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牧魂档案 > 第十三章
  《外纪考》言曰:灵帝光和中,其国递相攻伐,女子卑弥呼,能以鬼道惑众。

  书中可供参考的信息并不多,能派上用场的就这一句话。

  以“鬼道”惑众?黎暮雪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又翻开了另外两本书,都有类似的供述。说的是在东汉末年,邪马台国的女王卑弥呼,创立了鬼神道,现在叫神道教。传说她能慑人心扉,妖言惑众,俗称“洗脑”。

  《古事記》中则记载了当时教徒们的评价:教徒们认为卑弥呼开了牧养魂灵之先河,所以称其为牧魂者。凡是灵魂供奉于她的,可得到永生,不受人间喜怒哀乐之苦。

  随后,黎暮雪又在那本县志中找到了这座名不见经传的隐世村落,是怎么和日本的民间宗教神道教联系在一起的。

  合上书,黎暮雪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他终于知道这一切的起源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出真相。

  从档案馆出来后,黎暮雪马不停蹄地踏上了归途。

  ...

  今水慎也想要查看一下佐藤洋子的尸体的时候,理所当然地被警察拒绝了,他只得悻悻地返回自己的研究所。

  回到实验室后,他望着一排笼子发呆出神,那儿本来应该豢养着一群猴子,现在却空空如也。他突然觉得很痛苦。

  就在几十天前,部门隶属的“全脑”组织下达命令,要求今水把所有的猴子及实验数据全部销毁。今水疑惑不解,追问原因。上头却只说是实验数据存有巨大争议,需要立即处理。再继续追问的时候,上头已经不耐烦,之说让他遵守命令就行。

  是我害了洋子。今水的心中非常自责,如果不是当初他把洋子推荐上去,也许她就不会遭难。但一想到揭穿此事,自己将面临的牢狱之灾和身败名裂时,他还是选择了缄默。

  他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忽然间,今水产生了一个非常恐怖的想法。他再也难掩心中的恐惧和害怕,豆大的汗珠瞬间打湿了后背。他心中尚未泯灭的良知促使他立刻行动起来,奔往“全脑”在东京的事务部。

  前台的礼仪小姐彬彬有礼地接待了他。“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

  “我要见学术委员会的委员长!”

  礼仪小姐露出了迷人的笑容:“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我有急事要见他。”

  礼仪小姐鞠了一躬,抱歉道:“真抱歉,先生。没有预约的话我们无法让您见他,您可以通过他的秘书预约之后再来。”

  “那就给我找教务长!”今水逐渐不耐烦起来。

  “请问您要找哪一位教务长呢?”礼仪小姐拿出一本名簿,在“教务长”一职有两个名字:行天悠一和吉野幸弘。

  “就找这个行天悠一。”

  礼仪小姐再次鞠了一躬:“很抱歉,先生。行天先生现在已经离职了。”

  “那就给我找另一个!”今水略显失态地咆哮着,他感觉自己有些抓狂了。

  “请稍等一下,我确认一下吉野先生的日程表,以确定他现在没有公共事务正在处理。”说完礼仪小姐坐回去,在电脑上浏览着什么。

  在经过令人绝望的等待后,礼仪小姐终于又满面笑容地站了起来,似乎并没有被今水愤怒的声调影响。

  “久等了,吉野先生现在正在他的办公室。请您登记一下,然后坐左手边的电梯去三楼,在走廊尽头右转再右转,您应该就能一眼看到他的办公室了。”礼仪小姐连珠炮一般地吐出了寻路指南。

  潦草地写完访客登记后,今水终于站到了吉野的门前。

  他敲了敲门,里面的人喊道:“请进,门开着。”

  今水推门而入,面向吉野而站定。吉野正在和另一个人交谈着什么,见有人来访,那人向吉野示意了一下,说:“我们稍后再谈吧。”

  吉野点点头,说道:“今晚我请客,请您务必赏光,川村先生,那么我们再会。”

  说完,那个被叫做川村的就离开了办公室。

  “请问您有何贵干?”吉野转向今水,他觉得面前的这个人似曾相识,但又说不出在哪儿见过他。

  “您好,我叫今水慎也。之前有幸受邀在贵组织的学术报告论坛上发过言。”

  “啊,今水先生,您请坐,很高兴见到您。”吉野并没有想起来他是谁。

  坐下后,今水向吉野说明此行的来意。

  “太荒唐了!”没等今水说完,吉野就严厉地打断了他的话头,“我们怎么可能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这简直太荒谬了!”

  随即他又粗鲁地说:“我不认为在我们的组织内部会发生这种事,现在我要继续工作了。您乐意留下来陪我完成吗?”

  今水还想争辩什么,吉野拿起电话,拨通了秘书的号码,然后对着话筒说:“您好,请您帮我送客。”

  被下了逐客令的今水只得悻悻地离开。

  在今水走后没多久,吉野也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要去赴约。

  晚上8时许,吉野在银座的高级餐厅等到了前来的川村隆一。

  二人寒暄过后,就入座畅聊起来。

  还没喝上两杯就,吉野就迫不及待地直入主题:“川村先生,这次您远道而来,我实在是不甚荣幸。请您务必在‘富岳’的评估小组面前多美言几句,我们尧它项目组的计算资源就全拜托您了!”

  尧它是YottaByte的简称,在计算机科学中是2的80次方比特,吉野提到的尧它项目,就是超大容量数据的代名词。它也许包含了各种信号,图像,视频,文本信息。

  川村一脸难色地回答:“不是我不想帮您,吉野先生。您也知道,‘富岳’现在是运算速度世界第一的超级计算机,世界各地的实验室和科研组织都申请使用我们的计算资源。我们实在是没有那么多的多余机组了。而且,我记得贵组织好像已经占据了一部分常备资源了。”

  “那一部分并不在我的掌握之下,而是上一位已经离职的委员申请使用的。”

  “我们给每个组织的配额基本都是固定的...”话说到一半,川村环顾了一下四周,把声音压低说道,“‘富岳’的内部出了点问题,我们暂时还未对外公开。这个问题导致我们手上可用的资源大大缩水了。”

  “哦?”吉野表面上面不改色,心里却是一惊,他同样压低了嗓子问,“是什么样的问题?”

  说到这儿,川村却突然讳莫如深了,只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却无奈的笑容。内存泄露的元凶到现在还没有找回来。他心想,这是件巨大的丑闻,让我们白白损失了不少客户。

  直到现在,“富岳”的工作人员们仍然对失去控制权的机器们束手无策,这让川村感觉焦头烂额,他仿佛能看到每秒钟都有白花花的钱从他的眼前溜走。

  “总之,吉野先生,在这件事情上我恐怕无法帮助您更多了。”

  吉野不免大失所望。看来新一轮的基金申请又要泡汤了,他沮丧地想着。

  不过他的内心里也生出了一丝疑惑,“富岳”的内部可能会出什么样的问题?但是他也并没有深究这个问题,因为他不觉得这件事情与他有多大的关联。

  失望之后,他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川村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吉野也就没有再强求下去。

  不过这两天那组阵列集群似乎有松动的迹象,川村暗想。所有的中央处理器不再以最高频率运行了,这也许是个好兆头。川村现在只希望那个霸占了计算资源的家伙能尽早收手,尽管他甚至无法追踪或者阻止他,当然如果这个家伙真的存在的话。

  在宴会结束后,二人分道扬镳。

  川村赶上了返回神户的新干线,在车上闭目养神的他,接到了一通电话。

  来电显示是他的下属神田吾史。

  他走到车厢的角落,接通的电话。

  在听取了电话那头的汇报后,他忍不住低吼起来,引起了乘客的一阵侧目。

  他向周围鞠躬道歉后,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冷静下来后,川村仔细地考虑着他的报告。

  电话那头,神田说的是:“头儿,B15-74的计算机组的控制权回来了,我们现在已经接管了它们的管理权限。而且我们发现并没有遭受任何损失,反而增加了奇怪的东西。我们发现了一条新的软链接产生了,它指向一个被加密的地址,我们无法破译。”

  思考片刻后,川村拿起手机,向神田传达了一条指令。

  “此事到此为止,无需再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