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浅收了碗筷,交给甘草,迎头撞见林若曦领着一群人过来。
这群人中,就有尚书府陪嫁给她的丫头。
苏清浅没理,转身回房带上房门,这种绿茶白莲花的戏太多,接不来。
“姐姐,妾身闲来无事想请教姐姐指点女红。”
指点你妹!
苏清浅打开一扇窗户,冲着林若曦喊道:“姐你妹啊!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你搁我这演什么,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老娘没空。”
这话,不止林若曦几个呆了,就连裴涣也惊住了。
苏清浅会医术已经是不可思议,竟然还会市井破皮的粗俗之语,何等惊骇!
“姐——”
林若曦话还没说完,只听见砰的一声,窗子重重地关上,还落了林若曦一头一脸的灰。
苏清浅正忙着做手术准备,哪有功夫和林若曦斗智斗勇,况且她可不想在后宅里和一帮无聊娘们儿玩宅斗。
这一手的好医术,还有这么好的一个空间不做一番事业,简直对不起这开挂的人生。
今天准备手术需要的东西时,苏清浅惊奇地发现,她的空间会自动补给,拿走多少瞬间就会补齐。
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她在大都开一家医馆,简直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亲爹靠不住,要想过好日子就得靠自己。
裴涣和亲信初五正在下棋,初五也被苏清浅吓了一大跳,这位在主子跟前温顺的跟小猫似得,要不是亲眼所见,谁都不信一个大家闺秀那样的话都说得出口。
“爷,您真信三夫人能治您的腿?”
初五是不信的,那位请了多少名医,都说没有恢复的可能。
裴涣一脸平淡,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相信苏清浅有这个本事。况且,治还有一线希望,不治就一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坐着。
“爷,属下觉得还是谨慎行事,三夫人也太年轻了些。”
十五六岁的大夫能有几年道行?就算打娘胎里学医也不过这么十几年而已。
“治不治得好,就看她明天的表现了,运气不好自有人帮我处理掉她。”
下午,灵芝和萱草两个将苏清浅的诰命服拿了来,又有一个嬷嬷来教苏清浅宫里的礼仪。
好奇怪,明天莫不是要进宫去?
苏清浅没多问,好在只是寻常的见礼,还有和贵人怎么说话。
第二天苏清浅睡的迷迷糊糊被人从被窝里捞起来,更衣上妆,诰命服繁琐复杂,好在是冬天,这几层套上去也不觉得热,就是头上的朱钗压的她几乎抬不起头来。
“三夫人平时不怎么打算,所以觉得沉,习惯就好了。”灵芝平时给苏清浅梳头都是最简单的那种,朱钗也只用纱堆的宫花,最多配一两根轻巧的簪子。
这一打扮,更觉容貌清丽,越发显得风姿楚楚,宛如一朵开得正艳的梅,娇脆欲滴,清新雅致美艳不可方物。
“夫人可真美啊!”屋里几个丫鬟由衷地夸赞道。
苏清浅看了镜子里的自己,好看是好看,就是有点难受,走路都要人扶着。
“马车已经在二门等着,夫人快些过去,别让爷等太久了。”
丫鬟们催促着,一边一个架着苏清浅出门。
林若曦见盛装打扮的苏清浅,这一身诰命服不仅没让她显老,反倒多了几分妩媚,这样的容貌,只微一打扮,林若曦觉得好像把自己给比了下去。
她掩饰心中的嫉妒,换了一张笑脸上前去准备答话。
谁知道苏清浅竟然无视她,直接走了过去——
拿她当空气吗?
林若曦嫉妒的发狂,她苏清浅凭什么事事压自己一头?
马车上男人已经倒好了茶等着,桌上还有一碟精致的糕点。
苏清浅也不客气,就着茶吃糕点,这一进宫不知道呆上什么时候出来,宫里都是主子,万一不给饭,那岂不是要饿着?
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能亏待了。
吃了个半饱,苏清浅拍拍自己的小肚子,要不是衣服太麻烦她还能再吃两盘。
裴涣看着十分有趣,别的女子吃东西都是小口小口,斯斯文文,这位一口一个小糕点,干净利落......很真实,不做作。
“当今膝下有七位皇子,九位公主,大皇子身患顽疾,一直养在深宫之中。”
七皇子慕容赋生下来就是兔唇,是皇家的耻辱,所以从不在公开场合露面。但这个孩子是皇帝的老来子,所以一心希望能治好。
“我需要先检查,这个病越早治越好,但我不能保证一点痕迹都没有。”
这个手术难度并不是很大,如果是小孩子,还可以改变语音,而且年纪小的话恢复也比成年人好。
说话间就到了宫门口,别的大臣或者内眷进宫都要在门口下车步行或者换轿子,裴涣却不用,腰牌一递,立刻同行。
也不知走了多久,到一处宫殿的偏殿下车。
苏清浅推着轮椅跟着一个小太监进了偏殿,进了一间暖阁。
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坐在奶妈怀里玩积木,只可惜上唇瓣处有一道深深的裂痕影响了五官,旁边的屏风后面好像隐隐约约有几个人。
兔唇并不是很严重,可以恢复九成,只会留下淡淡的痕迹,她朝裴涣点点头。
裴涣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臂,沉声问道:“苏清浅,这位可是皇子,你可有十足的把握?”
苏清浅慎重地点点头,七皇子这个年纪做唇腭裂手术最佳时机,这个手术难度并不大。
听到屏风那头传来咳嗽声,裴涣压低了嗓音叫苏清浅跪下。
苏清浅知道,那位一定是本朝的皇帝,不假思索地跪下。
一个穿明黄色朝服的男人扶着太监的手缓缓地走了出来,皇帝就坐在软榻上,手中端着茶杯,可能长年侵淫权利和自身高位,他眉眼深邃,明明长相英俊却带着霸意,笑容再温和,却隐藏着俯视众生的冷酷。
苏清浅发现,裴涣的五官和皇帝竟然有八九分相似。
“你就是苏氏?”
皇帝的目光落在了苏清浅身上,看不出喜怒。
“是。”
苏清浅回答的落落大方。
“你可知道,若是治不好七皇子,你犯的是欺君之罪。”
苏清浅双眸闪过了一道光,自信地道:“知道,我可以治好七皇子的病,但会那个位置会有一道很小的疤。陛下若是不介意的话,我治,若觉得留疤是欺君那我不治。”
不亢不卑,这女小娃儿倒是有点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