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斗破之我叫纳兰叶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危机!
  荒野上空的厮杀还在继续,我抬头遥遥看着上空战局,耀眼的火光下,我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这场战斗,稳了!

  夜空中的那巨大灰褐色火凰,那几乎凝聚了方言三人体内大部分斗气所转化凝聚而成的火凰,温度的确高得恐怖,已经极为的接近青莲地心火了,但是……

  “不论再如何接近,终究也不是真正的异火!”

  我冷笑一声,这世上,大概没有比我更了解异火的人了,哪怕是药老,哪怕是萧炎,也都没有我了解异火。

  那等天地奇物,就凭区区一个魔炎谷也妄想“人造”出来?或许只有一位火属性斗帝,才能创造出一位新的异火!

  而他们想要使用这种“半生不熟”的假异火,将天火尊者击败,无疑是一件异想天开的可笑事情。

  夜空中,密密麻麻的灰色火羽终于是尽数湮灭,然而当方言他们看见火球之中,丝毫未损的天火尊者时,一股铁青之色,逐渐爬满了他们的脸庞。

  “该死,祭火!”

  方言眼中闪过一抹狠意,头也不回的低吼道。那两名长老脸色微做一变,旋即牙齿狠狠一咬舌尖,喷出一口殷红鲜血。

  鲜血喷出,并未散去,反而凝聚成几滴血珠,滴溜溜的在其面前旋转不休!

  一口鲜血喷出,两名长老本就萎靡的气息更是再度削弱,显然,这一口鲜血,并非寻常血液,而是蕴含了他们体内最为精纯斗气的本体精血。

  “噗嗤!”

  方言也是一口鲜血喷出,最后手指一引,另外两团鲜血飒射而来,最后三团血液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拳头大小的深褐色血液团。

  “去!”

  袖袍一挥,那团血液飒射而出,最后直接是投入进了那巨大的火凰之中。

  血液入体,那伸展着双翼的星空火凰顿时凝固,一股诡异的血红之色,从其体内渗透而出,转眼间,便是将火凰从先前的灰褐色,转变成了诡异异常的血红之色。

  伴随着火凰颜色的转变,一股浓郁的血腥之味,也是缓缓的自其体内弥漫而出,最后将这片天际都是渲染得略显猩红。

  “杀了他!

  血红火凰的气息再度暴涨数成,方言眼神血红的望着那变了模样的星空火凰,眼中浮现一抹狞笑,手指猛然指向天火尊者,厉声大喝着。

  “啾!”

  方言喝声落下,那血红色的星空火凰那空洞的眼中,也是陡然涌上血红之色,尖利的鹰啼声震耳欲聋的在天际响起。

  它猛地冲天而起,又双翼一收,庞大的身体宛如离弦之箭般,自高空向天火尊者俯冲而下!

  星空火凰的速度快得有些恐怖,好似撕裂了空间般,一个闪烁间,便是直接出现在了天火尊者两丈之外,锋利的鸟喙上粘附着浓郁的血红之火,就好似一枚赤铁锻造的箭簇!

  “妈的,这都什么破东西!”

  看着如此强悍、速度如此之快的火焰巨鸟,天火尊者没有半点恐惧与害怕,甚至连一丝凝重都没有,反而被气的够呛!

  天火尊者都快气得跳脚了,看着方言三人满脸都是恨铁不成钢,骂骂咧咧道:

  “一群蠢货,火焰最重要的就是单纯、干净、纯粹!再看看你们这破东西,风、血,什么东西都往里面加,你们当这是火锅呢?”

  他嘴上骂着,手中动作却是不慢,双手掐诀不断,笼罩在周身的火球顿时轰然炸开!

  一道巨大的赤红色“火焰花朵”在夜空中绽放,遮云蔽月,耀眼而璀璨,就好似一颗冉冉升起的太阳,远在数百里外都能遥遥望见。

  火球炸开的剧烈冲击波越过数里距离,向地面波及来,荒草飞舞,沙石四溅,我连忙站在云韵身上,撑起防御罩,将这些杂物和扑面而来的热浪挡下。

  透过有些扭曲的空间,我抬头看去,只见俯冲而来的星空火凰一头扎进赤红火海后,就像是小鸡入了翻滚的油锅中,开始剧烈挣扎起来,拼命扇动双翅,试图飞离这片火海。

  但天火尊者哪里会放走它?右手猛地握拳一抓,巨大的火海就像花朵般开始迅速合拢,将星空火凰团团包裹起来。

  “嗤!嗤!嗤……”

  天火尊者的赤色火海颜色并不深沉,反而带着点晶莹通透的意味,目光可以透过赤色火海,清晰看到在星空火凰接触到赤色火海后,就像是被烧着了,身上发出“嗤嗤”声响,并且不断有黑烟飘起,就好像有什么杂质被煅烧出来。

  “叽!叽!”

  在赤色火海的煅烧下,星空火凰变成了受伤的老母鸡,不断的扑腾挣扎着,凄厉的尖鸣声随之响起。

  “一群没用的废话!”

  鹰山老人看得怒骂一声,双手掐诀,身周天地能量汇聚而来,在他头顶迅速汇聚成了一柄青色巨剑,剑柄在下,剑尖朝上,剑身四周有大量风刃飘着旋起舞。

  “桀桀,受死吧!”

  他右手做剑指状,遥遥朝火海中的天火尊者一指,顿时青色巨剑垂落下来,朝他激射而去。

  巨剑划过夜空,速度奇快,途中却没有引起半点声响,悄然无息间便来到天火尊者身前。

  与庞大的青色巨剑相比,天火尊者的身形显得有些瘦小,这一剑不像是刺,更像是碾压……

  但却是天火尊者碾压这柄巨剑!

  他左手轻轻点出一指,顿时指尖也有一柄火焰长剑凝聚而出,长剑不大,与寻常剑大小相当,但却极为凝实,那火焰都快凝成晶体,反射着淡淡的月光。

  “嘭!”

  两柄剑尖撞击在一起,火焰长剑纹丝不动,青色巨剑却骤然出现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痕,然后整个剑身寸寸崩碎!

  远处的鹰山老人面色一变,旋即阴冷笑着,双手再度掐诀,只见崩碎的巨剑剑身碎块一变,碎块如流水般流动,化作了一柄柄青色小剑,密密麻麻何止上千柄?

  “剑刃风暴!”

  他低喝一声,双手一引,顿时上千柄青色小剑宛如沙丁鱼般,绕着天火尊者旋转飞舞,化作一道青色的龙卷风,围着天火尊者不断切割。

  天火尊者一个不防,身上的黑袍被割成了布条,破破烂烂的,显得极为狼狈,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

  “哼,看着厉害,不过是个小戏法罢了,还是留着逗你孙子玩吧!”

  他不屑的冷哼一声,双手掐诀,四周海量天地能量汇聚入火海,整座火海顿时暴涨,热浪滚滚间,烧的虚空都泛起一阵涟漪。

  “万物皆为燃料,无物不可焚烧!”

  天火尊者低吼一声,无数火焰升腾飞舞而起,将他身周的“青色龙卷风”牢牢包裹住,再度煅烧起来。

  战局顿时陷入僵局,无论是方言三人的“星空火凰”,还是鹰山老人的“剑刃风暴”,都被天火尊者卷入了火海中焚烧。

  我站在地面上看着,心里说不紧张是不可能,毕竟天火尊者还没完全恢复,而厮杀又岂有必胜之理?

  我站在云韵身前,紧紧握着她的右手腕,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却是魔炎谷三人最先支撑不住。

  “老大,快收了火凰,这火海太厉害了,火凰快顶不住了!”

  一名魔炎谷长老焦急喝道,他们三人与火凰有着感应,此时自然能够感应到,后者再被不断焚烧后,情况越来越不妙。

  方言此刻铁青的脸已经逐渐掺杂上了一丝苍白,到得现在,他也终于是明白,使用“化生火”来对付一位火属性斗宗,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幼稚可笑!

  “收!”

  心中闪过念头,方言不敢再有丝毫迟疑,双手法诀一变,顿时火海内的星空火凰扑腾的更加剧烈,哀声悲鸣着振翅欲飞。

  可那赤色火海就好像一堆泥潭,粘稠而厚重,无论星空火凰如何振翅,却深陷其中,无法飞出!

  星空火凰的哀鸣声愈发凄厉起来,庞大的体型也不断被焚烧缩水,方言三人顿时慌了。

  这“化生火”可不是斗气,斗气消耗完了要补充多简单,直接吸收天地能量,不要钱,随便吸收。

  可“化生火”却要消耗大量斗气、通过数道繁琐的程序、中途还要消耗不少珍贵的材料,才能凝聚出一小点“化生火”!

  总之“化生火”很珍贵,而这道“星空火凰”,消耗了方言体内几乎全部的“化生火”,要是被天火尊者给烧光了,他们损失就大了!

  “鹰山老人,你还有没有招了?快使出来啊!”方言偏头朝鹰山老人吼道,脸上有些气急败坏。

  鹰山老人撇了他一眼,目光深处带着几丝不屑,区区一个斗皇,凭借小术勉强可以与斗宗一战,就以为能和他平起平坐了?

  感受着“剑刃风暴”被天火尊者不断焚烧,他脸上没有太多变化,不过是些斗气,没了就没了。

  目光隐晦的望了眼地面,鹰山老人突然笑了起来,幽幽说道:“老夫还有一招压箱底的绝技,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施展,你且帮老夫拖延一二。”

  方言也没了办法,星空火凰被天火尊者困着召不回来,只好点点头,沉声说道:“老夫尽力拖着,你快些!”

  说完,他与左右两位长老相视一眼,三人目光凶戾之色,手中法诀同时一变,原本挣扎着欲飞离的星空火凰,突然仰天惊鸣一声,不再想着逃跑,而是振翅向天火尊者飞去,锋利的鸟喙疯狂向天火尊者啄下!

  星空火凰的困兽犹斗、拼死反扑,让天火尊者有些手忙脚乱,而鹰山老人则乘机施法,他身周笼罩着浓郁的青色斗气,也不知道是要施展什么斗技?

  我站在地面之上看着,心中升起几丝疑惑,但倒不怎么担心,天火尊者可是尊者啊,他区区一个一星斗宗,在天火尊者面前那里翻的出什么浪花?

  随手就给镇压下去了!

  只是就在下一刻,我心神突然一阵不安,浓郁的危机突兀萦绕我在心头,让我一阵不安。

  “快退!”

  我大喝一声,猛地拉着云韵疯狂向后退去,与此同时,我身前原本站着的地面突然“嘭”的一声,迸起一阵尘土。

  尘埃张天中,一道稀薄的身影若隐若现,我紧咬牙关、瞪大眼睛死死看去,愕然发现,这身影竟然是鹰山老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