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小狐妖的十载江湖 > 第二十七章 冰释前嫌
  “主人!主人!快醒醒……”耳边传来一阵小米的叫喊声,莫鸢揉了揉惺忪的双眼。

  正要坐起,头一阵眩晕并伴随着阵痛“嘶……”疼得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小米?……你恢复了?我这是怎么了……”莫鸢看清眼前的小米,全然忘记了昨天的事。

  “主人哇,你又忘了昨天宿醉的事了,喝的烂醉如泥,是双瑟把你送回来的。”

  莫鸢一个激灵,昨天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夸下海口说自己酒量好,结果还是自己先醉倒。太丢人了啊!

  “主人,赶紧走吧,我们还等着开饭呢!”“好好好,我马上过来。”莫鸢一听吃早饭,梳洗速度一下快了起来。

  往日多是只有莫鸢莫彦两人用餐。师父莫淮常不在家,阁中甚是冷清。

  今日,师徒三人加上宓倾儿和祁堇衾都在桌前,莫鸢最后一个赶到,一言不发默默吃饭,吃相也收敛了很多。

  今日桌上人虽多,气氛却是沉闷。莫淮突然放下筷子,抬头对众人道:“即日,我与祁堇衾要回青丘。莫彦,北海事宜还需你操持。早日回去吧。”莫彦点点头。

  “莫彦!我与你同去!”宓倾儿红着脸道。

  “我……”“那……”莫鸢与祁堇衾同时开口道。两人又是同时一停,一阵沉默。

  莫鸢脸刷的红了,结结巴巴道:“你……你先说……”祁堇衾低头,声音清冷。“你先说吧。”

  莫彦皱了皱眉,紧盯着莫鸢道:“小鸢,这次你就好好待在阁中。不要乱跑!”

  “师父!我也想去青丘……”莫鸢撅起嘴,抗议道。“小鸢,外面不安全。”莫彦已是面色严肃蹙起了眉。

  “外面不安全,阁中只她一人想必你们也放心不下。如若跟在莫淮师父身边,不是可以时时护得她周全。”祁堇衾清冷的声音响起,他墨瞳幽深望着莫彦。

  莫淮神色未变,眸光讳深莫测。“祁堇衾说的有道理,小鸢与我们一起吧。”

  莫鸢心中雀跃不已,“多谢师父!”转头眼神却偏偏与祁堇衾对上,他眼中带着笑意,眸子不再幽深,清澈清晰的笑意直直印入莫鸢眼帘。

  她心头仿佛被这一笑引燃了一簇烟花,嘭地炸开。

  莫鸢忙低头,避开这一抹笑。

  饭罢,莫鸢正要回自己的小院。宓倾儿却忽然追上来,一把搭在她肩上小声调笑道:“哟,小丫头,你和那小子眉来眼去的是怎么回事啊?”

  莫鸢抬手甩开宓倾儿的胳膊羞愤道:“你瞎说什么呢!”

  宓倾儿凑近莫鸢耳边道:“你我皆是女子,这点心思我还看不出来了?若是喜欢你可得说出来啊……”

  莫鸢斜睨她一眼:“你这话什么意思?”宓倾儿信心满满的笑起来:“这问我可就对了,不瞒你说,你师兄于我有恩,我见着他的第一面就非他不嫁了~”

  莫鸢一下子来了兴趣,瞪大眼睛:“你们之间还有这样的故事?”

  “那是,喜欢一个人呢当然是要去争取的。第一步就是要多创造在一起的机会培养感情啊。”莫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竟也听了进去。

  “然后时机到了就可以表明心意,如果两情相悦那就最好了……接着就可以……”

  见莫鸢听的认真,宓倾儿玩心大起,突然坏笑起来凑到莫鸢耳边,极轻极缱绻的低语:“两情相悦的话就可以颠鸾倒凤巫山云雨做只有爱人才能做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事了……”莫鸢耳边被她呼出来的热气弄得酥酥麻麻的,一时也没绕过弯来,这话却是记住了。

  “什么你你我我的啊?”小米突然出现在两人中间大喊一声,吓得两人一个激灵。

  “你怎么神出鬼没的啊?!我正在给小鸢传授知识呢,你懂个屁!”小米一个白眼飞到两人面前道:“你看看哪个姑娘跟你们一样,脑子里怎么都是男欢女爱?真是不害臊……”

  宓倾儿抬手去打小米被他敏捷的躲开:“怎么就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许谦谦君子淑女好逑了?”

  莫鸢觉得甚是有理,果断的选择站在了宓倾儿这边批判小米道:“倾儿说的有道理,你这是偏见!”

  小米扶了扶额,叹气:“话本子真是害人不浅,惹不起我躲得起……”

  宓倾儿莫鸢对视一眼,过往恩怨皆如烟云消散,两人噗嗤笑出声来当真是一笑泯恩仇。

  宓倾儿挽住莫鸢:“你若是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莫鸢不好意思的抿着嘴点了点头,忽然记起师兄的那方贴身携带的手帕,莫鸢问:“你可是送过我师兄一方手帕,有黑猫刺绣的?”

  “对对对!”宓倾儿连连点头。

  莫鸢噗嗤一笑,调笑道:“悄悄告诉你,他可带在身上的。这就说明你有希望的!”

  宓倾儿一下子眼睛亮晶晶地满是惊喜的神色。

  “那你快说说!莫彦他有没有什么喜好?我要怎么才能打动他啊?”莫鸢思忖片刻,灵光一现:“你是不是黑猫妖?那就好办了,师兄他就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每次我变成小狐狸他都喜欢抱着的,平时可没抱过我。”

  “真的吗?我改天试试。谢谢你小鸢!”宓倾儿一把揽过莫鸢。

  “小事一桩,我可要提前祝贺你了。”

  “那太好了!以后我可就是你师嫂了,小师妹~”宓倾儿戳戳莫鸢的脸笑的满面春风。

  莫鸢伸手就去挠她,嘴上也笑道:“还没追到我师兄就想占我便宜了?没门!”

  “那你就试试我的厉害,哈哈哈哈哈!”宓倾儿反攻一番,莫鸢大笑着躲开。两人打打闹闹,笑个不停。

  之前还水火不容的两人,经此一事顺理成章的成了闺中密友,时不时凑在一起嬉笑。

  小米见状表示,女人真是太难懂了。

  下午宓倾儿神秘兮兮的告诉莫鸢今晚她就要采取行动了,莫鸢思忖片刻心下了然,给她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次日莫鸢与莫淮祁堇衾便要起身前往青丘了,海诸事也少不了要莫彦操持,千隐阁又要冷清下来了……

  “嗳……莫彦他……”宓倾儿羞答答的扯扯莫鸢衣袖欲言又止。

  “小鸢……你可否带我去他卧房啊……千隐阁这么大,我……”

  “哈哈哈哈小事一桩,正好我带你四处转转!”莫鸢拉起她的手,正要迈步,“站住!”回头却是小米,一脸委屈的看着莫鸢。

  “主人!你是有了新欢就忘了旧宠是嘛?!”

  莫鸢摸摸他的头道:“哎呀,我这不是陪客人呢嘛!”

  “女人可真是善变,前不久还针锋相对,现在就如胶似漆了?”小米靠近两人小声嘟囔。

  “别乱说,你是不知道哇,倾儿可能是我的未来师嫂呢!我这不是正在撮合一份好姻缘呢嘛……”

  “自己都还是个感情白痴,还帮别人牵起线了……”小米一如既往的吐槽。

  “要你管!”莫鸢气冲冲的挽着宓倾儿走开了。

  留下小米后知后觉的赶上来服软道:“我错了我错了,主人你最厉害了,简直是虚怀若谷,海纳百川,感天动地的宽宏大量……”

  莫鸢拉着宓倾儿把阁内逛了个遍,走到莫彦所在偏殿的书房前却见祁堇衾从书房中走了出来,神色凝重地向反方向走去,似乎并没有看到几人。

  莫鸢驻足望着他的背影,却见莫彦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书房门口,正看着他们。

  “莫彦……”宓倾儿开口。

  莫鸢蓦地回过神来,“师兄~你身体怎么样了?”莫鸢忙跑过去,关心道。

  “山中灵气充沛,我身体已无碍了,再过两日把阁中诸事安排妥当,我也要回北海了。”言罢,他抬眼望向宓倾儿。“我与师妹有些话要谈,倾儿姑娘先回客房吧,失陪了。”

  “啊?”莫鸢一脸茫然无措,人却已然被莫彦拉进书房。

  “师兄——你这样不太好吧,人家毕竟是客人……”

  “小鸢,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莫鸢被这话问的满头雾水,误会?什么误会?师兄怎么莫名其妙的。

  “我与宓倾儿什么都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莫彦斩钉截铁的说道,眼睛直直盯着莫鸢。

  “我……嗯……”莫鸢被师兄这严肃的样子怔在原地,说不出话。

  莫彦忽浅叹一声,目光移向别处低垂眉睫。再抬眼,眼中又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他拉开房中的凳椅对莫鸢柔声道:“坐吧。”

  莫鸢小心翼翼地坐下,试探性的开口道:“师兄……你不喜欢她吗?可是她看起来真的很喜欢你的……”

  莫彦也在她对面坐下,拿起茶盏缓缓倒着茶“小鸢……她来历不明,我们只见过数面便说喜欢,也不知是否有其他居心,你也不要与她走的过近,更不要再乱牵什么线了……”

  “师兄!你这样说很伤人啊!你怎么能……”莫彦把茶杯递过来,不动声色的打断莫鸢“我这么说,并非无凭无据。”

  莫鸢心下一惊,抬眼直直撞进师兄幽深的眸子里。

  莫彦轻抿一口茶,缓缓道来“去往北海途中,她莫名出现借口还恩来接近我,北海忽生事端,而她又忽然出现在北海,莫非太过于巧合。我也不会无凭无据冤枉好人……而魔界又恰好有……”

  莫鸢紧张的望着他,紧蹙双眉。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莫鸢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上一刻两人还一起说笑,现在就要告诉自己,这一切她都别有居心?

  莫彦突然停住了,伸手抚了抚莫鸢蹙起的眉心,顺势摸了摸她的头。

  “别担心,师兄会保护你的。……生生世世,护你周全。”莫鸢心中动容,点了点头。

  “此去青丘,多加小心。一定要时刻跟在师父身边,祁堇衾……他终归与你不会是一路人的。”

  这话……又是什么意思,莫鸢心下了然,师兄大概还不知道吧,自己早就知道祁堇衾的身份了。

  罢了,他想瞒着,我也就装不知道吧。“我知道了,师兄谢谢你啊,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我明日就走了,有师父在你大可放心。你也保重啊~”

  言罢,莫鸢起身笑意盈盈的走到门口。“师兄再见啦~”门被轻轻合上,笑颜也隐去不见。

  莫彦心中蓦的一沉,仿佛日后再也见不到这般笑颜,扰的心里一阵慌乱。

  出门宓倾儿已然不见了,莫鸢心中百感交集不是滋味。

  师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祁堇衾方才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师兄书房?

  莫鸢摇了摇头,不想了不想了,再去与双瑟告个别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