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烟文学 > 其他小说 > 斗破之我叫纳兰叶 > 第二十四章 水潭山洞
  山势崎岖,树林茂密。

  我体内顶着药力,无法使用紫云翼,只能徒步行走在山林间。可恨我出来的晚了,没瞧见云韵往哪边飞去?也只能绕着紫晶翼狮王的巢穴附近,步步寻找。

  幸好,先前云韵和紫晶翼狮王之间的战斗太过恐怖,附近的魔兽都蜂拥出逃,为之一空,我也安全了许多。

  我身披四阶魔兽皮甲,手持杀蛟弩,小心在巢穴附近绕着圈。翻山越岭,搜寻许久,我却还没找到云韵,不由有些心急。

  我体力消耗有些严重,体内的药力渐渐有些压不住,再找不到,恐怕真的只能放弃,改而去炼化药力……

  “哗哗……”

  耳旁渐渐响起水流声,我抹去额头汗水,望了眼那个方向,想了想还是靠了过去。

  水,水……云韵受伤,或许会下意识的靠近水源地?毕竟水源在人的认识里,总是代表着希望和生命。

  端起杀蛟弩,我小心靠了过去,才发现那连溪流都算不上,只是条山涧。我左右看看,没发现云韵的身影,不由有些失望。

  叹了口气,反正也没有目标,我开始沿着山涧向下游走去。山涧畔比山林好走许多,视野也开阔不少,我轻松了些,开始拿出肉干一边吃起,恢复体力。

  走了许久,身畔的流水声渐渐变大起来,哗哗作响,我皱了皱眉,放眼看去,却见山涧已到尽头,那是——瀑布?

  走至瀑布顶,我向下俯瞰去,只见山涧宛如奔流,向着下方水潭隆隆砸去,声霄震天,激起满潭水雾,朦朦胧胧、隐隐约约宛如仙境。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看着此情此景,我喃喃念了句,心情陡然轻松许多。轻笑一声,心中突然看开了许多,我转身便欲寻个山洞去炼化药力。

  可突然,我目光一滞,猛地看向水潭一角,那里有一道白色影子沉沉浮浮,随水流荡漾。

  那——好像是个人?

  我皱了皱眉,蹲下身子凝目看去,但瀑布太高、水雾太大,我根本看不清晰。只是模模糊糊觉得,那好像确实是个人?

  我左右看去,却见得左右都是陡峭悬崖、怪石嶙峋横生,根本无路通往下方水潭。而要是绕路,也不知道要多久?

  我一时陷入沉默,抬手摸向后背脊骨,要用紫云翼吗?

  我现在的状态,一旦妄用斗技,唯一的结果就是体内药力、斗气失衡,轻则半死,重则当场昏迷、乃至落下后遗症耽误修行。而这里是凶险万分的魔兽山脉,我一旦陷入这种状态,太容易死亡!

  可万一那个人影就是云韵——我资质不好,要是我的计划不能成功,我绝对无望斗皇、斗宗,甚至斗王都勉强!

  到时,我就真的只能等萧炎发达了,跑去跪在地上舔着脸求他,施舍我点修炼资源……

  求人?求己?

  我暗骂一声,收起杀蛟弩,走到瀑布末端,就要跳下去。可我又有些犹豫,下面那个人影真是云韵吗?万一,那是我眼花了……

  “我靠,萧炎,我早晚弄死她!”

  我放声骂了句,心一横,不再顾虑许多,直接跳了下去。

  “唰!”

  小心调动斗气注入我后背的鹰翼纹路上,顿时一股淡紫色光华透过我的衣袍,在我背后凝聚成一尺大小的、犹如实质的鹰翼。

  这双鹰翼与我体内的斗气相连,我能如臂使指。可惜,我现在的状态不允许多耗费一丝斗气。我努力降低斗气消耗,不敢飞行,只能滑翔而下。

  风在耳旁吹过,穿过一阵清凉的水雾,我猛地一收斗气,踏足在了水潭边上。

  水潭边的水声远比瀑布上的大,隆隆作响,宛如雷声。我向那道白影靠去,心中又开始忐忑起来,心脏扑腾扑腾加速跳动。

  初时我还意味是紧张,接着我才脸色一变,这分明是药力开始躁动。我顾不得多想,忙快步跑去一看,心头一惊!

  好一位人儿!

  只见水潭边缘漂浮着一位女人,一身月白衣袍,三千青丝随意散乱在水中,却依旧美丽。只是她的眼眸紧闭,脸色惨白的过分,分明是受了重伤。

  “云……韵?”

  我喃喃念了句,痴痴看着泡在水中的昏迷女人。我从没见过云韵,不过想来不会差了。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兽吼,我眉头一皱。这里离紫晶翼狮王的巢穴很远,先前的大战并没有波及此处,这里还生存着许多魔兽。

  我抬头看向瀑布,可惜瀑布后面没有水帘洞,无奈叹息一声,我把云韵从水中捞起。

  将她抱起,双手环抱在她腿弯处和手臂下,带着潭水清凉和软玉温热的触感传来,我心神一荡。只觉得鼻头尽是幽香,心头尽是娇嫩。

  我悄然咽了口口水,将这奇怪的想法压下,抱着她离开潭边。搜寻许久,我总算找到了一个山谷,一座山洞。

  杀了占据这座山洞的魔兽,我抱着云韵小心进去,洞中除了一股腥臊味,并无其他麻烦。

  我终于长松口气,将云韵放下,又给她垫了垫子。这时,我也终于有时间细细打量,低头看去,只见她眉目如画,冰肌玉骨。

  更重要的是,这位威压加玛帝国的宗主居然重伤昏迷,就这般毫无抵抗力的、楚楚可怜的躺在我身前……

  我鼻头突兀一热,伸手摸去,竟是一抹刺眼的鼻血!我心头大惊,连忙内视而去,便见得体内已经乱糟糟一团,药力与斗气互相混杂!

  我再顾不上云韵,匆匆取出纳戒中的香炉,点燃辅助凝神静气的香,驱散空中难闻的腥臊味,开始盘膝再度炼化药力。

  但却为时已晚,我体内的斗气与药力已经混杂,驳杂不堪的斗气我运转的极为困难,让我心中有些焦急慌乱。

  而一慌乱,我的斗气运转居然出了差子!两股斗气在我经脉相互撞上,宛如出了车祸,我经脉一阵剧烈疼痛,一口鲜血吐出,我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醒来,半昏半醒间只觉得肚子好饿,不由暗骂了声,喊道:“来人啊,给少爷我弄点吃的来!”

  喊完后,我又觉得浑身有些累,不由再次躺好,静静等待着。房门在传来一阵脚步声,隐隐还有一阵香气,吃的总算来了……

  “小家伙,你醒了?”

  一道陌生又熟悉的淡然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我皱了皱眉,睁开眼看去。

  映入眼帘的,先是粗糙粗犷的山洞顶,然后是一张雍容华贵的脸庞,有些熟悉——我想了想,才发现这不和纳兰嫣然很像吗?

  然后我才猛然回过神来,大量的记忆浮现上来,我也猛地欲起身,结果才坐起,身子就传来一阵疼痛。

  我咬牙切齿,忍不住哀嚎一声。这时,一只玉手搭在了我肩头,那个淡然声音说道:“你修炼出错,受了伤,不宜行动,还是好好躺着吧。”

  我偏头看了她一眼,脸上一直是那副雍容华贵的模样,看的我有些恼火生气。

  但我不敢生气,依照她的话乖乖躺下。然后一条……或者说是一根?总之就是这么个被棍子串起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应该是食物的东西,递到了我嘴边。

  我偏头看着这东西,闻着那股难闻的糊味,沉默片刻后问道:“前辈,这是……什么东西?”

  她脸上悄然露出羞红,有些尴尬的说道:“这是烤鱼,你不是说饿吗?快吃了吧。”

  我想着传闻里和纳兰嫣然口中,她并不是一个脾气不好的人。我不由小心翼翼问道:“前辈,这东西真能吃吗?”

  她的脸庞已经恢复雍容,不见丝毫羞红与尴尬。她很肯定得点点头,神色极为认真的说道:“可以,你要全部吃了。”

  开什么玩笑?我拼命摇头,身子往后挪了挪,目光落在在纤细的手指、纳戒上,讪讪问道:“前辈,你纳戒里就没有些干粮吗?”

  见她摇头,我忍不住想到,斗皇都是这么霸气吗?进魔兽山脉,居然连干粮都不带?

  我无奈叹息一声,运转斗气就要从纳戒中取出肉干,然后……我就大声哀嚎了句!

  “啊!”

  斗气一运转,经脉便剧烈疼痛起来,我躺在垫子上,浑身不住的抽搐!挣扎呻吟许久,痛楚缓缓减弱,我才平息下来。

  “我不是说过,你受伤了吗?”

  我大口喘着粗气,抹去额头汗水,抬头看去,只见她一身雍容的站着,低头俯视着我,眼中带着一丝怜悯。

  我苦笑一声,经脉受伤,连斗气都不能运行——这次真是亏大发了。这伤一旦没治疗妥当,很容易落下后遗症。

  但这是以后之事,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温饱问题。至于她手中的所谓“烤鱼”,我就算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绝不会吃上一口!

  我摘下纳戒扔了过去,说道:“前辈,里面有肉干和清水,你帮我拿一下吧。”

  她抬手接过,看了我一眼,大概是奇怪我的行为,因为斗者的纳戒从不轻易给别人查看吧。

  但她没有多说什么,灵魂之力沉入纳戒,接着我就见得她秀眉微蹙,偏头再次看了我一眼。是看到了我纳戒中的那件东西吧?

  果然,她取出肉干和清水递给我,便出声问道:“小家伙,你是哪个家族的?”

  我伸手接过肉干和清水,脸上露出一个灿烂骄傲的笑容,说道:“前辈,我叫纳兰叶,是纳兰家族的核心族人,前辈你呢?”

  她听的我的话,直接走了,盘膝坐在另一处石头上,轻轻闭眼开始修炼,口中说道:

  “云岚宗,云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