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桃源一夜春风来 > 第106章 苗岭七月半
夕阳斜照,晚霞满天,陆望晴和云归远正坐在鱼塘边上闲聊,不远处的春风楼外,突然传来秋子龙的声音喊道:

“云大哥,陆老师,吃晚饭了!”

云归远转过头来,随口回答道:

“好的,马上就来!”

陆望晴一边站起身来,一边问道:

“还去你师父家吃饭吗?”

云归远也站起身,一边拍拍衣服上的灰尘,一边回答道:

“是啊,去师父家吃饭,人多,热闹!”

陆望晴淡笑道:

“我看你没事老在秋老先生家里蹭饭,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呢!”

云归远含笑道:

“我要把自己当外人了,师父岂不是更伤心,你也不要把自己当外人才好,现在他们也都把你当成自己人了呢!”

两人说着话,就来到了春风楼,帮着大家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就一起走向了秋荻家。

他们来到秋荻家的时候,就已经是黄昏时分,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刚刚从西边的山后消失,天地间很快便暗淡下来了。

刚走到院子,还没有走进门,就已经闻到一阵浓浓的鱼香味,那香味甚是诱人,秋子瑶对陆望晴说道:

“这是我妈妈蒸的鱼,味道可香了,等一下要多吃点哦!”

陆望晴笑着点头道:

“嗯嗯,我发现你们一家人都很会做饭,这段时间,我们都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呢!”

这时,刚走出门来的许采薇正好听到这话,就开心的回答道:

“就要这样才好,客气就见外了!”

说着就招呼一大群人进家了。

秋荻坐在餐桌边上,进门的人都纷纷跟他打招呼,他也都面带笑容的一一回应着。

由于人太多,大家就分成了两桌,主桌有秋荻、许采薇、云归远、陆望晴、秋子鸿、秋子瑶、韩江雪以及她的两个堂妹,秋子林、秋子龙、秋子溪、秋子瑜、秋子寒、林默凡、钟灵和韩江黎则坐到了另一桌。

因为是节日的缘故,今天的菜更丰盛了,主桌除了陆望晴要开车不喝酒外,其他人都倒上了酒。

另一桌则是秋子林、秋子龙、林默凡和钟灵四人喝酒。

饭菜都做好后,秋子鸿就先祭祀祖宗,在堂屋的香火上点上香烛,供桌上摆上饭菜和酒,然后烧了纸钱,放了一小挂鞭炮后,才准备吃饭。

开饭后,两桌都很热闹,主桌这边,许采薇一个劲的热情招呼客人,尤其对韩江雪,那是越看越喜欢,由于已经来了好几天,韩江雪打算明天就要回家,许采薇不由再次挽留道:

“江雪,你们这么远的路,好不容易来玩一趟,就带着弟弟妹妹们多玩几天再走吧,现在正好是假期,陆老师也有空陪你们一起玩,这段时间都在这里忙,没时间去苗岭市转转,如今忙完了,就多玩几天再回去。”

韩江雪微笑着婉拒道:

“不用了,阿姨,我们已经出来一个星期了,这几天在这里玩也很好啊,人多热闹,我们都玩得很开心,至于苗岭市,那就下次来了再去玩好了!”

陆望晴淡笑着问道:

“江雪你们怎么回去呢?”

韩江雪笑着回答:

“我弟弟在手机上订好了火车票,明天子鸿送我们去火车站上车。”

云归远也开口问道:

“几点钟的火车呀?”

韩江雪回答道:

“下午一点的火车。”

陆望晴想了想,就建议道:

“那我们明天也送你们,早点出发,到苗岭市转一转,赶车总是来得及的。”

韩江雪沉吟片刻后,才点头道:

“那也行,就是麻烦你们了。”

陆望晴笑着摇摇头说道:

“自己人,麻烦什么,我们正好也没事,就一起逛逛街,看一看,我都还没有好好的逛过苗岭市呢!”

这边正说着话,只听另一桌不喝酒的那几个人都已经吃好饭了,秋子寒跑过来问道:

“爸,我们开始烧香插香瓜了好不好?”

秋荻淡笑着点头回答道:

“好,注意安全啊!”

秋子寒开心的说道:

“好的,知道了。”

一边说话,就一边小跑着去拿香了。

秋子溪、秋子瑜和韩江黎也都跟着秋子寒走了出去,

陆望晴不喝酒,不一会儿,她也吃好了,跟众人打了声招呼后,也好奇的走向屋外,她刚走出家门,就看到院子里插了不少香,靠近楼房的阶梯下,还有三个香瓜,那可不是吃的香瓜,而是用一根两米长的竹竿,上面插上一个小南瓜,然后将点燃的香插到小南瓜上,看起来像一个会发光的大刺猬,确实挺漂亮的。

这三个是已经插好的,而这个时候,韩江黎与秋子寒还在各自继续插着一个,很快就变成了五个。

此时的门外,月亮悬挂在空中,漫天的星斗眨着俏皮的眼睛,星光伴着月光,照着整个苗岭,显得朦朦胧胧的,颇有几分神秘的意味。

  秋子溪和秋子瑜每人手里拿着一把点燃的香,在院子里的泥巴地上一排一排的插着,一会儿工夫,院子里已经插了一半。

  只见一排排点着的香,一闪一闪的燃烧着,增添了几分“鬼节”的肃穆。

陆望晴信步走下院子,小心翼翼的顺着香的空隙走向秋子溪姐妹俩所在的地方,让秋子溪分了一些给她,也跟着一起插起来。

秋子溪小声的对陆望晴说道:

“我们现在插的这个,叫露水香,是给祖宗引路的,让他们能够找到回家的路!”

  “等一下插完香后,我们还要在每柱香的边上烧三张纸钱,以敬祖宗,祈求祖宗保佑我们一家人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陆望晴轻轻的点头道:

“嗯,相信祖宗会保佑你们的!”

  当三人插完露水香的时候,韩江黎与秋子寒的香瓜也都插好了,五人合到一起,就开始烧纸钱,一大篮子的纸钱,五人的手里都各拿着一叠,先是拿出三张点燃后,就放到一炷香的边上,然后又从手中拿出三张,继续点燃,放到下一炷香的边上,就这样不停的往后面传下去,十来分钟才全部都烧好了。

这时候,韩江雪三姐妹已经吃好出来,一回儿,秋子林、秋子龙、林默凡、钟灵和秋子瑶也出来了。

秋子林和秋子龙各自点燃了两大把香,拿出来后,分别分给大家,秋子龙开口道:

“走吧,我们到路边插过路香去。”

  秋子寒和韩江黎各自将一根插有香瓜的竹竿斜着扛在肩上,跟着大家一起走出了院子。

秋子林叮嘱扛着香瓜的两人一定要斜着扛,小心被香灰烫伤。

走出院子,只见外面的路两旁,都已经插有香了,看来有人比他们更早出来了,于是几人就继续往前走。

  此时,村子外面已经很热闹,很多小孩都扛着香瓜既兴奋,又小心翼翼的走着,当他们走过十二生肖的桥,来到马路边上,很多孩子都会找个地方把竹竿插好,然后才放心的去玩耍。

  只见马路边上插着一排闪闪发光的香瓜,看着倒也挺壮观的。

  而马路的两边,则有不少人都在插香,陆望晴等人也都跟着凑热闹,大家说说笑笑的,都觉得这个节日挺好玩。

  插好后依然要在每柱香的边上烧上纸钱,秋子溪告诉陆望晴说道:

“这是烧给那些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们,以免他们去和家里的祖宗们争抢,或者骚扰阳间的人,就叫烧过路香。”

  插完手中的香后,陆望晴站起身来,放眼望去,只见两排长长的过路香随着蜿蜒的马路边一直延伸,远远看去,就像一条闪光的火龙似的,很是赏心悦目,加上小孩子们的玩闹声和年轻人的谈笑声,让这本该有几分阴森的“鬼节”,却找不到一丝阴森的感觉。

路上的人,几乎都往苗王庙的方向走去,陆望晴这一群人也跟着往前走,当他们来到苗王庙门前的广场上时,这里已经聚集着不少同村的男女老少了,大多数都穿着民族的服装,脸上都满怀着激动和期待的表情。

  广场上,人们围成一圈一圈的圆圈,层层的站着,当中留有一片十几平米的空地,中间已经备好了一张小方桌,上面摆好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道具,桌子边上还立着放有一个簸箕。

  众人都在议论纷纷,相互交谈着。

秋子瑶对陆望晴和韩江雪介绍道:

“马上就要放七姑娘了。”

大家都好奇的靠近了围观着,在秋子龙的介绍下,陆望晴和韩江雪等人才明白。

  原来,放“七姑娘”的人,一般都是“得道”的师傅,不是哪个人都可以随便放的。

  云溪村主持这个仪式的是六十多岁的老太婆,大家都叫她“秋三娘”。

  秋三娘是一个守寡多年的老寡妇,虽然已经六十多岁,但精神状态还是很好的,看起来只有五十多岁的样子。

  她也是从村里的前辈那里学来的这个仪式主持。

  只见她虔诚的点好了三柱香和一支红烛,插到小方桌上装满大米的升子里。

  插好香烛后,秋三娘吩咐同村的妇女,将村里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扶好坐到一个凳子上。

  小姑娘十五六岁,叫江小雪。

  只见她有些紧张的坐下后,又害羞的看了一眼围在身边的乡亲父老,声音轻轻的,有些胆怯的说道:

“三娘,你们可要把我召回来啊!”

秋三娘一脸慈祥的笑着回答道:

  “放心吧,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肯定能把你召回来的,又不是第一次放,哪一年不都能召回来的吗?”

  看到秋三娘温和的笑容和自信的表情,江小雪才稍微安心了一些,继续安静的坐着。

  这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拿来一张彩色的毛巾,盖到了江小雪的头上,把她的脸也遮了起来。

  在江小雪的周围,放有一圈凳子,坐着的都是村里年长的老年妇女,身后站满了同村的男女老少们。

  大家都紧张而又安静的等待着。

  仪式终于开始,只见秋三娘一脸肃穆的给祖师爷烧了三张冥币,请求“七姑娘”下凡。

  然后,左手端着一碗符水,右手的食指叠到中指上,大拇指掐住中指的关节,沾上符水,围着“七姑娘”的头顶一边反复“挽诀”,口中还一边念念有词的,念出的都是些含混之语,嘴巴里叽哩咕噜的,旁人即使认真去听,一时间也听不明白她念的是什么。

  直到后来,才模糊的听到几句:

“大姐烧香二姐请,早请仙姑下凡尘;二姐烧香三姐请,早请仙姑下凡尘……”

到十姐后又回头念:

“十姐烧香九姐请,早请仙姑下凡尘;九姐烧香八姐请,早请仙姑下凡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