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穿越小说 > 皇明皇太孙 > 046 皇家事
  如今大名的皇陵其实有三座,老朱的陵墓不用多说。历朝历代的天子都是这样,刚刚登基就开始修建陵墓。

  而凤阳老家的皇陵,是老朱为其父母和兄嫂而修建。虽非帝王之陵,但是与老朱的孝陵是同样的制度,规模达到了两万多亩。

  老朱其实是孝顺的,在他受封吴王时就曾派人修建父母陵墓。而在明皇陵营建过程中,老朱先后三次前往谒陵,并一再命太子及诸王前往凤阳祀陵。

  本来打算在凤阳老家建都,后来作罢后,营建都城的材料也用来修缮皇陵。

  在皇陵修建竣工后,老朱嫌原皇陵碑记皆儒臣粉饰之文,恐不足为后世子孙戒,乃亲撰碑文,重立新碑,叙述他的家庭出身、本人经历、元末农民起义和他参加起义军的情况、以及东渡大江,统一全国的简略过程。

  字通俗易懂,感情丰富,脍炙人口。

  朱标领着朱雄英祭祖,随即自然是和老家的父老交谈。

  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朱标立刻拉起朱雄英的手,“英儿,与汪伯伯见礼!”

  朱雄英立刻起身,快步走向这个年轻人,“侄儿见过汪伯伯!”

  看到朱雄英要跪拜,年轻人吓了一跳,连忙拦住不让朱雄英跪拜。

  “世兄,英儿乃晚辈。”朱标拦着年轻人,笑着说道,“世兄,安心受礼!”

  年轻人记得要出汗了,慌忙说道,“殿下,臣岂敢攀附皇亲!”

  朱标这才对朱雄英说道,“英儿,你汪伯伯不愿受你的礼,作揖吧。”

  在朱雄英行李后,朱标才说道,“去年世伯过世,未能相送已是不孝。还望世兄领我与英儿去世伯墓前,晚辈们也该上柱香。”

  老朱最感念的老乡里有两个,一个是当初的地主刘继祖,拿了一块地给了老朱,让老朱可以让他的父母入土为安。所以老朱登基后,追封刘继祖为义惠侯,荫及子孙。

  另一个则是汪大娘,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汪武,汪文的儿子。

  而汪文本来是叫曹秀,是汪大娘的二儿子。汪大娘是一个寡妇,是老朱的邻居,也收了老朱当干儿子。当年老朱落难时,是汪大娘让她儿子带着礼物帮助老朱去了庙里当和尚。

  这个恩情可不小,相当和尚可不是说剃了头就行,还要看寺庙收不收。当时要不是汪大娘准备了礼物,老朱想要当个在庙里干粗杂活的小和尚都没戏。

  而汪大娘已经亡故,老朱让曹秀改名汪文,赏赐两人大量田地、金银布帛,还永久免除了两家的赋税徭役。汪文是皇陵祠祭署署令,这个职位不高,但是可以世袭罔替。

  去年汪文病逝,伤心的老朱亲自写祭文、遣内侍及仪曹官吊祭。

  感谢刘继祖,这也是因为孝道。而汪大娘,老朱是真的尊重这个干娘。

  孝道,在这个时代是非常重要的,这不是说父母在不在世才能尽孝道。

  在传统道德规范中,孝道具有特殊的地位和作用,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优良传统。

  中国传统文化是以孝敬父母为核心的孝道文化,据说舜是中国古代守孝的第一君主。

  西周王朝,主张敬天、孝祖、敬德、保民,重视尊老敬贤的教化。而周代不仅倡导尊老敬贤的道德风尚,还要定期举行养老礼仪。

  到了春秋战国,《论语》、《孝经》已有大量关于孝道的规范记载。

  而自秦代后,历代朝廷也都注意从正面导向。在封建社会,孝道作为一个基本的社会问题,完全纳入了社会道规范和法律规范的范畴。

  这一次太子带着皇太孙回老家祭祖,这也是向天下臣民做个表率。

  朱标这一次拦住了汪武,说道,“世兄,若是没有祖母垂怜,父皇安能有今日。朱标未能尽孝祖母,已是失礼。英儿尚小,该为祖母上香,也是替父皇尽孝。”

  披麻戴孝肯定是不会的,但是朱雄英这个皇太孙跪拜亡故的汪大娘、上香,这也使得汪武感动不已,旁边围观的凤阳老家的老乡们也交口称赞。

  朱标或许是真心实意的,因为他知道他的父皇是多么感念汪大娘和刘继祖。当然也不排除有着一些演戏的成分,仁孝、贤明、养望等等,有些时候就是需要一些表演,这也是一个政治家应该有的品质。

  回到了凤阳老家祭祖,朱标和朱雄英看起来没有立刻回返应天府的意思,这一对父子似乎是要继续在皇陵这边,好像还有正祭之外,太子带着皇太孙又遣散了众人,再次去皇陵祭拜。

  朱标递给朱雄英一壶酒,说道,“你四婶,到底还是没有熬过去。”

  沉默的朱雄英狠狠灌了口酒,随即说道,“四叔若是有埋怨,就怪我好了。”

  “在皇家,就是这样。”朱标喝了口酒,似乎没有什么感情的说道,“既然享的起富贵,就要经得起这般事情。他要埋怨也轮不到你,有你皇爷爷,还有你父王,你四叔不敢埋怨,他也明事理。”

  朱雄英点了点头,朱标继续说道,“若是你还惦记着这些事情,以后你四叔的子嗣,稍微看顾一点就好。”

  朱雄英随即无语,有些担心的问道,“以后四叔子嗣入宫觐见,见到了太孙妃该怎么称呼?按理来说,太孙妃该是他们的姨。”

  “君臣有别。”朱标没好气的说道,“我和你皇爷爷商量过,以后你四叔那三个小子,就是他那侧妃生的。”

  朱雄英无语了,历史果然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朱棣篡位成功后抹去全部建文帝的历史,直接革除建文年号,沿用洪武年号。

  现在好了,朱棣正妻的三个儿子,现在全都被庶出了。

  没办法,虽然朝堂上肯定还是有人要说,尤其是一些酸儒要聒噪。但是老朱确定的事情,一般人是没办法让老朱改主意。尤其是事关皇太孙的地位,皇太孙未来的班底,老朱可不在乎那么多。

  爹妈被饿死,当了个小和尚还曾是流民乞丐、造反起家,老朱可不是什么贵族世家出身。只要不是特别刺眼的与礼制不合,老朱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影响他的计划就行。

  朱雄英继续喝着酒,随即说道,“回去后,就是要议我的亲事了?”

  朱标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是该操办你的婚事了,你这些年房里也没收个丫鬟、侍女,你皇爷爷不知道说了多少次。英儿,你可告诉为父,可是身体......”

  朱雄英哑口无言,一下子彻底的呆住了。

  我洁身自好,结果被怀疑成‘朱不行’?

  看到朱雄英尴尬的样子,朱标继续说道,“你皇爷爷也找人问过,说你身体没有毛病。你若是担心子嗣之事,也莫要担心。太孙妃没有子嗣前,其他人怀不上。”

  朱雄英无比尴尬,赶紧说道,“父王,父皇!只是儿子觉得年幼,不想那些事情。你且放心,太孙妃......”

  朱标在朝臣眼里,是一个儒雅的太子,只是这一刻他咬牙切齿、一巴掌拍在朱雄英后脑勺,“又是你那歪理!传宗接代乃大事,你身兼国运,子嗣岂能马虎?”

  朱标当然知道朱雄英的心思,老朱和朱标这两年其实比较着急,他们家里的小朱就是不拱白菜,哪怕他们特意找了很多水灵灵的白菜,但是小朱就是不拱。

  眼看着就十五了,在这个年代已经有这个年龄的人当爹了。实在不行,那些家里稍微好点的,通房丫头不知道多熟练了。那些皇子皇孙,房里人不知道多少了。

  可是家里的这小朱呢,天天说肾水不固。他自己不拱白菜,还不许早早的将两个妹妹嫁出去,说是年纪小生孩子危险等等。

  “徐家丫头今年十三了,你也认识。”朱标没好气的说道,“开年就下聘,明年不成婚,后年成婚。”

  朱雄英松了口气,后年我就是虚岁十六。到时候我成了亲就是‘不办正事’,你奈我何!

  不过要说徐家二丫头徐妙清,算不上绝色。看起来清秀、温婉,这也好。

  娶妻娶贤,纳妾纳色。

  拿下了高丽,后宫里塞一个高丽女团。拿下了东瀛,看看东瀛的女子是不是真的那么‘居家’。西域迟早也要考虑的,这又是热巴又是娜扎的,怕吃不消啊......

  我去,我这白菜还没拱呢,尽想着后宫了!

  不是我想的多啊,关键是按照老朱的规矩,选秀女这样的事情,朝堂百官管不了。但是一些番邦,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宗主国献上美女。

  得克制,小朱不乱拱白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