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本姑娘六界有人 > 第61章:真相揭露
承之己反复看着与自己青梅竹马手牵手的男人,死死地顶着两个人连接的手。

心中有一种觉得这个男人明明很帅可为什么此时在我眼里他是如此的丑陋并把他当敌人的感觉。

“这才几天?”他说话时的强颜欢笑比较微颤,“你就交新男朋友了?好啊,你好!”他将手伸向华知晓,示意问好,成功让他的手离开了华知音。

这令他舒服了很多,也露出了几天没联系后的重逢式微笑。

他身边的承之羽一直在看华知音,她既有质疑和不服,也有确信和徘徊,想起了冥界她接的任务。

除了这一点,她还在观察自己弟弟和华知音的举措、举动等一系列暗示。

并且她看出了华知音身边的男人不是她男朋友,也知道她就是来气承之己的,而气的源头正式她自己,因为前几天她的身份是之己的女朋友。

而且她和弟弟百年的相处练就了她最了解弟弟的心理,所以他一眼就看出了弟弟在疯狂的吃醋中。

“我来……是想跟你说一件离奇的事,你可要准备好。”

承之己眼神示意,顺势向前走去,带动了四人队伍在公园河边散步。

承之己和承之羽姐弟俩并没有手牵手,只是并排前行。

华知音和华知晓兄妹俩却一直手牵手,只是为了气人。

像他们两家这种按字辈取名的家族属实太罕见了,这也是强大的家族在支撑,像是有些家庭早就随便起了,而他们两家的名字才是真正的名字起法。

整齐、井然有序,读起来、看起来也好看。

在说之前,他看了眼姐姐,像是在征求同意似的,姐姐点头后才可以交代。

“这第一件事,是她。”他指向姐姐。

“她并不是我女朋友,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她是我姐,一个爹一个妈生的亲姐。”他点不可思议的摇头,边道。

听到这则消息,华知音整个人都蒙了,不知所措,脑子里一堆问号,一大串问题想要问他。

但由于太过着急,她挑了一个关键点。

“我从小跟你长大的,你有姐姐我应该知道啊?怎么从来没听你提及过啊?”

承之己抿着嘴,眼神一睁,表示我也很诧异啊!

“我都不信,但不得不信,她确实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姐。”

多年两个字,他特意用了着重音,表示重点在此,而这个多年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或许可以用百年来形容,但真相得一点点揭露。

经历了那么多事,法师、兽族和神奇的匕首以及御剑飞行,甚至包括清誉心、柳睿战斗时嘴里念叨的道法咒,统统都是这一切的不可思议的证明。

可华知音还是半信半疑,内心觉得,这只不过是他想挽回我的说辞罢了,想听听。

而另一个人则不以为然,那就是和承之羽同样命运的华知晓,不也是失散多年!

“事情——恐怕得追溯到四百年前。”

“公元1530年3月3日亥时七刻,我出生了,六刻是我姐出生的时间。”

“据说,那时我爸被天庭、法界和人界的官兵追杀,被迫把我姐放在三叔家寄养。可逃走的一刻钟后我出生了,和姐姐分开了。我妈利用自己极高的修为保护了自己刚生完孩子的身体,逃窜到了远方,回来时三叔已经不在那了。”

他详细的、一字不落的讲解这故事。

从第一句话说完以后,华知音和华知晓兄妹二人就起了同一个疑问,也是正常人第一个起的疑问。

兄妹二人互看了一下,然后问道:“1530年?那你……不得五百多随了呀!你骗我呢?”

承之己无语的抿着嘴,此时他是已经想起了那几百年记忆的状态的,所以很无语。并且回怼,道:“怎么了?不信?清誉心都能几千岁,我们法师家族怎么不行?”

虽然这句话捎带一丢丢歧视的意思,但也是为了证明法师的长寿,所以无上大碍,都能理解。

兄妹二人又互看了一眼,无言以对,继续听故事。

“我姐被三叔带大,然而三叔却视我爸为仇人,视正邪两面无顾,把我爸为了正义生存、为了家人的被迫举动,出卖我爷的罪行行为视为弑父。”

“对我姐进行洗脑,说我爸就是罪人,曾经被三界加一黑暗势力追杀就是为了绳之以法。”

“然而三叔忽略的,是导致这一切发生的人却是我爷。”

“就这样,我爸和我姐就成为了仇人,还说要带着我控制我爸的大业。”

“……经历一系列误会。”

“我姐把我从我爸身边抢了出来,把我被我爸洗脑,跟我生活了两百多年。再之后,我爸又抢了回去,我姐也被洗脑的非常严重,不听我爸解释。”

“一个误会持续了几百年,知道前两天儿,才化解。”

承之己越说越激动,越说越进入状态,越说越对三叔这个人充满了仇恨。

若不是他,姐姐可能早就跟家人团聚,就不会有那么多年的提心吊胆了,我姐姐也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承之羽越听越伤心,越听越觉得自己、弟弟好不容易,也牵起了手,可这次看起来性质就不同了,华知音看到后也没有任何排斥和吃醋的感觉了。

全场,华知音全程心疼姐俩,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甚至更爱承之己了。

而另一个,终于露出了不可思议、不敢相信、难以置信和不知所措的表情,惊讶着。

“哇,法界、四百多岁,这……”他没有了任何语言能够表达,全都在脸上体现了。

“你真的信吗?”他碰了下妹妹。

华知音也终于找到了第二个必须该问的问题,而且一定要知道。

她来到承之己身边,承之羽自然为两人让路。

“可我明明记得你小时候的样子在我脑子里,还有我们一起玩的经历、记忆和纪念。”

“这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我也……哈哈哈!”她笑道不敢想不敢想。

接下来,是他最不想说的话,可能会影响到华知音的心情和理智,但该说还是要说。在此之前他非常的紧张,间接的给足了华知音走出惊叹的状态。

“其实……”他瞬间性戛然而止,表情狰狞,苦不堪言。

“我们从小长大的记忆是我把用法术伪造的。”

果不其然,华知音听到后,脸色瞬间就变了,脚步和前进的速度也瞬间停了下来,皱着眉疑惑着。

有一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人生被别人控制。

她冲着华知音喊:“混蛋!那……我自己真正的成长记忆究竟是啥啊!太他妈不公平了。”

她想开口大骂,但又因为某种原因止住了,华知音来到河边的围栏边,看着流动的河,一动不动。

“听着音音,我是承之己的爸爸。”她的耳边出现了承之己爸爸承杰的声音,她发现自己动不了,也说不出话,身体完全被承杰给控制住了。

“你的人生被我控制真的很抱歉,但你和我儿子的记忆不是假的,从小长大的一切也不是假的,都是真的。是我在成神以后把我儿子的年龄线和相貌都给变了。”

“他现在是18岁,耗损了我成神的所有法力,才消除了他的永生体质,没敢告诉他,只给了他几百年的记忆。”

“所以,伯父在这告诉你真相,不只是为了让你知道你的童年是真的,还想告诉你不要把这事告诉他。,请你理解。”

“你是我内定的儿媳妇,再见。”

说完,承杰的声音在华知音耳朵里消失了,身体和嘴巴也都能说话了。

她得知自己的人生并没有假的后,情绪瞬间就变了。

回头时眼泪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平衡快乐感。

“承哥!算了。”她将真相隐藏的戏演的很出众。

“只要有你在我脑子里,就行,我不管什么真假。”

这句话,承之羽和华知晓都看出来是表白了,可承之己却天真的认为这是原谅。

四个人继续走,故事也讲完了,华知音再次停下。

她活蹦乱跳的来到了哥哥身边,挽住了哥哥的胳膊,头也可爱的靠在了哥哥的肩膀上。

“我也有一件离奇的事跟你说,准备好了吗?”

“相信我,比你的还要劲爆喔。”

她拉着哥哥来到承之己和承之羽面前,跟介绍人似的站在两人面前。

华知晓也做好了真相暴露的准备,准备伸手是好。

“这位,也不是我男朋友,跟你一样,是我哥哥,而却是一个妈一个爸的哥哥。”

“别不信,就是这么巧合,我也是前两天我才知道的。”

“怎么样?帅吗?魁梧吗?”

她充满的表达了自己和哥哥之间的奇妙联系,就跟承之羽关心弟弟一样,兄弟姐妹自己的心灵感应非常强烈。

华知晓先是跟承之己握手,正确、合理的握手,然后跟承之羽握手,表示认识了。

“你是做什么的?”承之羽姐姐好奇的问,她像是看出了什么似的。

他先是看了看妹妹,然后妹妹道:“说吧,这都是自己人。”

得到答案后,他毫无客气的说:“遇到我妹前,我曾经是个恐怖分子,也干过杀手。”

“嗯?有意思,哈!”承之羽若有所思的琢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