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修真小说 > 这个猴子太苟了 > 第五十五章:四方云动(一)
  北俱芦洲之北,是一片无尽汪洋,时人谓之北海。

  那北海再往北呢?

  没人知道。

  曾有仙人为了探寻,斩海破水,于海底踏歌而行,但后来呢?据说这仙人就此消失在了世间。

  也有人说,北海尽头,乃是天涯海角,再走便会坠入无边炼狱,身死道消。

  作为一个经历了九年义务教育的人类高质量男性,起初陈悟念对时人的这种想法相当的不屑一顾,甚至还隐隐鄙夷这些仙人空有本事却颅内空空。

  难道都不知道这世界是个球吗?

  能不能有点常识?

  北海再北……那应该就到南海了,哪来的什么无边炼狱。

  但这一次出行,陈悟念发现当初的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按照当初物理书上的的知识,如果世界是个球,你在海面上极目远眺,应该先看见桅杆而后才慢慢看得见船身。

  但是这个世界当真完全不一样,在空旷的海面上,只要你的目力极好,想看多远便能看多远。起初陈悟念还以为是因为自己飞在海面上,角度不一样的原因。还在西牛贺洲的海岸线边站了良久。

  最后通过那几乎一览无遗的海岛,陈悟念发现了一个事实……这个世界,似乎真的就是一个平面!

  一个硕大的,或许还是悬于某处高空的平面——这才是这个修仙世界的本质。

  再说回到现在。

  现下,已经降至腊月,其余三洲寒冷之处已下过了初雪。但处于极北的北俱芦洲依旧暖如孟春。甚至在北海的海面上,还可见到丝丝蒸腾起来的白雾。

  陈悟念便盘坐在凌于北海海面的飞剑之上,认真的控火祭炼着丹炉。

  这三月来,陈悟念一直在炼制那具替身,准备迎接不知什么什么时候就会劈到头顶上的天劫。

  毕竟按祖师当日所言,这糠米若是带出北俱芦洲的地界,过了北海其中精气便会迅速散尽。因此,虽然觉得有些许不安全,陈悟念也只能选择在此处将替身炼制完成。

  而这精气,倒也的确有为替身凝出经脉的效用。

  但唯一让陈悟念意想不到的是,这替身所需的精气实在是太过于庞大,而糠米中能炼出的精气相比起来充其量只是十万牛一毛尖尖。

  如此一来,这三个月所耗费的糠米已经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

  也还好这糠米在这北俱芦洲算不得稀罕物。

  即使没有人为耕种,也生得到处都是,而且生长速度极快。要不然陈悟念都害怕自己用光了北俱芦洲之人的口粮,从而遭到追杀。

  这追杀可不是说笑的,若是这些糠米用作常人的口粮,完全足够一个凡人城镇全城之人吃上两三载的。光换成黄白之物,都已不知几许了。

  陈悟念双手捏决,一心三用,既要控制丹炉又要控制火焰,还要让精气灌注于替身体内,慢慢凝出经脉。

  在心火的炼制下,丹炉缓慢旋转着,糠米中蕴含的精气如一道道气柱钻进了替身的口鼻两窍。

  “嘭……”随着一声沉闷的爆裂声,丹炉停止了旋转。

  陈悟念微微叹了一声,熟练地倒出了丹炉中满炉的米花,装进了储物袋中,而后又添了些新的糠米进去。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爆米花的香气,闻得陈悟念阵阵反胃。

  这几个月来,吕一缕吃得快吐了,他也闻得快吐了。

  虽然香,但也架不住天天轮轴不歇气地闻啊!

  一开始,陈悟念以为炼糠米跟炼其他的药材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糠米毕竟是谷物,与草药截然不同。

  在火焰的催化下,陈悟念足足做了三个月的爆米花。

  “没事没事,只剩两只脚的经脉没有打通了!快了快了!”陈悟念干呕了两声,在心里这般安慰着自己,继续爆米花……应该说是继续炼制替身。

  ……

  东胜神洲,昆仑山顶。

  祥云环绕,白鹤纷飞,明是微风徐来,却又似仙人呓语。

  自元始天尊隐世不出后,此处便成为了阐教的圣地,现今只有两位尚在人间的四代弟子居于此处。

  而一代二代三代弟子,或是在各自道府潜心修炼,或是在天庭谋得一官半职,皆不问尘事。

  “正宇真人,正德真人接旨!”

  “嗯?”

  当日到过北俱芦洲的金发青袍道人正在闭目修炼,闻言猛然睁开眼,双目中两道金光射出,打在空中噼啪作响。

  身形瞬间消失。

  下一秒,这道人便出现在了道观门前。

  身边,另一金发道人与他同时出现。只不过他是着青袍,长发及腰;另一金发道人却是着褐袍,长发将将过肩。

  除了这两点之外,二人无论是身形外貌皆是一模一样,显然是一对双胞胎兄弟。

  “正德,怎么回事。我闭关数百年,由你掌教,为何今日天庭会降下玉帝敕旨?”那褐袍道人皱了皱眉,语气却是没有半分感情。

  修道之人大多讲究太上忘情,修为到了一定境界,一颗心都已几近如磐石,难生七情六欲。

  正德也就是青袍金发道人,听到兄长问话,先是不易察觉地一怔,心底微微有些犹豫。

  他大概有所猜测。

  上次在北俱芦洲,自己那子孙的嫡系弟子被杀了个干净,还丢了一套宝珠。单体只是上品法宝,但若是七个一体结阵足以对抗中品灵宝。

  如此一来,又怎可能善罢甘休?

  在天庭放任,人间无人能管的前提下,而今的动静只怕是不轻。

  而且,他还在北俱芦洲找到了一样东西。在摸不准来历的情况下,他去了九仙山桃源洞走了一遭,求见了师叔祖。

  但是师叔祖的态度却是相当暧昧。

  起初先是一愣,而后便是久久的沉默。

  开口后,便让他莫再管此事,就当从未见过此物,也不要向正德提起。

  而且他也知晓自家大哥的秉性,若是让大哥知晓,不说大义灭亲,恐怕也有不少人少不得责罚。当即也是皱了皱眉,故作不解道:“我也不知。”

  “嗯。”正宇微微颔首,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

  二人没有再交谈,整衣、肃容、焚香,负手立在门前。玉帝领三界,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不多时,一道金光刺透云层,洒在了两人身上。

  来了!

  两人心中一肃。

  紧接着,在那金光中,一个金甲力士踩云而下,手擎玉帝敕旨,朝着二人行了一礼。

  “见过正宇真人,正德真人。玉帝敕旨到!”

  “如此便麻烦力士走这一遭了!”正宇真人淡然说道,脚踩祥云迎了上去,接过了敕旨。

  那力士再行了一礼,随着金光踩云而去。

  正宇真人随即解封打开卷轴,一排金字从卷轴中冲天而起,悬在半空。

  南瞻部洲妖魔做乱,为害生灵。闻道宗汝之一脉下山除妖,甚为欢喜。望斩大妖,天雷加其身,悬首示众以正视听,可命天兵天将助之。

  其他的便是一大通漂亮至极的场面话。

  正宇仍然面无表情,但正德却是双拳紧握。

  这话虽然说的极为漂亮,但谁看不出这是来问责的呢?

  你们下山除妖,结果还是生灵涂炭。赶紧斩个大妖证明一下你们的本事,要不然我就要派天兵天将插手了,到时候你们地盘丢了不要怪我!

  “兄长,便任天庭如此辱于我等?尽是连阐教都不愿称了?”

  “正德,你着相了!三教合一,本就是三位圣人共同商议的结果,老子之化身都于天庭任职,我等又何必拘泥于这么一个称呼呢?”

  正宇淡然道。

  “可是……自封神大劫后,南瞻部洲一直便是由我阐教与人教共治,何曾受过他天庭染指……”

  “什么叫染指?天地人三界皆受玉帝管辖,这是当初三位圣人的决定。”正宇不耐烦的打断道。

  “我将晋大罗,这件事你便去办吧!莫要让天庭再找出岔子!尤其是,莫让师尊蒙羞!”说着,正宇真人颇具警告意味地看了正德一眼。

  正德一瞬间,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皆被看穿,猛地一颤,躬身道:“是!我知道了!”

  “甚好!”

  ……

  太微玉清宫,两人正在手谈,面露笑意。

  “昊天,就让凡间那些人如此妄为?这天将乱啊!”一红衣黑面老者,手持黒棋眉头紧皱。

  “祖师,何为妄为?这天也乱不了!”一头戴九旒冕的男子笑道。

  “下界因为那阐截二教、妖魔做乱已死伤了不少凡人!此举,已是犯了天条!”祖师皱眉道。

  “天条?我允了,你肯了,那才叫天条!死得不过是几个凡人罢了,仙人才是我天界基石!”昊天笑道,白子轻落。

  “可毕竟有违天和!”

  “祖师,你还记得当年那十二祖巫?”昊天转了一个话题。

  “记得,但他们皆已伏诛封印,与此事何干?”

  “巫妖一族,有一术。名唤蛊术,据说便是豢养各式毒虫异兽,任其厮杀,取最后存活者,便为蛊兽蛊虫。

  你看当今,阐教人教截教皆有仙人在天庭为官,谁都想让选拔自己的亲信。若任其施为,我天庭用不了多久便又是三足鼎立,成了他们蛊虫厮杀之瓮?届时,那才叫天乱了!

  与其天乱,倒不如任其在下界拼杀,全凭本事,选最后的存活者入天庭为官。漫天神仙,其实也是再等这一幕,要不然早就有人下凡去管了。

  这凡间再乱,天还是天,但若天倾了,凡间可就不是凡间了!莫忘了,下面还有那些人呢!

  如今,还是便是要等西游大劫!”

  昊天说着,白子落盘。

  “祖师,你输了!”

  祖师脸色变了变,低头一看。

  棋盘上,黑白分明。

  黑子,正巧差了三道气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