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嫁给残疾战神后,我被娇宠了 > 第9章 绿茶登场
  
“长公主殿下说,不分大小,你先进门我该叫你一声姐姐。”
苏清浅漫不经心地答应着,心里琢磨,那位娶亲,昨晚没发生点什么?
“请姐姐喝茶——”
林若曦高捧茶盏奉给苏清浅,苏清浅本来不想接的,但林若曦见她不接索性跪下了。
“别啊!我喝就是了。”刚去接茶盏,手还没碰到茶盏,林若曦便松了手。
只听见“唉哟”一声,林若曦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她的双手手指通红,茶全倒在了她的身上。
“大夫人,你这是做什么呀!我们夫人给你敬茶,你竟然泼她身上。”林若曦的下人不容苏清浅说话,先问罪起来。
苏清浅本来还要去扶林若曦的,听见这么说话,索性坐直了身子。
“别胡说,是我不小心,不怪姐姐。”林若曦忍着疼慢慢起来,冲着苏清浅福了福身,“姐姐,我去换身衣裳,咱们该去给公主和国公爷请安了。”
苏清浅这下是长了见识,这小姑娘看着娇弱,心眼儿不少。
赌一个肉包子,林若曦绝对会在长公主面前透露这事儿,而且还会替自己个开脱。
果不其然,长公主看到林若曦的双手便问,林若曦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身边的丫鬟代答道:“今早我们小夫人敬茶,三夫人她泼了咱们小夫人一身。”
“不是的,姐姐她不是故意的。”林若曦果然为自己开解。
不等苏清浅辩解,长公主沉下脸来,质问她:“苏氏,小林氏过门之前我就告诉过你,她和你不分大小,给你敬茶是给你面子,怎可如此可恶?”
“殿下,姐姐真不是故意的,是.....是我没端好茶,您要怪罪,就怪我吧!不关姐姐的事。”
林若曦这一辩解,更加坐实了苏清浅是故意泼她茶水。
“妇人妒忌可是大罪,苏清浅,小林氏才刚进门你便如此对待,今儿孤教教你规矩。来人哪,请家法!”长公主可不管这么多,当下发作。
大夫人林氏躬身答应,早准备了戒尺,接了过来,皮笑肉不笑地走到苏清浅面前,“对不住了三弟妹,这可是长公主的吩咐。”
两个婆子上来按住苏清浅,强行将她的手掰开。
林氏举着戒尺刚要打下去,突然一个石子砸了过来,将林氏手中的戒尺砸掉在地上。
轮椅缓缓地进来。
裴涣一来,长公主换了一张笑脸,“天寒地冻的,我不是说了无事不用过来。”
说罢热忱地叫下人给裴涣倒茶,嘘寒问暖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亲娘。
裴涣脸上淡淡的,也不答长公主的话,扭头看着被人按住的苏清浅,“你昨天出门了?”
苏清浅点点头,“是周家下的帖子,长公主知道。”
裴涣刚要说话,林若曦上前请安,还故意露出那双烫伤的双手。
苏清浅看着那双红彤彤的手,说实话还有点佩服,换了她可不敢这么干。
“林夫人,你这双手可要当心点,要不然会留疤,可难看了。”苏清浅特意“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林若曦闻言顿时红了眼圈,委屈巴巴地望着裴涣,“夫君......”
裴涣连看都没看林若曦一眼,用警告的语气说道:“苏清浅,下次再敢随便出门,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跟我回房去。”
苏清浅推开那两个按着自己的嬷嬷,跟上裴涣这个男人虽然脾气古怪了一点,不过在这国公府里也就能信得过他。
这两人一走,长公主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林若曦怎么看都比那个苏清浅强吧!怎么就入不得他的呢?
林氏姐妹脸上也十分尴尬,大林氏倒是习惯了裴涣的做派,无非是仗着手里那根御赐的鞭子。小林氏,她自以为凭她的美貌,必定能让裴涣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没想到竟然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苏清浅,我饿了,去做面。”
苏清浅没接话,乖乖的去厨房做面条去,做面条可比挨打好多了。
一会儿功夫,面条来了,今天的和上次不同,只是素面而已,小白菜的清脆,再加上一把葱花,香喷喷的。
两人吃饱放下碗筷,男人优雅的用手帕擦着嘴角,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运气倒是不错,抱上了周家的大腿,连长公主都要让几分的人物。”
苏清浅皱了皱眉,平静地道:“运气好,救了二夫人,顺便又替那边太夫人和大夫人诊脉,人家看得起留我吃个便饭而已。”
男人轻哼一声,朝女人勾勾手指。
苏清浅凑近,男人压低了嗓音告诉她,“如果你老实一点,还能保住你的性命,别耍花招。”
女人不以为然,原主倒是老实,亲娘为了救贤妃死了,说好的报恩,却因慕容桀看上了苏韬玉从而反悔。尚书府大夫人王氏还没那么大本事改变贤妃的主意,当然是慕容桀给了苏韬玉暗示,她们母女才做了这个圈套。
就因为老实,才会被人弄死了都没人管。
“我陪嫁的几百两银子掌握在一个奶妈手里,陪嫁的下人也是王氏安排给你的妾而已。我要是做个提线木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争一争至少还有好日子过,不争这么窝囊地活还不如去死算了。”
男人闻言,不由仔细地打量了苏清浅,这个女人好像和以前不一样。
第一次见苏清浅,她胆小懦弱,见到自己,要么战战兢兢,好似他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你说能治好我的双腿,有几分把握?”
终于切入正题了吗?苏清浅看着裴涣的双腿,“我需要检查一下。”
裴涣拍拍自己的双腿,让她随便检查。
苏清浅还指望着裴涣庇护自己,让裴涣换单的裤子出来。
撩起裤子,捏了捏关节的地方,只是接错了而已,治好不是什么难事。
“有九分把握,不过需要在床上躺一个月,而且扯断重接人也会受很大罪,如果你忍得了,绝对还可以站起来。”苏清浅自信地说道,裴涣的腿只是接错了问题不大,男人一双利眸紧紧盯着她,单就这份自信就很有说服力。
“好,我信你,明天跟我去见一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