳,莫彦看着满面惊愕的莫鸢,轻轻一笑,合起扇子,刀刃也随之隐匿起来变回一把小巧的扇子。

  “好……好酷啊!”莫彦拉起莫鸢的手,将扇子放进她手里“赠与你防身用吧。……我既望你会用,也想你永远用不着,一路平安,小鸢。”

  “多谢师兄!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三人乘着云盏车转瞬之间没了踪影。

  宓倾儿叫了好几声莫彦都没有反应,只远望着云盏车消失的方向。她忍不住拽了拽莫彦的衣角。

  莫彦回过神来,嫌恶的蹙了蹙眉,甩开衣袖背对着她。

  宓倾儿想起昨夜的事就一阵委屈,她变成小黑猫原型钻进莫彦的床被里,却被莫彦扔出了窗外还训斥了一番。“莫……”

  “够了!”宓倾儿正欲开口,却忽的被打断。

  莫彦神色冰冷,缓缓道:“还没演够吗?魔族尊使——宓,血,卿。”

  宓倾儿如坠冰窟,四肢僵硬。莫彦转身,一把利剑直直贴着宓倾儿脖颈。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宓倾儿后退一步,略微沙哑微颤的嗓音与清脆的银铃声对比鲜明。

  莫彦冷笑一声:“哼,果然……”

  “你!你诈我!”宓倾儿杏目圆瞪,紧咬下唇随即又笑开,无奈的摇摇头。“呵呵呵,真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呢,可真是机敏过人,栽在你手里我也认了。”

  “你不要再演了,你错就错在出现的时机不对,又过于心急……”

  “嘘……”宓倾儿向前一步食指放在了莫彦唇边,眼波流转直直望着莫彦。“你错了,我没演,我对你都是真的。”

  莫彦另一只手握住宓倾儿手腕拉开放在他唇边的手指,神色不自然的别开眼“说!你接近我到底什么目的?!”

  宓倾儿眸色一沉“我说是你,你信吗?”

  “一派胡言!事已至此你还不说真话吗?你故意接近我假意情深不渝实则别有用心,你们密谋设计放出北海魔兽,暗中勾结妖界鬼族,企图再挑起六界大战,洪荒动荡,生灵涂炭,两败俱伤对你们来说有什么好处?!”

  “你非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你又不信我的说辞,何苦来问我……”莫彦一时语塞,双眉紧蹙:“你……”

  “也不知道你那个小傻子师妹有什么好,让你那么上心。”莫彦一愣,双瞳骤缩,大喊:“你敢动她我饶不了你!”

  “我才没兴趣动她,而且你最好把这件事对她保密,不然她可得伤心死了。”莫彦神色古怪的看着她。

  宓倾儿低头一笑“好了,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也就不陪你玩了,随便你信不信,你迟早,都是我宓血卿的人。”话音未落,利剑下的宓倾儿化身一只黑猫,窜入一团黑雾中不见踪影。

  莫彦一挥剑,却只斩散一团黑雾。他抬手捏了捏眉心,一只千纸鹤忽的撞上他,在半空中展开是一方信纸。

  莫彦读完神色凝重,一挥袖转身大步走开,身后信纸燃起火焰。

  莫鸢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坐起身来,在车上不知怎么又睡了过去。这里已全然是一副陌生场景。

  这是到青丘了?她快速翻身起来,冲出门外。俨然一副世外仙境的群山秀水,一草一木都似有灵性一般,身处其中都能感受到充沛而又纯粹的灵力。

  “主人!”小米忽的冒出来,“你醒啦。”

  “师父他们在哪儿啊?”

  “跟我来就好啦~”莫鸢懵懵懂懂的跟着小米,穿过花林石子路走过小木桥。

  看见了一个雕栏玉砌的宫殿,漫着徐徐的仙气。让人踏足其中都不免心生敬畏。

  莫鸢小心翼翼的走着,每上一步台阶都缓缓地落脚,恐扰了这清净,又担心自己的鞋子踏脏了这玉地板。

  一直专注脚下地板是否干净的莫鸢,上到最后一层台阶才缓缓抬起头来。这一抬头就怔在了原地……

  一袭茶白色的长衫及地,银色的暗纹流转,华美非凡。银镶玉的发冠下缀着银色流苏,衬着墨色长发如软缎一般散在肩头。

  他回过头来,莫鸢认自己是个没文化的狐狸,识的字少也没有文采,那一刻她此生所学不多的所有美好的词汇都涌上脑海。

  是微凉的夜风吹过纯白的木槿花,月华流光洒在花间,一片轻雪落在了心上的感觉……慢慢地融化成了一汪春水,见此一回眸,世间所有的风花雪月都不及……

  “祁……青丘狐仙……少帝……”莫鸢张嘴似乎不受控制。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祁堇衾,仙体尽显,满是高贵清雅的仙人之姿。

  他终归与你不是一路人……莫彦的话忽然浮现在她脑海里,莫鸢忙收回落在祁堇衾身上的目光。

  环视一周才发现,此地还有师父莫淮与另一名女子,三人站在殿前,都笼着一层仙气似的,端的是高贵优雅。

  莫鸢不由得产生了自己不属于这里的念头,下意识退了半步,步子却一下踏空向后倒去——她快速变换形态化身成一只小狐狸,看见瞬移过来的祁堇衾伸手只抓住了空气。

  莫鸢骨碌骨碌地一直滚到了台阶最下面,太丢脸了,这种仙人呆的地方还真不适合自己。

  莫鸢变回人形,跪趴在地上。祁堇衾已然在面前,伸手扶起了她。

  莫鸢尴尬的笑笑,对上面说:“你们聊吧,我就先走了哈,哈哈……”

  仙女开口道:“堇衾,你带莫鸢姑娘先出去吧,我和莫淮师父有话说。”

  “嗯。”说着,白光一闪,祁堇衾就带莫鸢瞬移出了宫殿来到了小溪边。

  一阵沉默,两人相对无言。莫鸢窘迫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连眼睛也不敢看这个好像会发光的美人。

  “你没事吧?”祁堇衾先开口道。

  “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皮厚着呢!”回话的时候,眼神不经意撞上。

  莫鸢恍了恍神,鬼使神差的盯着他特别认真的说:“你今天,真好看。”

  祁堇衾眼神忽闪,似有些羞赧的垂下来眉睫“其实,只是换了身衣服……”

  “以往见你都是黑衣,穿上白衣我都有点不敢认了呢。”莫鸢走到溪边石头上坐下,随手摘下一朵小野花,撕下一片花瓣心不在焉的把玩着。

  “衣服不过是装束,身份也不过是名号……我还是我。”莫鸢手上动作滞了一秒,背对着祁堇衾笑了笑。心头也是说不出的感觉。

  莫鸢转过身,没注意已经复原的小野花将其随手丢在了地上,按耐不住地笑,仰头望着熟悉又陌生的祁堇衾。

  对视了几秒,两人不约而同的偏头笑开。

  莫鸢弯腰取出布袋捧起来:“吃一个?酸酸甜甜可好吃了。”祁堇衾有点愣神。

  莫鸢取出一个递给他:“喏,别客气~”莫鸢目光一直落在他脸上,看着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缓缓伸手,突然祁堇衾的表情变得有点奇怪,震惊又疑惑。

  莫鸢不解地看了一眼手中的葡萄干,此时却饱满丰盈,分明是一颗水润润的葡萄。

  莫鸢也惊了一瞬,手一松葡萄滚落在了地上,露出了手指上殷红的鲜血。

  祁堇衾飞快的蹲身下来握住她的手腕,双眉紧蹙。“啊……啊,我没注意,可能是花上有刺……”

  话还没说完,祁堇衾抬手把流血的手指含进了嘴里,莫鸢浑身一怔,像是窜过了一阵电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